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PS:手点的太快,这一章内容搞错了,已经替换了,但标题改不了了,泪奔……

    施大将军已经封王了,很少有外姓人封亲王的,敬王是个例外。

    因为他本来就是亲王,他帮助赵诩意味着他放弃了自己的亲王身份,牺牲太大,给他换个封号,不会有任何人会觉得不妥。

    可封施大将军之后,再赏一块丹书铁劵,这把施大将军捧的太高了。

    施大将军功劳是不小,但这样的功劳封王后,不足以再赏赐块丹书铁劵,否则其他将军的封赏就太轻了。

    只封赵相为国公,就是为了让其他将军心里平衡的。

    他们的功劳再大,也大不过赵相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

    赵诩虽然建立了新朝,但最近一两年内,南临都不会太平,需要施大将军的地方还很多。

    臣子立功,君王该赏,赏罚分明,才能稳定朝纲。

    异姓王之上就是亲王了,再往上……

    要么施大将军生出野心,要么赵诩生出忌惮之心。

    这对谁都没有好处。

    施大少爷是聪明人,谢景宸的言外之意,他听明白了。

    只要施家忠心耿耿,赵诩绝对不会亏待了他,那块丹书铁劵迟早是施大将军的囊中之物,只是现在还不到时候。

    这一点,施大少爷倒是很放心。

    董承琅虽然坑了点,但毕竟是他表弟,董承琅又娶了赵相唯一的女儿,赵诩要对施家怎么样,董承琅也不会答应。

    董承琅趴着枕头上,看着施大少爷道,“谢兄思虑周全,我就没想到要先毁丹书铁劵,不然我就亲自动手了。”

    施大少爷气大了。

    他坐到床边,手一抬,直接拍了下去。

    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传开。

    南安郡王把耳朵捂上了。

    都被打成这样了,还嘴硬成这样,不愧是他们认的兄弟,就是这么无所畏惧。

    董承琅觉得被子下的屁股都被拍成八瓣了。

    昨天施大将军气的一脚踹了过去,直接把他屁股踹的又青又肿,没法走动,只能躺着。

    就是躺着也不能挪动,不然被子一动,能疼的他抽筋。

    施大少爷知道他哪里伤的最重,五分力道下去,效果可想而知了。

    董承琅瞪着施大少爷,“表哥,扪心自问,咱们现在比当初差了吗?”

    南梁皇帝忌惮施大将军,护国公又对施大将军手里的兵权虎视眈眈。

    就是施大将军主动解甲归田,只怕也逃不过护国公的毒手。

    毁掉丹书铁劵也是为了让施大将军对朝廷失望,心生恨意,从而生出反心,可就是这样施大将军还对南梁朝廷抱着幻想。

    他不把自己的舅舅往死里头坑,他这会儿还在效忠那并不值得他效忠的南梁皇室!

    而赵诩铁了心要反,护国公和施大将军可能会为了一致对敌放下私人恩怨吗?

    施大将军会,可护国公不会。

    坑自己的舅舅不对,可他这么做,不也是为了舅舅好吗?

    他们都该庆幸他站到了赵诩那边,赵诩又极力的想拉拢他舅舅,不然大齐镇北王世子用的就不是挑拨离间之计,而是更残忍的手段了。

    施大少爷瞪着自家表弟道,“把父亲气的一宿没睡,还躺着,不赶紧去负荆请罪。”

    董承琅,“……。”

    不是吧?

    他都被打成这样了,还要去负荆请罪?

    “荆条我给拿来了,”施大少爷道。

    他说着,小厮捧了根荆条进来。

    荆条放在托盘里的,上面的刺密密麻麻的,看的就觉得浑身刺疼。

    董承琅真吓住了,“表哥,是和我开玩笑的吧?”

    “还不了解我爹,气只会越积越大,等养好伤再去,他绝对不会认这外甥了,”施大少爷道。

    “现在打一顿,正好和昨晚的伤一起养。”

    “……。”

    轻飘飘的语气,听得南安郡王他们都浑身颤抖。

    董承琅从床上爬起来。

    努力了两回没挣扎起来。

    楚舜和南安郡王把他扶起来。

    董承琅,“……。”

    真的。

    他后悔了。

    这真的是他的兄弟们吗?

    难道没看出来他是装的吗?

    他真爬不起来,表哥就心软了。

    等表哥回去和舅舅说,他再让丫鬟扶着去,舅舅肯定就消气了。

    现在就去,舅舅肯定觉得昨晚打的太轻了!

    他们倒好,直接就把他扶起来,恨不得把他抬出门了。

    身上只穿了亵、衣,荆条一绑上去,就扎的后背冒血星子了。

    “太惨了,”南安郡王不忍直视。

    “……。”

    董承琅想死的心都有了。

    能不能别一边说他惨,还一边把荆条捆的结实点儿?!

    南安郡王摸着荆条上的刺,望着施大少爷道,“这刺也太多了点吧?”

    不仅刺多,其中一头还削掉了部分,把刺削掉了,明显是让施大将军拿的趁手。

    作为儿子,他是孝顺的。

    可作为表哥,这是不是太坑自家表弟了?

    施大少爷也有心不忍心了,“没办法,糊弄我爹只会更惨。”

    这话听着有点耳熟。

    苏崇说过。

    糊弄谁也不能糊弄他爹东乡侯。

    不过施大将军比东乡侯好一点,至少还能糊弄啊。

    要是东乡侯,估计非但没能糊弄到,还被打个半死了。

    南安郡王他们扶着董承琅出府。

    赵大姑娘,不,现在是宁国公世子夫人走过来,她小腹微微隆起,已经怀孕三月有余了。

    对于董承琅坑施大将军帮她大哥的事,赵大姑娘知道。

    董承琅会挨打是肯定的事。

    她早有这个心理准备。

    虽然有点心疼,但做舅舅的总不会把外甥打个好歹来,一点皮外伤,养些日子就好了,总好过有芥蒂在。

    董承琅被扶上马背,他现在后背已经疼麻木了。

    他骑马直奔施大将军府而去。

    董承琅和南安郡王他们差不多,喜欢出门晃荡,认识他的人多,再加上他娶了赵诩的妹妹,更是一跃成了南临都城最显赫的人。

    这么一个身份尊贵,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人居然背了根荆条在身上,不得不叫人好奇啊。

    董承琅去给舅舅负荆请罪的事一阵风传开。

    大家不知内情,但昨天在宫里,董承琅吐了施大将军一身,施大将军当众揍外甥有不少人看见了。

    只是喝醉了不小心吐了下,用不着负荆请罪这么严重吧?

    这可是亲外甥啊。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