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吏部尚书叹息一声。

    事已至此,除了当做意外看,也别无选择了。

    儿子和人家姑娘有了肌肤之亲,不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为了一个正妻之位拂了镇北王的面子不值得。

    门外有镇北王府的小厮,屋子里的审问一点不落的都听在耳朵里。

    小厮飞快的去禀告了王爷。

    王爷虽然早有猜测,可他还是抱着一丝期待,如今最后一点脸面被撕下来,王爷的脸紫成了茄子色。

    羞愧难当。

    养儿叛国,养女又恬不知耻!

    王爷把屋子里的丫鬟小厮都退下去。

    只留下王妈妈和一个二等管事审问师太。

    师太起初不肯招认,小厮把吏部尚书审问出来的话说出来。

    师太也不负隅顽抗了。

    “那些首饰都是大姑娘拿来收买我的,”师太招供道。

    “只要我肯帮她,她绝对不会亏待了我。”

    王妈妈气的头顶冒青烟,“王府少给慈云庵香油钱吗?!”

    “信誓旦旦的承诺照看好大姑娘,却被她收买,帮她往王府脸上抹黑!”

    “就这样也配说自己是六根清净之人?!”

    王妈妈跪下向王爷告罪。

    是她不该再把大姑娘送来慈云庵,给她机会给王府抹黑。

    王爷让王妈妈起来,“这不是的错。”

    他厌恶南漳郡主,也因为太后和老夫人施压,对南漳郡主生的一双儿女缺了管教,让他们受南漳郡主影响至深。

    吏部尚书和夫人走过来,道,“事情已经查清楚了,就是个意外。”

    “这或许就是犬子和令媛的缘分,待我们夫妻回府,就准备聘礼登门求亲,择吉日让他们完婚。”

    吏部尚书态度谦和。

    王爷实在不好意思,养出这么恬不知耻的女儿,没得嫁过去祸害人家。

    吏部尚书替镇北王府留着颜面,这份人情他记下了。

    吏部尚书和夫人告辞,带着朱三少爷回府。

    朱三少爷都不敢看王爷,怕被王爷打死。

    等他们一走,王爷冷道,“回府!”

    王爷大步流星的离开。

    丫鬟小厮都望着王妈妈,“这些尼姑把王妃的叮嘱不当回事,帮着大姑娘,就这么算了?”

    王妈妈看师太的眼神不善。

    但既然当作意外处置了,要处置师太,这事就瞒不住了。

    王妈妈也走了。

    师太跪在地上,后背沁了一层冷汗,双腿发软,根本起不来。

    还是小尼姑过来扶她,庆幸道,“幸亏吏部尚书没追究到底,给镇北王府留着脸面,不然咱们今儿可真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师太苦笑一声,“以为吏部尚书府就是好人?”

    小尼姑望着师太,恍惚想起来师太好像提醒过吏部尚书夫人。

    慈云庵香火鼎盛,不少老夫人都喜欢来慈云庵上香。

    十天前,吏部尚书老夫人来慈云庵上香,朱三少爷陪同左右。

    朱三少爷在凉亭看风景,谢锦瑜走过去,因为崴脚,被朱三少爷扶了一把。

    朱三少爷家世一般,模样一般,才学也一般。

    可就这么一个什么都一般的人却是谢锦瑜能遇到最好的了。

    今时不同往日,她只能退而求其次。

    朱三少爷为人还算正直,不用手段,谢锦瑜难以如愿。

    她找师太帮忙,师太不肯。

    谢锦瑜拿钱开路,把头饰也送了出去,师太才勉强答应帮忙一回,至于能不能成,就全看她自己的造化。

    师太答应帮谢锦瑜,但头饰已经到她手里了,就算不成也不会还回去,事情闹大,丢脸的是谢锦瑜。

    师太想吃两头,前几日,吏部尚书夫人来慈云庵,师太就委婉的提醒了她一句,说小尼姑无意间听到镇北王府大姑娘仰慕贵府三少爷,身边的丫鬟心思不好……

    谢锦瑜再不受宠,师太也不敢败坏镇北王府的名声,尽量说的很委婉。

    但再委婉,意思也表达到了。

    吏部尚书夫人走之前,让人多添了一百两的香油钱。

    师太还觉得吏部尚书夫人为人挺小气的,她免了她儿子遭人算计,就只多添一百两的香油钱,怎么也要三百两打底吧?

    她就只当是做了件好事。

    谁想到今儿朱三少爷来慈云庵了,还是孤身一人前来。

    她承诺帮谢锦瑜就不能食言,便让小尼姑在茶里下了药……

    明明提醒了,朱三少爷还赶着来上勾,现在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是个意外,吏部尚书府的心思,师太都心底发憷。

    如果只是涂镇北王欠吏部尚书府一份人情倒也罢了,怕就怕人家的野心不止于此。

    南漳郡主只有一双儿女,二少爷已经死了,膝下只有谢大姑娘一人了。

    她当年的那些陪嫁肯定都会给谢大姑娘做嫁妆,王府稍微添点儿,就是十里红妆了。

    谢大姑娘自己算计出嫁的,将来在吏部尚书府受了委屈,镇北王府没脸替她出头,她要有什么好歹,那些陪嫁,镇北王府也不会要回去。

    要了回去,也还是送还南漳郡主的娘家柳家……

    柳家受齐王和崇国公牵连,已经没了。

    镇北王府家大业大,不缺南漳郡主那点旧物,何必做给自己添堵的事?

    谢大姑娘算计吏部尚书府,只怕正中了吏部尚书夫人的下怀。

    师太受惊,小尼姑给她倒茶压惊,“吏部尚书夫人故意纵容,镇北王府大姑娘嫁过去,肯定没好果子吃。”

    嗯。

    谢锦瑜贿赂师太的首饰还放在桌子上。

    丫鬟回来取。

    留下来可就白白便宜了慈云庵!

    刚走到门口正好听到这一句。

    虽然没听到什么重要话,可一句故意纵容,小丫鬟就知不简单,当即转身跑回去告诉王妈妈。

    王妈妈都坐上马车了,一听这事还了得,这不是算计了王府,王府还承了人家一份情吗?

    这承情是要还的!

    王妈妈当即又带了丫鬟回来,一通逼问后,让师太招供画押。

    回了王府后,王妈妈带了供词去见王爷。

    王爷气的嘴皮都在颤抖。

    可知道了又能如何?

    是他女儿算计人在前,人家只是将计就计。

    上杆子往吏部尚书府里钻,又和朱三少爷有了首尾,他能不让女儿出嫁吗?

    这苦果是她自己种的,只能她自己摘自己咽!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