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吏部尚书府不知道王爷已经知道他们的纵容态度了,回府后就让人准备聘礼。

    虽然谢锦瑜和朱三少爷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但三媒六聘已经做足了礼数。

    如果王爷不知道吏部尚书府的纵容姿态,一定会非常感激。

    王爷是个重情重义之人,别人待他一分,他会还三分。

    王爷手握重兵,皇上和东乡侯都是他的亲家。

    让王爷承一份情,吏部尚书府能得到多少好处。

    这或许也正是吏部尚书夫人决定将计就计的原因。

    谢锦瑜和吏部尚书府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王爷把给谢锦瑜准备陪嫁的事交给王妈妈全权负责。

    因为婚期近,半个月之内便嫁,王爷便把去边关的事压后了。

    左右王妃他们回京还早,至少要等秦菡儿坐完月子。

    谢锦瑜和朱三少爷的事王爷给慈云庵下了封口令,但慈云庵毕竟上香的人不少,事情很快就传开了。

    对吏部尚书府敢娶谢锦瑜,不少人都佩服。

    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南漳郡主心狠手辣,养的儿子投敌叛国,能把女儿养好吗?

    吏部尚书府也不怕娶个祸害回去。

    不过人家高高兴兴办喜宴,广送喜帖,文武百官该给的面子肯定要给。

    谢锦瑜从慈云庵回府后,老实了三天后,就开始闹腾了。

    王妈妈把陪嫁单子给她看,谢锦瑜觉得她娘留下的肯定不止礼单上那点东西,就这一句话就把王妈妈气的够呛。

    这话明显是在怀疑有人昧下了南漳郡主的嫁妆。

    这王府里有谁会昧下她娘的东西?!

    世子妃会挣钱,要抢也正大光明的抢。

    王妃当年孤身一人进的王府,身上有些积蓄但是不多,就是些银票,当初还闹出来过,这是府里上下都知道的事。

    王爷禁足南漳郡主半年,直到南漳郡主对小郡主下手,她的院子都没人插手进去过。

    就是现在院子里的也是南漳郡主留下的丫鬟婆子。

    别人就算想插手也插不进去。

    王妈妈看着谢锦瑜道,“侧妃的屋子被烧过两回,有多少陪嫁也经不起那么烧,这些庄子铺子都是后来补的田契地契。”

    “大姑娘要觉得有人昧下了侧妃的陪嫁,就去禀告王爷,阖府彻查!”

    身正不怕影子斜,何必受她无端揣测?!

    王妈妈一声声侧妃,谢锦瑜听的想打人。

    她娘病逝刑部大牢里,都不许在王府里办丧事,这口恶气她记着呢!

    她迟早加倍还回来!

    谢锦瑜继续翻看礼单,道,“公中准备给我多少陪嫁?”

    她需要钱,越多越好。

    哪怕争取会被人讨厌,她也得争。

    这是她应得的!

    王妈妈淡淡道,“王爷从公中拿了一万二千两给大姑娘置办嫁妆。”

    “一万二千两?!”谢锦瑜气的面容扭曲了。

    “打发叫花子呢?!”

    丫鬟站在王妈妈身后,都忍不住要怼谢锦瑜一句了。

    谁家打发叫花子花一万二千两的?!

    她一个庶女,还想要多少陪嫁不成?!

    三姑娘出嫁,公中只给了一万两,王爷多给她两千两已经不错了!

    王妈妈不想和谢锦瑜争,“这是王爷的吩咐,奴婢只是依吩咐办事。”

    谢锦瑜就去找王爷多要嫁妆了。

    王爷压根就不想多看谢锦瑜一眼。

    谢锦瑜吵了两句,王爷把一万二千两降为了八千两。

    谢锦瑜再闹,直接让丫鬟把她拖下去了。

    “出嫁之前,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她出远门一步!”王爷冷道。

    “芷兰苑的丫鬟婆子拦不住她,一人杖责三十大板!”

    谢锦瑜哭着喊着被拖走了。

    禁足就清净了,至于谢锦瑜闹绝食,王妈妈只让人把饭菜送去,吃也好,不吃也罢,随她高兴。

    以为定亲了就多了道护身符,那是太高看自己了。

    她要真怎么样了,吏部尚书府还敢来问责镇北王府不成?!

    王妈妈尽着八千两准备陪嫁。

    这么多年,太后虽然利用南漳郡主,对南漳郡主和谢锦瑜的赏赐是真不少,还有谢景川的那一份。

    王妈妈一股脑的收拾了,全给谢锦瑜做了陪嫁。

    礼单写的清清楚楚,一式三份,由衙门盖印留底。

    到了谢锦瑜出嫁这天,凤冠霞帔,十里红妆,嫁的风光无比。

    来王府送贺礼的不少,但王府没收,也没有准备酒席。

    看着那一抬接一抬的嫁妆,大家都摸不着头脑。

    说镇北王府看重这门亲事吧,府里没办宴席,更没收贺礼。

    可说不看重吧,这些嫁妆又都是实打实的。

    最高兴的莫过于吏部尚书夫人了,那高兴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娶了个什么样的好儿媳妇过门呢。

    虽然吏部尚书被提拔不过半年,可镇北王府的事几次传的沸沸扬扬,什么陈芝麻烂谷子都翻出来炒了几遍,吏部尚书府不可能没有耳闻。

    谢锦瑜出嫁这天,本该王爷亲自带到边关的委任状也到了苏锦的手里。

    朝廷正式委任郑老爷为县令。

    苏锦让李总管把委任状送去府衙。

    郑老爷走马上任了这么久,虽然没人质疑他这个县令是假的,但他手里的那份委任状是苏锦写的,盖的是公主印。

    这份委任状盖的是吏部印章,但郑老爷心里却是更踏实了几分。

    边关的日子平静如水,但也过的很快。

    转眼,就到秦菡儿生产的时候了。

    因为预产期前后两周生产都是正常的。

    一到这一天,小院就格外的谨慎了起来,一有点风吹草动,大家都怀疑秦菡儿要生了。

    楚舜是最期盼见到孩子出生的。

    在他的期盼中,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不仅没提前生,还往后推了好几天。

    楚舜着急了,问苏锦道,“怎么还不生?”

    “可能是孩子喜欢在菡儿肚子里待着吧,”苏锦笑道。

    “只要正常,晚两天生无妨。”

    满八个月后,苏锦几乎每天都给秦菡儿诊脉。

    如今快生了,只要见着就习惯把手搭上去摸脉搏。

    再加上秦菡儿自己也会医术,就更不用担心了。

    只是孩子后期长的快,为了不生产困难,少受点罪,吃多少都是定量的。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