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董承琅翻身下马,后背扯的他脑门上全是冷汗。

    只是他没能进府,直接在门前跪下了。

    施大将军府的小厮隐约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都觉得表少爷不该,大将军多疼他啊,一点都不比大少爷差,他怎么能联合外人坑自己的舅舅呢?

    可看到董承琅后背上星星点点的血迹,又有些心疼他了,虽然坑了大将军,但现在施家比以前更好了。

    小厮去禀告施大将军。

    本来施大将军很生气,现在董承琅负荆请罪跪在门前,他怒气消了三分。

    施大将军自认自己顶天立地,不做亏心之事,哪怕知道南梁皇上忌惮他,护国公想要他的命,他都没有动过反叛朝廷的心。

    实在是护国公和南梁皇上欺人太甚。

    可现在他知道在边关时,南梁皇上是受了自己外甥蒙蔽,才冤枉了他,他心底有愧啊。

    只是愧疚没有那么深就是了,但凡南梁皇上信任他,也不至于事情都没有查清楚就下旨贬他的官。

    还有丹书铁劵,虽然是大齐镇北王世子提的,可如果不是护国公世子摆下酒席,故意套话,也不会被他将计就计。

    如今南梁朝廷已经是过去了,他是南临朝臣,不应该再揪着以前的事不放,徒增赵诩的不快,叫他误会他对前朝还有感情。

    可董承琅那话就是站在施大将军的怒气弦上啊。

    坑舅舅还说自己是好外甥。

    他就是泥捏的也有脾气了。

    这会儿小厮帮着求情,施大将军冷了张脸道,“让他进来。”

    小厮赶紧跑出去传话。

    董承琅松了口气。

    能进府,说明舅舅消了三分气了。

    可是才跪了这么会儿,腿已经麻的站不起来了。

    小厮拉他一把,后背扯到伤,疼的他眼角一抽一抽的。

    他几乎是被小厮抬着到的施大将军跟前。

    “舅舅……。”

    “别喊我舅舅!”施大将军怒道。

    董承琅就不敢再喊了。

    他跪在地上。

    施大将军眸底火星噼里啪啦的燃烧。

    董承琅昨天喝醉了,还不知道自家舅舅多生气,这会儿是真知道了。

    外面,施大将军夫人走过来,一脚踏进门后,又退了出去。

    她只在门外站着、听着。

    人家舅舅和外甥的事,她不好插手。

    只是屋子里半晌没有说话声传出来,施大将军夫人都着急。

    其实,她也觉得董承琅做的过分了些,毕竟当初谁也不知道赵诩能不能成功,他自己孤注一掷,还执意要把施大将军府拉上。

    今日是成功了,若是失败了呢?

    董承琅抬手抽后背上的荆条。

    只是捆的太厉害了,根本取不下来。

    小厮要帮忙,董承琅能让吗?

    用力一扯,半条命都快疼没了。

    “舅舅,我知道错了,”他高举荆条道。

    施大将军一言不吭。

    董承琅又连喊了三声。

    董承琅也是个急性子的人,舅舅不揍他,那他自己来。

    他举起荆条就往自己后背上抽。

    刚要挨到后背的时候,荆条被施大将军抓住了。

    荆条上全是刺。

    这一抓。

    施大将军掌心鲜血淋漓。

    “舅舅!”董承琅大叫。

    施大将军夫人听得心一抖。

    她往前走了几步,就看到施大将军把荆条往地上一扔。

    她连忙进屋,急道,“这是做什么?”

    施大将军却是看向董承琅,“行了,起来吧。”

    董承琅心上一喜,“舅舅原谅我了?”

    施大将军一脸嫌弃。

    董承琅,“……。”

    他赶紧起了身。

    只是起的急了些,直接往前一栽。

    手直接摁在了荆条上。

    董承琅,“……!!!”

    ……

    惨叫声经久不绝,吓的落在施大将军府的鸟儿扑腾着翅膀逃命。

    施大将军脸上的嫌弃之色更重了。

    这么不靠谱的外甥,能指着他干什么好事?

    “抬他回去,”施大将军摆手道。

    两小厮把董承琅架出了府。

    出府的时候,正好赵相从软轿内出来。

    看着女婿一脸狼狈,赵相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本来以为这事能瞒住,谁想到他喝多了还嘚瑟,找不到找揍吗?

    罢了。

    眼不见为净。

    赵相抬脚进府。

    董承琅一句“岳父大人”卡在喉咙里,扎心的疼啊。

    赵相进屋的时候,施大将军夫人正在给施大将军挑掌心的刺。

    打了一顿后又舍不得再打了,何必还生气呢?

    现在倒好,舅甥俩都受伤了。

    赵相走进去,为隐瞒谢景宸身份一事给施大将军赔不是。

    ……

    行宫,花园里。

    苏锦抱着小郡主坐在凉亭内喂鱼。

    一把鱼饵撒出去,锦鲤争食。

    小郡主高兴的手舞足蹈。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杏儿回头就见王妃走过来,阳光打在她身上,雍容华贵。

    “姑娘,王妃回来了,”杏儿道。

    苏锦抱着小郡主起了身。

    王妃一脸笑容的走进来,小郡主伸手要王妃抱,“母妃,抱……。”

    王妃轻点了下小郡主的鼻尖,才伸手把小郡主抱起,愉悦的心情溢于言表。

    “母妃心情很不错呢,”苏锦笑容明媚道。

    王妃把要往石桌上爬的小郡主抱回来道,“咱们在南临也待了不少时间,王爷已经决定三天后启程回大齐。”

    苏锦听了道,“好不容易才回来一趟,怎么不多待些日子?”

    王妃摇头一笑,“不用了,诩儿待在宫里,还有朝政要忙,以后大齐才是母妃的家。”

    “能回来一趟,母妃这辈子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

    王妃这么说,苏锦也就不再劝了。

    她的事还没有忙,她得进宫一趟。

    第二天,苏锦就和谢景宸进宫找赵诩了。

    在见到赵诩之前,苏锦先见到了荆山公主。

    一袭皇后装扮,雍容华贵但也压不住她眉间的跳脱,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妩媚,叫人移不开眼。

    她拉着苏锦的手道,“我正想着是传进宫好还是我直接出宫去找呢。”

    她虽然是南临皇后,但还不够资格对苏锦用传字。

    可出宫——

    她才做南临皇后,不好把宫规当儿戏,正左右为难,结果苏锦就进来了。

    苏锦笑道,“我来找赵大少爷谈点事儿。”

    “来谈事?”荆山公主有点诧异。

    “是不是通商的事?”

    苏锦轻点头。

    荆山公主笑的眉飞色舞。

    她也正想和苏锦说这事呢,北漠和大齐通商,那香皂和胭脂大受欢迎,她嫁来南临,生怕没有的用了,准备带一箱子来。

    这个想法被北漠大皇子一巴掌拍死了。

    北漠和大齐都通商了,赵诩和谢景宸可是亲表兄弟,还能不通商?

    出嫁带这么多香皂做陪嫁,没得遭人笑话。

    可昨晚她洗澡,并没有香皂……

    苏锦提议大齐和南临通商,赵诩一口答应啊。

    昨晚上荆山公主就提过了了,赵诩还打算找谢景宸商议呢,没想到他们先来了。

    虽然他们和赵诩关系更亲一点儿,但站在朝廷的角度,南临和北漠是一样的。

    铺子三成利润归赵诩,至于是入国库还是小库房,那是赵诩的事。

    赵诩自然没有意见了,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啊。

    赵诩道,“我手头正好有间铺子适合开美人阁。”

    嗯。

    那铺子以前是护国公府的。

    是京都最大的酒楼。

    他攻打进京后,护国公和他的党羽被一网打尽。

    查抄所得之物悉数上缴国库,那间酒楼董承琅找他要过,他没给。

    他觉得妹夫还是穷点比较好。

    有铺子,那苏锦就更省心了,只可惜手头上没有美人阁的图纸。

    “我回去画了图纸,铺子重新修建,再派人来接管铺子,”苏锦道。

    赵诩不擅长做生意。

    苏锦是个中好手。

    他没有理由不听苏锦的。

    荆山公主站在一旁道,“还有冰铺。”

    “我皇兄想和谈在北漠开冰铺的事。”

    “……。”

    苏锦还真没有想过在南临和北漠开冰铺。

    不过既然荆山公主这么想,那苏锦肯定没意见了。

    通商的事一拍即合,根本无需磨合。

    谢景宸留在御书房,荆山公主拉着苏锦去逛御花园。

    此次一别,想再见就更不容易了。

    苏锦和谢景宸留在宫里吃了午膳才出宫,天气不错,苏锦和谢景宸在街上闲逛。

    杏儿跟在身后,这里看那里看。

    南临的东西和大齐的东西差别还挺大的。

    她都快一年没见碧朱了,回去给她还有沉香轩的丫鬟都带点礼物。

    杏儿挑的入神,苏锦和谢景宸走老远了她都没发现。

    暗卫紧随其后。

    杏儿正挑簪花呢,瞥到一根银簪,一下子就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她拿起来,越看越喜欢。

    小摊贩笑道,“姑娘喜欢就买了吧。”

    杏儿想了想,把银簪放下。

    她银簪可多了,平常都戴不过来,就不花这个钱了。

    只是刚放下,一只大手伸过来把银簪拿了起来,杏儿瞥头就看到一男子。

    男子颇眼熟。

    杏儿记性好,一瞬间就反应过来了,“是啊。”

    男子正是赵诩的贴身护卫。

    如今他是一品带刀侍卫。

    出来帮赵诩办事,没想到会碰到杏儿。

    护卫拿了银簪,从怀里摸出一银锭子给小摊贩,“可够?”

    “够了,够了,”小摊贩连忙道。

    护卫随手把银簪递给杏儿。

    杏儿惊呆了,“给我做什么?”

    做什么?

    不做什么。

    仅是喜欢而已。

    看着杏儿清秀的脸,护卫心漏跳了一下。

    自打知道是杏儿把他捆在树上后,这个小丫鬟就钻进他心里出不来了。

    只是他们一个是南临皇上的侍卫,一个是大齐公主的丫鬟。

    他不可能去大齐。

    她也不可能留在南临。

    护卫心下苦笑一声,道,“这是谢姑娘把我捆在树上的。”

    杏儿笑开了眼,“我不是说了不用谢的吗?”

    “虽然捆有点沉,但我力气大啊。”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