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王妃恨不得把王爷轰回京才好。

    她不求他帮忙,但能不能不要添乱?

    王妃真的怀疑谢景宸小时候王爷有没有带过他。

    怕失望,王妃没问。

    其实想也知道,王爷不可能带谢景宸的。

    那会儿太后施压要王爷娶南漳郡主,府里还有假老夫人在,怎么会允许王爷整天围绕着个孩子转?

    一天能见谢景宸一回都算难得了。

    对带孩子,王爷是一点经验都没有。

    就算当年有,时隔快二十年了,那点经验也被时间消磨殆尽。

    王妃把小郡主塞王爷怀里,让王爷哄好。

    小郡主哪肯让王爷抱她?

    哭着朝王妃伸手,王妃直接抬脚走了。

    王爷,“……。”

    王妃去见远儿,就在隔壁院子里,从小门传过去很方便。

    屋子里烧了炭盆,很温暖。

    屋外寒风冷冽,直往人脖子里钻,冻的人牙齿都打颤。

    好在进了屋,又暖和了起来。

    屋内,苏锦在拿拨浪鼓逗远儿玩,谢景宸在远处的书房内看书。

    见王妃进来,苏锦道,“母妃,您怎么过来了?”

    “王爷把若儿惹哭了,我让他把若儿哄好呢,”王妃道。

    “……。”

    王妃朝远儿伸手,远儿笑的小嘴微张。

    王妃逗远儿玩。

    半刻钟后,喜鹊就撩了绵帘进屋来。

    她快步上前,王妃见了道,“若儿还在哭?”

    “已经哄好了,”喜鹊回道。

    这么快?

    王妃诧异。

    “王爷怎么哄的?”王妃好奇道。

    “……。”

    喜鹊支支吾吾。

    王妃眉头一皱,喜鹊就道,“王爷抱着小郡主上了房梁,小郡主就不哭了。”

    王妃,“……。”

    苏锦,“……。”

    还有远处看书的谢景宸,“……。”

    父王哄孩子还真是有一套。

    王妃那叫一个气啊。

    赶紧把远儿抱给苏锦,匆匆离开。

    这是在下雪,这要不是,指不定带着若儿上屋顶了。

    要叫若儿觉得上房梁有趣,下回还要,谁带她上屋顶?!

    王妃想咬死王爷的心都有了。

    王妃急匆匆回屋,就看到王爷站在地上抛小郡主玩。

    抛的高,然后一把接住。

    王妃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小郡主笑的特别开心。

    丫鬟站在一旁也是吓的不轻,虽然知道王爷不会接不住,可看着吓人啊。

    见王妃站在珠帘外,彩菊忙道,“王爷,王妃回来了。”

    王爷抱着小郡主转身,“看,我把若儿哄好了。”

    那邀功似的语气,王妃眸底的火苗噼里啪啦的燃烧着。

    王爷顿觉不妙。

    小郡主抱着王爷的脖子,催道,“举高高……。”

    王爷,“……。”

    奶娘忙上前,从王爷怀里抱走小郡主。

    小郡主又哭了。

    王妃脑壳疼。

    若儿平时还算乖,这一病,格外的喜欢哭。

    虽然还小,可也不能这么惯着。

    瞪了王爷一眼,王妃抱着小郡主哄。

    大概是哭累了,小郡主一会儿就睡着了。

    奶娘抱走小郡主后,王妃看着王爷道,“我看半个月都没法启程回京了。”

    王爷道,“一切以远儿他们为重,皇上再想见外孙儿,也不能不顾他们的身子。”

    “们只管安心在边关多待些日子。”

    左右都许久没见了,也不差这一两个月了。

    至于王爷,既然是来接人的,自然要和王妃一起回京了。

    南梁和大齐虽然还有往来,但毕竟少,如今天寒地冻,消息更是闭塞。

    积雪消融后,南梁才有消息送来,赵诩已经距离南梁京都不过百里了。

    王妃听了都感慨速度之快。

    谢景宸扶额道,“母妃,这已经是二十多天前发生的事了。”

    也就是二十多天前,赵诩就带人打到皇城脚下了。

    这二十多天又取得了什么样的进展,无人得知。

    王妃庆幸自己在边关,若是在京都,这消息得到的会更晚。

    每天,王妃都在等待南梁消息中度过。

    又过了大半个月,才又有消息送来。

    赵诩带兵杀进京,直取南梁皇宫,活捉了南梁皇上,拥凌王登基。

    秦菡儿听到这消息的时候愣了下,“怎么登基的不是赵大少爷而是凌王?”

    楚舜想了想道,“赵兄这么做应该是为了凌王妃。”

    “南梁江山是赵兄打下来的,这皇位是他的跑不了。”

    王爷笑道,“赵大少爷这一步走的极妙,南梁皇室子弟众多,赵大少爷哪怕看在敬王和凌王的面子上也不能对南梁皇室赶尽杀绝。”

    “这就这么被改朝换代了,南梁皇室必定不会甘心。”

    南梁遭受外敌内乱,这两三年内是恢复不了元气了。

    要是南梁皇室再趁机闹乱子,赵诩就是坐上皇位也没那么安稳。

    这皇位从南梁皇上手里抢过来,交给凌王。

    凌王登基后,把皇位禅让给赵大少爷,将来南梁皇室想举兵也没有了理由。

    这皇位是禅让而来,是凌王心甘情愿放弃的。

    只要凌王在一日,就没人有借口除反贼。

    十年时间就足够赵诩稳住朝堂了。

    另外一点就是楚舜说的了,为了凌王妃。

    凌王登基,凌王妃就是皇后。

    禅让后,凌王就是太上皇,凌王妃是太上皇后。

    他们可以名正言顺的待在皇宫里,凌王当年娶凌王妃,帮东临王府保住衡阳郡主,也就是王妃,以凌王对东临王府的恩情,赵诩敬他为父也应当。

    焦灼等待了许久,王妃这回总算是心安了。

    眸底泪花闪烁。

    王妃擦掉眼泪,抬头看着南梁方向的天空。

    眸光收回时,瞥到了树上的枝丫。

    光秃秃了一个寒冬的树上,露了一抹嫩黄,发新芽了。

    王妃的眸光久久没能收回来。

    王爷握着她的手道,“想回南梁,我陪去。”

    自打王妃进了镇北王府,到如今已经整整十六年了。

    王妃想回南梁看看无可厚非。

    只是王妃不好开口,毕竟她现在是镇北王妃。

    小郡主又还小,不宜舟车劳顿。

    王爷则道,“当初快马加鞭来边关都挺过来了,去南梁有什么不行的?”

    “我的女儿,没有那么娇弱。”

    “何况南梁建立新朝,朝廷肯定会派使臣前去道贺。”

    “我给东乡侯送封信去,让他帮我把这份差事抢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