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刘将军阵前投靠赵家。

    杀了南梁太子和护国公世子一个措手不及,不得已仓皇而逃。

    群龙无首。

    守卫渭城的将士溃不成军。

    一半的将军跟着南梁太子逃走了,还有几个受伤了,以及没来得及逃的。

    赵诩杀了几个,拉拢了几个,其余将士收编,扩大了兵力。

    只要攻破渭城,直取京畿的胜算就添了一分,如今又重挫朝廷锐气,增了兵力,胜算就更大了。

    接下来半个月,赵家军势如破竹,以摧枯拉朽之势朝南梁朝廷进发。

    赵诩节节胜利的消息传到小院时,秦菡儿已经出月子了。

    所有人都替赵诩高兴,尤其是王妃。

    东临王府的仇,赵诩只是从旁人口中听说,王妃却是亲身经历。

    当年落在她身上的鞭子,眼睁睁的看着父兄被砍头,东临王府上下几百口人命……

    王妃已经不记得自己午夜梦回惊醒了多少次。

    她孤身一人,连开口说话,和儿子相认都做不到,遑论替东临王府报仇了。

    这么多年,王妃已经死心了。

    她做梦都没想到东临王府还有血脉存在世上。

    赵诩不但是她兄长的骨肉,还立誓要替东临王府报仇雪恨。

    只可惜谢景宸身在大齐,是大齐镇北王世子,她易容改貌,连真实身份都不能承认。

    王妃以为赵诩报东临王府灭门之仇,谢景宸帮不上什么忙,没想到一场雪崩,谢景宸潜伏南梁做卧底,帮了大齐,也帮了赵诩。

    如今赵诩接连打胜仗,打的南梁朝廷无还手之力,当年的仇也报了个七七八八了。

    王妃高兴,又恰逢楚舜和秦菡儿的儿子关儿满月,小院里热热闹闹的办起了满月宴。

    郑家就在隔壁,郑老爷携夫人还有郑大少爷来喝了满月酒。

    之前的计划是等到秦菡儿出月子,大家就启程回京。

    离京许久,也是时候回去了,结果天气骤然转冷,小郡主病了。

    一来是寒邪入体,二来和戒奶有关,抵抗力下降,容易生病。

    赶路本就奔波劳累,哪怕马车走的再慢,风也自乎乎的往马车里头钻。

    三个孩子,谁也不敢掉以轻心。

    至少等小郡主病好了再启程不迟。

    王爷估摸着王妃他们也快回京了,离京迎接,计划在半道上遇到,然后一起回京。

    谁想到这一迎接,直接迎到了边关。

    王爷,“……。”

    王爷到小院的那天,大雪纷纷,大地银装素裹。

    王爷的狐毛斗篷上雪有食指厚。

    他迈步上台阶,就听到屋子里传来小郡主的哭声。

    许久没见了,王爷想女儿想的慌。

    挑了纱帐进屋,王妃正抱着小郡主,苏锦在给小郡主喂药吃。

    药苦,大人都没法接受,何况是孩子了。

    可是药丸的话,还是得捣碎了才能喂下,照样苦涩。

    小郡主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王爷心都哭碎了。

    “怎么哭成这样?”王爷走过来道。

    王爷心疼,王妃更心疼。

    她抱着小郡主道,“天气冷,再加上又断了奶,抵抗力差了,断断续续病了好些天了。”

    “那让她再吃奶就是了,”王爷道。

    王爷瞪着王爷道,“好不容易才把奶给断了,再让若儿吃,下回再断就更不容易了。”

    王爷就在一旁看着,一碗药,喂了半天也才喝下去小半。

    小人儿哭的嗓子都哑了。

    小郡主大概觉得自己被王妃和苏锦欺负了。

    又或者太久没见王爷,朝王爷伸了手。

    王爷倒没抱她,一路快马加鞭赶来,好几天没洗澡了。

    王爷捏了下小郡主的鼻子,“等父王换身衣服再来抱。”

    小郡主鼻子不通。

    王爷这一捏,小郡主一哭,鼻子吹了个泡。

    王爷,“……。”

    王妃控制不住的想打他。

    赶紧拿帕子给小郡主擦掉。

    王爷赶紧去沐浴了。

    问了丫鬟才知道不仅小郡主病了,远儿和关儿都有点受寒,只是小郡主病的最严重。

    王爷赶来边关的路上,路上结冰,差点滑倒,也见过赶路的人马车侧翻,马车里的人摔的脑门红肿。

    就算王妃要回京,王爷也不同意。

    至少也要等到积雪消融。

    他们一家人在边关一样团聚,只是皇上想见苏锦和远儿,想了整整一年了。

    沐浴完,王爷回屋,再身后抱小郡主,小郡主不搭理他了。

    小郡主越大,脾气见长。

    刚刚哭的那么伤心要王爷抱,王爷不仅不抱她,还捏她的小鼻子,这会儿想抱,她还不给了。

    小郡主搂着王妃的脖子,留给王爷一个后脑勺。

    王爷,“……。”

    王爷摸着她后脑勺道,“这脾气也不知道是随了谁。”

    王妃看着王爷。

    王爷嘴角抽了一下,“随我。”

    喜鹊和彩菊她们差点没笑趴下。

    世子妃是伶牙俐齿,威力无穷。

    王妃一双眼睛,威力更大。

    小郡主就更无敌了,不给王爷面子,王爷还得哄着她。

    王爷赶路的及,再加上下雪,也没给小郡主带礼物,把腰间佩戴的玉佩拿来哄小郡主开心。

    王妃转过脸又是一记大瞪眼。

    让若儿吃草,带着她揪发簪,现在又拿玉佩逗她。

    他可知道若儿玩腻的东西喜欢玩地上扔。

    这玉佩经不起她摔。

    小郡主伸手接玉佩,王妃道,“这些东西别给若儿玩。”

    这些东西有什么不能给孩子玩的?

    王爷想了想道,“是冷了点儿,不过我还有块暖玉。”

    说着,从怀里把暖玉掏出来。

    王妃,“……。”

    王妃抱着若儿坐下道,“快收起来,若儿可不知道这玉佩贵重,转过脸就给摔成几块。”

    王爷这才发现王妃头上格外的素净,他道,“的头饰都给若儿摔没了?”

    王妃不想和他说话了,想起来就来气。

    王爷看向喜鹊,喜鹊便解释道,“上回小郡主扯了王妃的耳坠,把王妃耳朵都弄伤了,打那天后,只要王妃不出门,不见客,都不带头饰了。”

    起初看着还不习惯,如今早习惯了。

    若儿朝王爷伸手,王爷轻轻拍了她小手一下以示惩戒。

    然后——

    小郡主嚎嚎大哭。

    王妃,“……。”

    王爷,“……!!!”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