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妇人说话声不疾不徐,虽然托盘里摆了不少东西,但并没有急卖的意思。

    香皂和胭脂都是好东西,并不愁卖。

    她在这来往必经之路上卖香皂胭脂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看到她推销,愿意搭理她的没几个,可等她详细介绍了香皂,大多都会买一些回去试试,甚至直接买空的都有。

    王妃穿戴华贵,气质雍容,一看就是不差钱的主。

    尤其王爷坐在她身边,王妃不买,王爷也会买些讨她欢心,妇人见的多了,成竹于胸。

    只是妇人没开口的机会,喜鹊道,“我们不买香皂。”

    妇人愣了下,她还没说是香皂呢,连丫鬟都知道了?

    妇人尴尬了。

    妇人向喜鹊打听,“们的香皂多少钱买来的?”

    喜鹊回道,“一两银子两块。”

    妇人噗嗤一笑,“买贵了,我这儿只要八钱银子。”

    喜鹊也笑了,“那这儿有那种带香味的香皂吗?”

    “有啊,不过那种价格贵着呢,要一两银子一块,”妇人笑道。

    “我家夫人用的就是那种,”喜鹊笑道。

    “……。”

    妇人更尴尬了。

    她卖的比人家整整贵了一倍啊。

    人家一两银子两块,她一两银子卖一块。

    可大齐边关卖香皂的都不多,要一两三才能买两块那种晶莹润透的香皂,他们上哪儿买的?

    妇人打听,喜鹊也不瞒她,“直接从大齐京都买的。”

    妇人讪笑两声,“难怪了,边关的东西比京都贵些也正常,这价格我卖不了,不然家底都得赔进去。”

    妇人端着托盘转身。

    南安郡王他们坐的稍远一点儿,妇人当他们和王妃不是一起的,又向南安郡王他们介绍。

    南安郡王手中玉扇敲了下托盘道,“三个月后就不要再做香皂生意了,会砸手里头的。”

    妇人不解,“为何?”

    “三个月后会有人卖香皂,而且价格要比卖的便宜的多,”南安郡王道。

    妇人笑笑,并没有把南安郡王的话放在心上。

    见没人买香皂,又把托盘端回屋了。

    妇人也不是谁来小摊子喝茶都会端托盘出来,这香皂是贵重之物,不是寻常人能用的起来。

    在王妃他们之后,妇人又端了几回,卖出去了几块。

    第二天,苏锦和谢景宸他们在茶摊歇脚,妇人看到苏锦和秦菡儿,还带着两个小孩,高兴的眼睛都泛光。

    贵夫人舍得买香皂,更舍得为孩子花钱,这香皂给小孩子洗澡是最合适不过了。

    妇人觉得这一托盘肯定能卖光,结果一块也没能卖出去。

    刚端上去,杏儿就惊讶道,“南梁也有卖香皂的啊?”

    妇人,“……。”

    还让不让人做生意了?

    不买就算了,连开口的机会都不给她。

    妇人看了眼苏锦和秦菡儿,然后才望向杏儿,“听口音,不像是我南梁人?”

    “我们是从大齐来的,”杏儿实诚道。

    “……。”

    难怪了。

    在大齐,富贵人家哪有不用香皂的?

    就是南梁,不用香皂的贵夫人都算不上是贵夫人。

    昨天南安郡王劝妇人不要再卖香皂了。

    杏儿也这么劝她。

    妇人,“……。”

    苏锦他们在茶摊没有多待,喝了一盏茶后就启程了。

    目送马车走远后,妇人看向茶摊老板道,“当家的,昨儿有人劝我不要卖香皂了,今儿又有人这么劝我,这香皂生意是不是真的不能做了?”

    这几个月卖香皂的钱比卖茶挣得多多了。

    就这么不卖了,妇人舍不得。

    茶摊老板看着走远的马车道,“今儿这拨人不比昨儿那群人身份差,他们肯定是有什么小道消息,再做两个月,这香皂生意咱们就不做了。”

    妇人一脸心疼,道,“不会是故意散播的消息,好自己卖吧?”

    茶摊老板则道,“要真这样,那就更不能做了。”

    他们家底薄,如何跟那些大商人比?

    贵夫人要买香皂,也会先从铺子买,实在买不到,才想到他们。

    而且店铺进货多,价格便宜,他们在价格上没有优势,就更难卖出去了。

    这一路,虽然颠簸,但马车走的慢,走走停停,游山玩水,倒也没有累着两孩子。

    苏锦和王妃他们始终保持一天的脚程。

    暗卫会给他们留下记号,他们会知道昨天王妃他们是什么时候在这里歇脚的。

    因为带着小郡主,所以路上不仅走的慢,歇脚的次数也多。

    没歇脚,暗卫就往茅厕跑。

    次数多了,南安郡王他们还怀疑暗卫是不是有了什么羞于启齿的毛病,拍着他肩膀让他不要讳病忌医。

    暗卫被南安郡王他们拍的稀里糊涂的,完全没多想。

    又过了两天,被定国公府大少爷发现暗卫在茅厕旁的地上刻了两个字:午时。

    定国公府大少爷问暗卫道,“刻字做什么?”

    “没什么,刻着玩的,”暗卫有点心虚。

    定国公府大少爷有点不信。

    可要说给人通风报信,明显不可能啊,暗卫对谢景宸很忠心,不可能背叛谢景宸。

    但他这种行为太可疑了,本着小心谨慎,定国公府大少爷和南安郡王他们说了。

    南安郡王摸着下巴想,“这肯定有问题。”

    “什么问题?”北宁侯世子问道。

    “……不知道。”

    不过不知道不妨碍南安郡王他们偷偷把字给改了。

    午时改成辰时。

    等暗卫禀告谢景宸和苏锦的时候,两人都以为王妃他们加快了速度。

    改了两回,成功把苏锦他们坑的和王妃他们前后脚到了码头。

    只是不凑巧的是,王妃他们到的时候,预定的船被衙门征用,要明天才能出发,王妃他们只能在镇子上暂住一晚。

    苏锦他们预定的船已经等了两天了,正翘首以盼的等着他们呢。

    然后——

    苏锦从落后一天直接跑王妃他们前面去了。

    暗卫跟着王妃上了船,没法再给苏锦他们传消息,再者行船的速度差不多,快慢也隔不了多少。

    乘船比坐马车舒服,可小郡主也不知道吃坏了什么的东西,不仅拉肚子,还吐了。

    船上又没有大夫,急的王妃不知道怎么办好。

    王爷要船夫找最近的地方停靠,找大夫给小郡主医治,大夫说最近的停靠处也要一天。

    暗卫觉得找大夫,不如等世子妃呢,便把苏锦晚一天出发来南梁的事说了。

    要是之前,王爷肯定怪谢景宸太纵容苏锦了,可现在小郡主病了,王爷就没说什么了,让船速度慢下来,等苏锦他们追上来。

    南安郡王他们内心颤抖啊,问暗卫在茅厕边刻字是不是给谢景宸留消息。

    暗卫承认了。

    南安郡王剁了自己手的心都有了。

    如果谢景宸他们是依照时辰赶路的,那应该和他们隔不了多久,他们又耽搁了一天,他们有可能已经跑前面去了。

    他们不应该停下来,而是要尽快追赶才是。

    未免耽搁小郡主病情,南安郡王他们和王爷坦白了。

    王爷带了信鸽,为的就是以备不时之需,当即写了信给谢景宸,然后让船夫尽快赶路。

    等信鸽到谢景宸手里的时候,谢景宸一脑门的黑线,当即吩咐船工调头往后走。

    苏锦发现了,问谢景宸道,“怎么往回走?”

    “若儿病了,”谢景宸道。

    “那应该往前赶路才是啊,”苏锦道。

    “我们在母妃他们前面。”

    苏锦,“……。”

    一个往前赶,一个往回走。

    四个时辰后,两船就相遇了。

    谢景宸抱着苏锦飞到王妃的船上。

    小郡主靠着王妃怀里,小脸苍白,焉焉的。

    看到苏锦,王妃问道,“远儿还好吧?”

    “远儿没事,”苏锦回道。

    她赶紧给小郡主把脉,弄清楚病因,从药箱子里取了止泻药捣碎和水喂小郡主服下。

    喂了两回药,小郡主就好了七七八八。

    养了两天,小脸又恢复红润了。

    坐了八天的船,又改坐马车。

    这一天,天气极好,晴空万里。

    他们终于到南梁京都脚下了。

    南梁早就知道大齐派了王爷和南安郡王他们做使臣前来道贺。

    只是等了一天又一天,一直等不到人来。

    到前几天才知道王妃把小郡主也带来了,顾及小郡主才走的慢。

    赵诩要亲自出城迎接,被赵相拦住了。

    凌王前几天已经下旨把皇位禅让给他,虽然还没有正式登基,但他已经是南梁新皇了。

    哪有准皇上出城迎接大齐前来道贺的使臣的道理?

    赵相把这差事揽了,和敬王出城十里相迎。

    等接到了人,才知道不仅王爷和王妃来了,苏锦和谢景宸也在,除了小郡主,还有两孩子。

    赵相高兴啊。

    他喜欢小孩,知道孩子才是爹娘的心头肉。

    不是看重赵诩,绝不会舍得让孩子受颠簸之苦。

    王妃已经有十几年没见过赵相了,当年王妃容貌被毁,戴着面纱,赵相找过大夫帮她医治,但束手无策。

    只记得脸上伤痕累累,哪想过伤疤褪去后,王妃的容貌竟不输从前。

    赵相和王爷王妃只寒暄了几句,就启程进京。

    顾及小郡主他们,走的并不快。

    而且也没有进宫,而是安排在行宫住下。

    赵相解释道,“三天后,宫里举行诩儿的登基大典,这会儿宫里正忙,诩儿要晚些才能来给王妃请安。”

    “等诩儿继位了,再设宴给王爷王妃接风洗尘。”

    南安郡王早按捺不住了,他问赵相道,“我们能进宫找赵兄吗?”

    赵相是知道他们几个性子的,让护卫带他们进宫。

    御书房内,赵诩在批阅奏折。

    南安郡王走进去后,公公要禀告赵诩,被南安郡王拦住。

    悄声走到龙案前,刚要说话,就见赵诩拿了块糕点塞嘴里,接着提笔沾墨在大臣的奏折上写批注。

    南安郡王嘴角抽抽,“这还没登基呢,要不要这么励精图治,废寝忘食?”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乍响,赵诩猛然抬头。

    看到南安郡王,他一激动,喉咙一呛。

    嘴里的糕点喷了南安郡王一身。

    南安郡王,“……。”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