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东乡侯和唐氏还有苏小少爷回了冀北侯府。

    冀北侯老夫人一年多没见儿子了,想的厉害,不过知道儿子骁勇善战,倒没多担心就是了。

    本该一家团圆的日子,但冀北侯老夫人和沈大太太他们谁也没提让东乡侯在府里吃顿团圆饭的话。

    如今东乡侯府和崇国公府在一块,崇国公被杀,先崇国公世子被害的真相也查出来了,崇老国公才是最需要人陪伴的。

    冀北侯府的团圆宴设在明天,今日东乡侯只是回来请个安,让沈老夫人见见他全须全尾,毫发无损,他还赶着回去看孙儿呢。

    苏小少爷自然是要跟着回东乡侯府的,沈小少爷留在府里,九皇子被留在宫里,赵小少爷被赵大少爷带回了赵家。

    不能打扰人家一家团圆啊。

    三天后再送去东乡侯府便是。

    在东乡侯府待了这么久,也该回家住几天了。

    苏小少爷还生气,但东乡侯只问了他一句,“如果是大将军,当时人家要卖了大哥,才肯借粮草给,卖不卖?”

    苏小少爷,“……。”

    这还用问吗?

    肯定卖啊!

    只是苏小少爷没能说出口。

    不能他卖大哥,爹就不能卖他了吧?

    苏小少爷没接话,但也没在和东乡侯赌气,只说了一句,“反正我不要娶什么北漠小公主。”

    “爹不帮忙退婚,我长大了就逃婚。”

    东乡侯挑眉,“连逃婚都知道?”

    “怎么不知道?”苏小少爷昂着脖子道。

    “这条街尽头的李家少爷前些天就逃婚了,只是还没逃出城就被逮了回来,”苏小少爷道。

    东乡侯笑道,“有被抓回来的心里准备就好。”

    苏小少爷,“……。”

    算了。

    不想和爹说话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

    苏小少爷不想和东乡侯说话。

    等回了府,东乡侯也没空和他说话了。

    崇老国公这些天心情一直抑郁,并没有因为崇国公被杀而心情松快。

    因为他教子无方,导致自己嫡长子被杀,苏崇小小年纪就没有了父亲,还有八千飞虎军家破人亡。

    养了个孽障,害了多少人。

    这么多年,若不是东乡侯在暗中接济飞虎军家眷,崇老国公以死谢罪的心都有。

    尽管飞虎军不怪崇老国公,能培养出先崇国公世子那般惊才逸逸的儿子,教子无方这四个字怎么能摁在他身上?

    是崇国公自己野心太大,怨不得旁人。

    这些天,崇老国公都在尽量掩饰疲惫,免得大家担心。

    带着一身疲惫回府,看到重孙儿,那小小的模样,崇老国公是真的精神了。

    抱在怀里不撒手,虎娃也乖,不哭不闹,冲着崇老国公笑。

    笑的崇老国公烦恼尽去,眼里心里只剩下这么一个重孙儿了。

    要不是东乡侯回来,还真不知道谁能从崇老国公怀里抱过孩子呢。

    东乡侯把苏崇当亲儿子看的,虎娃就是他亲孙儿。

    抱着虎娃站在他身上,虎娃用力往上瞪。

    “长大又是个练武的好苗子,”东乡侯笑道。

    苏小少爷站在东乡侯背后做鬼脸和虎娃躲猫猫。

    虎娃笑的灿烂。

    崇国公府大太太准备了团圆宴。

    说到这事,崇国公府大太太就心酸,本来今儿该东乡侯和冀北侯府一家团聚的日子,却留在府里陪他们。

    这叫她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唐氏笑道,“大嫂不必愧疚,大家都是一家人,只要心在一起,哪一天都是团圆的。”

    崇国公府大太太擦掉眼角的泪花。

    道谢的话,她就不说了。

    东乡侯拿先崇国公世子当亲大哥看的,一直以为飞虎军雪耻为己任。

    她道谢,反倒生分了。

    正好崇老国公回来了,崇国公府大太太看着唐氏道,“我知道们一直打算搬回东乡侯府住,如今虎娃还小,拂云又怀了身孕,我实在忙乎不过来,还有劳弟妹多帮衬着点,多住些日子再搬吧。”

    崇国公府大太太是一千一万个不愿意东乡侯和唐氏搬走。

    崇老国公看向东乡侯道,“我看两个匾额挂在门前大家也习惯了。”

    “要不等拂云郡主生了,吃了满月酒再搬?”

    之前约定好等拂云郡主生了再搬,谁想到大军班师回朝,她又怀上了。

    东乡侯看着唐氏,“拿主意吧。”

    反正,他住哪里都行。

    唐氏嗔了他一眼,“那就听老国公的,等拂云生了再搬走。”

    苏崇是崇国公府大太太的儿子,也是他们的儿子。

    他们也不愿意和苏崇分离。

    不过明年大家再不舍也得搬了,不然住的越久,越不舍的分开。

    苏崇扶着拂云郡主走进来,在屏风处正好听到屋子里的谈话。

    他看着拂云郡主道,“生完肚子里这一个,咱们就不生了。”

    “我才不信话了,”拂云郡主伸手去扭苏崇的腰。

    苏崇额头一颤一颤的。

    身后丫鬟憋笑憋的脸都抽筋。

    再说南安郡王、北宁侯世子和定国公府大少爷,三人出宫后,没有直接回府,而是陪着媳妇逛街。

    待在军营这么久,什么都没做,荷包里的钱蹭蹭蹭的往厚了长。

    美人阁和良心冰铺可都是日进斗金的铺子。

    有钱没地儿花,如今回京了,还不得好好享受一下花钱的感觉?

    买了一堆东西,方才回府。

    一回府,南安郡王就挨了南安王妃一记大瞪眼。

    买东西什么时候不行,偏挑今天,许久没见孩子了,也不知道想。

    南安郡王拎着手里的锦盒,理直气壮道,“我这不是怕空着手回来,不让我见儿子吗?”

    南安王妃,“……。”

    没有请帖不让参加儿子的满月宴。

    这都是多久前的事了,刚刚在街上逛街还被人打趣。

    南安王妃恨不得拿棍子抽他。

    没见,想的慌。

    见了,忍不住想揍他。

    见南安王妃气大了,南安郡王赶紧借口看儿子遁了。

    手里的锦盒一半放下一半带走了。

    放下的那是给南安王妃和南安王挑的礼物。

    南安王看了锦盒里的玉佩,笑道,“去战场历练了一段时间,挑礼物的眼光都好了不少。”

    南安王妃把她那份打开,笑道,“哪是风儿挑的,是瑶儿帮他的。”

    她锦盒里的是一套头饰,早前看中了没买,毕竟一套要三千两。

    不是聂瑶告诉他的,哪有这么凑巧?

    南安郡王回了屋,就看到奶娘抱孩子在屋子里来回走。

    看到南安郡王回来,忙福身给他请安。

    南安郡王看着自己的儿子,比上回见长大了不少,眼睛乌溜溜的,怎么看怎么可爱。

    然后——

    南安郡王就忘记了在鄞州受的在他身上拉屎、撒尿、吐奶教训。

    伸手抱儿子。

    他要抱,奶娘自然给他啊。

    丫鬟们私下都在打赌郡王爷回来会不会抱小世子呢。

    抱了会儿,南安郡王把孩子放上桌子上,把新买的礼物拿来逗他玩。

    丫鬟们捂嘴笑。

    小世子这么可爱,郡王爷怎么可能忍住不抱他呢,还不是逗的开心。

    正打算和打赌的丫鬟讨钱呢。

    那边出问题了。

    小世子屁股有点红,奶娘没给他兜尿布,躺在桌子上,脚一瞪一瞪,朝南安郡王撒尿了。

    不仅尿了南安郡王一脸,还尿了他自己一脸。

    南安郡王,“……!!!”

    丫鬟们,“……!!!”

    完了。

    小世子这是在作死啊。

    真的。

    这要不是自己儿子,亲生的。

    南安郡王估计就把他打个半死了。

    小世子尿了南安郡王一脸的事传到南安王耳中,南安王一口茶喷了出来。

    南安王妃瞥头就看到南安王边咳边笑。

    就没见他笑的那么开心过。

    瞪了南安王一眼,南安王妃怕儿子揍孙儿,赶紧去看看。

    还没进屋,就听到孩子的哭声传来。

    南安王妃心都跟着提了起来。

    她快步进屋,就看到聂瑶在抱着孩子哄。

    脸上也是在极力的压制笑意。

    南安郡王在洗脸,脸上那怒气大的,连屋顶都要掀翻了。

    他拿帕子擦脸,看着聂瑶怀里的小人儿,咬牙道,“以后不许他和我出现在同一间屋子里!”

    聂瑶继续哄孩子。

    南安郡王没打他,他是被自己的尿滋哭的。

    哭的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南安王妃心疼的摸着孙儿的脑袋,瞪着南安郡王道,“看把羿儿给吓的,还待在这里干嘛,还不快出去。”

    南安郡王,“……。”

    南安王妃继续瞪他。

    别人抱都没事,就他抱一下,羿儿就尿自己一脸了。

    羿儿都没叫委屈,他还生气。

    “要说不在同一个屋檐下,我和父王干脆把轰出去,”南安王妃道。

    “才回来,就把我的乖孙儿给惹哭了。”

    “乖,不哭了,祖母抱抱。”

    南安郡王,“……。”

    看着南安王妃哄孩子。

    南安郡王心拔凉拔凉的。

    这家是没法待了。

    南安郡王把毛巾扔回铜盆里,去书房生闷气了。

    生气归生气,晚上的晚宴还得参加。

    自打被儿子尿了一脸,谁看他的脸,南安郡王都浑身不自在。

    他闷头吃饭,越吃越郁闷,食欲全无。

    在鄞州他就受够教训了,还不长记性。

    南安王看着他,刚要开口,南安郡王道,“能不能别看我,让我安安静静的吃饭?”

    南安王,“……。”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