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是王妃渴望的事,王爷要这么做,王妃肯定不会拒绝。

    她要带小郡主去南梁祭拜,让谢景宸护送苏锦回京。

    苏锦能答应吗?

    铁定不能啊。

    她望着谢景宸道,“我们也去南梁吧。”

    谢景宸看着她,“去南梁做什么?”

    “此去南梁京都,舟车劳顿,若儿未必受得了,有我跟着,也无后顾之忧,”苏锦认真道。

    谢景宸扶额,“说心里话。”

    苏锦,“……。”

    苏锦飞了他一记白眼。

    这人真是的,这个理由难道还不够吗?

    “我想去南梁玩,”苏锦道。

    “……。”

    谢景宸什么都没说,直接起身走了。

    苏锦,“……。”

    这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苏锦追问,谢景宸心累道,“我能同意吗?”

    “我要让去了南梁再回京,皇上绝不会放过我的。”

    “……。”

    苏锦来边关找他,孩子都生了都还没有回去。

    就是这会儿插上翅膀飞回去,皇上都嫌弃晚,何况去一趟南梁,少说也要耽搁两个月。

    谢景宸一脸没得商量。

    不是他不让她去,是皇上不同意,他爱莫能助。

    苏锦想了想,谢景宸确实不敢让她去南梁。

    她看着谢景宸道,“要是皇上让我去,就同意了?”

    谢景宸看着她,“皇上同意,我没有理由反对。”

    谢景宸拥着苏锦往书桌走。

    苏锦道,“干嘛?”

    “给皇上写信,”谢景宸道。

    苏锦两眼一翻。

    她可没打算给皇上写信。

    苏锦转身看向杏儿,“杏儿,我要做什么,皇上是有哪件没同意的?”

    杏儿在逗远儿玩。

    闻言,杏儿歪着脑袋想了想,道,“姑娘做什么,从来没问过皇上同不同意啊。”

    苏锦,“……。”

    谢景宸,“……。”

    这丫鬟,要不要这么不配合?

    苏锦有点尴尬了,她望着谢景宸,轻咳两声道,“我一般都是先斩后奏的。”

    “挨骂的都是我,”谢景宸无奈道。

    “我怕。”

    “……。”

    苏锦拍他胸口道,“想开点了,反正这一顿骂是肯定少不了的。”

    “让我去南梁,夹在里面,也还是一顿骂,多划算啊。”

    划算……

    谢景宸生无可。

    杏儿都看不过眼了,等谢景宸出门后,望着苏锦道,“姑娘,别欺负姑爷。”

    苏锦没忍住抬手敲杏儿的脑门,“到底向着谁啊?”

    杏儿摸脑门,“我向着姑娘。”

    “皇上恼姑爷,也骂不坏姑爷,更不敢打姑爷。”

    知道就好。

    但谢景宸不让她去,她也去不了啊。

    苏锦还是决定给皇上写封信。

    这封信和王爷拜托东乡侯的信一起送回京。

    王爷要做使臣去南梁道贺,这么点小事,东乡侯当然会帮忙了。

    只是有人抢先一步,把这差事给抢了。

    抢差事的不是别人,正是南安郡王几个。

    在京都待的无聊啊。

    如今赵诩即将登基,他们作为好兄弟怎么能不去道贺一番?

    别的不说,赵诩还欠北漠大皇子一顿揍呢。

    东乡侯进宫找皇上,皇上内心还真有点发憷。

    攒了一年的小金库已经见底了。

    东乡侯把一年攒着没打的劫这几个月都打劫回来了。

    皇上是有事能找别人就尽量不找东乡侯。

    东乡侯没事也不登御书房。

    才相安无事了三天。

    东乡侯又进宫了。

    皇上打算从御书房后门躲着点儿,只是刚走了没几步,东乡侯进来了,道,“臣是来的不凑巧,皇上要去方便吗?”

    方便?!

    皇上气大了。

    他去方便,正好方便他在御书房挑画!

    皇上揉脖子道,“看奏折累了,去御花园走走。”

    说罢,看着东乡侯道,“进宫找朕有事?”

    “也不是什么大事,南梁新帝登基,朝廷要派使臣去贺寿,臣给皇上举荐一人,”东乡侯道。

    皇上有点诧异。

    他没想到东乡侯会管这事。

    “这事朕已经让南安郡王他们几个去办了,”皇上道。

    怎么是他们几个?

    东乡侯还真不好抢他们的差事给王爷。

    然后——

    东乡侯看着皇上道,“镇北王来信要我帮他抢这差事,带王妃去南梁一趟,皇上看着办吧。”

    皇上,“……。”

    福公公,“……。”

    福公公心疼皇上了。

    刚刚南安郡王他们磨了皇上好半天,皇上才答应。

    东乡侯就来给皇上出难题。

    这不是让皇上在小辈面前食言而肥吗?

    东乡侯把难题扔给了皇上后,从怀里掏出信来,“这是锦儿给皇上捎带的家书。”

    皇上迫不及待的接过。

    把信拆开后,皇上看了几眼,高兴道,“朕的女儿就是孝顺。”

    苏锦在信里写了美人阁和北漠通商挣了多少钱。

    如今北漠荆山公主要嫁给赵诩了,赵诩和他们的关系又不错,苏锦希望朝廷同意大齐和南梁通商。

    用苏锦的话说,南梁的钱她不挣也会有别人挣。

    所得利润,她会把其中三成上缴国库,以备朝廷赈灾之用。

    当初皇上答应苏锦和北漠通商,自然没理由拒绝和南梁通商了。

    这事,皇上一口允诺。

    知道皇上心情好,福公公笑道,“如今天也回暖了,公主要不了几天就带小世子回京了。”

    皇上龙心大悦。

    东乡侯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皇上就不知道想想,这边镇北王要做使臣去南梁道贺,锦儿就送来这么封信要和南梁通商往来。

    美人阁的生意,镇北王肯定不会插手管,不是她去就该谢景宸去谈。

    他们会为了点生意分别吗?

    这不明摆着是要一起去南梁的意思。

    知道皇上不会同意,给皇上挖个坑,等回来皇上训斥的时候也有反驳之词。

    看皇上掉坑里了还挺高兴,东乡侯也高兴了。

    不愧是他养的女儿,就是会挖坑。

    东乡侯走后,皇上为去南梁道贺的事让谁做使臣发愁。

    最后让王爷做正使,南安郡王他们做副使,一起前去。

    圣旨下了后,有老大臣觉得这样安排不妥。

    南安郡王他们的身份去道贺已经足够了,没有再让镇北王去的道理,这太看得起南梁了。

    南安王听了道,“南梁赵相之子如今手握重兵,又和北漠荆山公主定下婚约,我大齐不和南梁交好,万一南梁和北漠联手,我大齐会处于险境。”

    “王爷身份尊贵,他去南梁正好宣告我们大齐和南梁交好之意,有何不妥?”

    话虽这样说,但老大臣还是觉得不该,还欲再劝,被身后的大臣扯了下袖子。

    皇上都没和百官商议下就拟了圣旨,就没打算改主意啊。

    劝了没用,还徒惹皇上不快何必呢?

    老大臣转过弯来,没再说话。

    这事就这么定了。

    王爷不在京都,虽然南安郡王他们是副使,准备贺礼的事还是交给他们办。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