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南安郡王郁闷了。

    被自己儿子滋了一脸尿的心理阴影涌了上来。

    这一个个看他的脸是有多不顺眼?!

    南安郡王拍着胸前的糕点。

    赵诩咳了半天才好,龙案上糕点到处都是。

    他站起来看着南安郡王和楚舜他们,惊喜万分,“们怎么进宫了?”

    不过喜悦了没一瞬间,就被南安郡王浇了一盆冷水,“这不是还有一顿没揍吗?”

    赵诩,“……。”

    御书房里还有伺候的公公。

    对南安郡王的话,一个个眼珠子睁的老大,几乎要瞪出来。

    是他们听错了吗?

    这人说他要揍皇上?

    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

    赵诩嘴角抽了一瞬间,笑道,“千里迢迢赶来,揍我一顿,我也认了。”

    楚舜走上前,看着龙案上的奏折,“还没登基,怎么有这么多奏折要批?”

    说起这事,赵诩就头疼。

    自打攻破京都后,他就忙的脚不沾地了,他都不记得上回好好吃饭是什么时候了。

    这还没做皇上,奏折他已经快看腻了。

    虽然他们拥戴凌王做皇上,凌王也确实做了一个多月的皇上,可奏折,凌王是一本也没看。

    所有的奏折一本不落的全部交给赵诩批阅。

    凌王倒也不愿意看赵诩这么辛苦,可再不忍心,这忙他也不能帮啊。

    他只是为了南梁百姓,暂时接替南梁新皇的位置,并不是真正的南梁新主。

    批阅奏折是皇帝该做的事,他这个临时工不宜越俎代庖,否则叫人误会他对做皇帝感兴趣,是引火烧身。

    是以赵诩再忙,这奏折也得他来批,凌王安心做个甩手掌柜,没事携凌王妃逛逛御花园,下棋打发时间。

    可赵诩和施大将军他们才打进京不久,军中的事更忙,而且更重要。

    军权高于皇权,做了皇帝都要尽量把兵权收回来,何况如今兵权一半就在他手里,他怎么能轻易放出去?

    前些天,赵诩白天待军营,晚上回宫,点灯熬夜批奏折。

    那些天,他都累的怕自己还没登上皇位就先猝死了。

    好在这些天缓过来了,可这么多的奏折还要批呢。

    过几天是他的登基大典,之后是封赏诸位将军,荆山公主的花轿在来南梁的路上,如今已经到南梁境内了……

    都是耽误时间的事,他稍微一懈怠,奏折就会越积越多了。

    他现在做梦都在梦到自己奏折没批完……

    看到南安郡王,赵诩问道,“我表嫂生了没有?”

    “早生了,的小侄儿也来了,”南安郡王道。

    赵诩脸上的喜色找不到词能形容了。

    南安郡王他们能来,他已经够满足了。

    没想到表哥也来了。

    然后——

    赵诩让御书房里的公公都退下去。

    他拿了包袱来,把龙案上的奏折装在包袱里,然后打上结。

    南安郡王扶额道,“不是走到哪里都要带上奏折吧?”

    “我让表哥帮我分担一点儿,”赵诩道。

    “……。”

    要不是南安郡王他们太不靠谱了。

    他能放过他们只劳烦表哥一个吗?

    能帮忙的有不少,如赵相、凌王、敬王、施大将军……

    可没一个敢的,还不能来硬的。

    倒是可以使唤董承琅,可是他人不在京都。

    南安郡王他们不止敢,还要揍他呢。

    看着那满满一包袱的奏折,南安郡王他们嘴角狂抽不止,内心是十万分的心疼谢景宸。

    真是命啊。

    走到哪里都是被使唤欺负的命。

    在大齐有皇上和东乡侯,来南梁送个贺礼还能被赵诩惦记帮他批阅奏折,还能说什么呢?

    “多拿点儿,”南安郡王道。

    “我们喝酒去。”

    赵诩干脆把龙案上剩下的奏折也装起来,拎着出了御书房。

    南安郡王惊呆了。

    他只是随口说说啊。

    他居然真的又拿了?!

    赵诩是想去城门外迎接王妃的,只是碍于身份做了罢,如今他还没有登基称帝,还能随时出宫,等过几天可就未必能这么随心所欲了。

    不是未必,是肯定……

    就这会儿赵诩出宫,小公公都在极力阻拦,只是被赵诩一记眼神给扼止住了。

    这些小公公都是以前的宫人,赵诩提拔了一些上来。

    不了解这位新皇,公公们伺候的格外小心谨慎,生怕一个不顺眼就人头不保了。

    劝慰皇上不出宫是他们的本分,只是赵诩不听,他们也不敢再劝。

    赵诩骑马带着护卫和南安郡王他们出了宫,直奔行宫而去。

    时隔几个月,再见赵诩,能感觉到他沉稳持重了不少,也清瘦了许多。

    一声“姑母”,王妃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哽咽了半晌,反倒不知道该说什么,只一句,“姑母没有看错,祖父和爹他们能含笑九泉了。”

    赵诩也没有想过会有今天,他道,“多亏了表哥鼎力相助,不然东临王府还不知道何日才能昭雪。”

    没有谢景宸帮忙,凭董承琅一人之力,最多只有五成把握能拉拢到施大将军帮他。

    还有五成是施大将军被护国公害死。

    没有施大将军和敬王他们相助,他和赵家想扳倒朝廷难比登天。

    而北漠的参战和护国公被杀,更是至关重要。

    所以赵诩让谢景宸帮忙看奏折看的理直气壮。

    本来这南梁的江山有一半就是他打下来的。

    只可惜表哥是大齐镇北王世子,娶的又是大齐公主,他若是在南梁,这皇位该他来坐。

    赵诩和王妃聊家常,赵诩想知道关于他父亲和祖父的事,虽然赵相和凌王妃都说过,但他们知道的都没有王妃清楚。

    正说着,谢景宸和苏锦进来了。

    苏锦怀里抱着远儿,手轻轻的拍着远儿的后背。

    远儿刚吃过奶,在苏锦的轻拍下,打了个嗝。

    赵诩站起身来,唤道,“表哥、表嫂……。”

    谢景宸点点头。

    苏锦轻轻一笑。

    赵诩看着苏锦怀里抱的远儿,道,“我能抱抱他吗?”

    苏锦便把远儿给他抱了。

    赵诩和谢景宸的眼睛长得很相似,远儿一双眼睛像极了谢景宸,自然也和赵诩酷似。

    远儿也不认生,睁着一双乌黑的眼睛望着赵诩。

    赵诩逗他,他朝赵诩笑。

    “他朝我笑了,”赵诩对谢景宸道。

    南安郡王坐在一旁,以过来人,且是被坑惨了的过来人的身份看着赵诩。

    想他就是被这样天真无邪的笑容感染,一次次的栽自己儿子手里。

    吐奶、撒尿、拉屎……

    都是这笑容害的。

    谁能想到笑的这么开心,结果都是坑啊。

    尤其是刚吃过奶,那不是吐奶就是要撒尿啊。

    刚这样想,远儿就又打了个嗝,朝赵诩吐奶了。

    南安郡王,“……。”

    南安郡王嘴角微勾。

    不是幸灾乐祸。

    而是飘了。

    还是他最了解小孩啊。

    没接触过小孩的赵诩被吓的不轻。

    苏锦连忙上前从赵诩怀里抱过远儿坐下,拿帕子给他擦嘴和身上吐的奶水。

    赵诩望着谢景宸道,“远儿没事吧?”

    “没事,他经常吐奶,”谢景宸道。

    赵诩就放心了。

    他还以为是自己抱的太用力,伤到了孩子。

    胸前湿透了,王妃忙让谢景宸带赵诩下去换身衣裳。

    换了谢景宸的锦袍回来,小坐了会儿后,就和谢景宸他们去花园凉亭说话了。

    赵诩留在行宫吃午饭。

    一桌子摆了三十多道菜。

    一半是南梁菜,一半是大齐菜。

    皇上派李御厨照顾苏锦的饮食,苏锦来南梁,李御厨自然跟来了。

    他对南梁的菜式也感兴趣的很。

    只是在大齐,吃不到正宗的南梁菜,见到行宫里的南梁御厨后,就有点手痒痒。

    正好南梁御厨对大齐菜式也感兴趣。

    两人一拍即合,比试切磋厨艺。

    今儿的菜是色香味俱全,摆盘之精美,雕刻的徐徐如生的鱼、凤凰、孔雀,都叫人不忍下口。

    南梁京都和大齐京都相距千里之遥,口味差别很大。

    苏锦不大挑食吃的习惯,谢景宸明显更喜欢大齐的饭菜。

    王妃更喜欢南梁口味。

    王妃怀身孕口,口味变叼,王爷特意请了会做南梁菜的厨子进府给王妃做菜。

    桌子上的南梁菜,一大半是王妃喜欢的。

    凌王妃当年是东临王世子的未婚妻,和王妃从小相识,亲如姐妹,她了解王妃的喜好。

    知道王妃会来后,就安排了御厨来行宫,让他做王妃爱吃的菜。

    这一顿饭吃了大半个时辰,赵诩喝的都有些醉醺醺了。

    怕赵诩回宫不安全,王爷让南安郡王送赵诩回赵家。

    谢景宸送赵诩出门,赵诩打着酒隔道,“表哥,难得来南梁,帮我把奏折批了吧。”

    谢景宸,“……。”

    他怎么那么的想把他踹出行宫呢?

    知道他难得来南梁一趟,还让他帮忙批奏折。

    可赵诩说完,直接靠楚舜肩膀上了。

    “这就晕倒了?”楚舜嘴角抽抽。

    才喝了一坛子酒啊。

    这酒量也忒小了点吧?

    做皇帝的酒量这么差怎么行呢?

    苏锦仔细看了赵诩两眼,失笑道,“他是睡着了。”

    楚舜,“……。”

    谢景宸,“……。”

    这也能睡着?

    这是累到什么程度了?

    王妃心疼坏了,对谢景宸道,“宸儿,就帮表弟批两天奏折吧。”

    谢景宸能怎么办?

    这根本就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啊。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