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不是杏儿吹,一般人还真不一定有力气把护卫扶上树。

    她为自己力气大感到自豪。

    她以前以为一定要吃七八个肉包子才能有那么大力气。

    后来发现吃四个也有,她现在已经不吃那么多了。

    护卫把银簪插杏儿头上。

    见杏儿头上戴着簪花,他手一动,取下来一朵。

    这一幕,被走过来的暗卫正好看在眼里。

    他脚步停下,眉头打结,心里没来由的不舒服。

    这丫鬟,真是走到哪儿桃花开到哪儿。

    世子妃的桃花都开不到她半根树枝多!

    在军营里的时候,杏儿的桃花开的就很多,只是杏儿不知道,她每开一朵,就被人剪掉一朵。

    一般官兵都不敢觊觎杏儿,但也有不少将士觉得自己有官职在身,配得上杏儿,故大献殷勤。

    暗卫双手环胸的看着,脸色是要多沉就有多沉。

    那些将士一看就知道他喜欢杏儿。

    他是谢景宸的贴身暗卫,虽然暗字早就被苏锦和杏儿摘下来不知道扔哪个角落去了。

    世子爷的暗卫配世子妃的丫鬟,这是绝配啊。

    那些将军有自知之明,赶紧撤退。

    有些帮杏儿拎水,端衣服的,经常帮到一半就跑没影儿了。

    每每这时候,杏儿就觉得还是暗卫最好使唤了。

    护卫把簪花藏于袖中,暗卫没有上前戳破,他可不想让杏儿知道护卫喜欢她。

    杏儿摸着发髻上的银簪道,“执意要谢我,那这银簪我可就收了啊。”

    护卫点点头。

    杏儿咧嘴一笑,有礼物收,心情开心的不得了。

    她回头见苏锦和谢景宸走远了,“我得去找姑娘了。”

    “喏,这是我刚买的酸梅,请吃。”

    把酸梅塞护卫手里,杏儿就转身追苏锦了。

    护卫看着她跑远,混入人群,再也看不见。

    他低头看着手里的酸梅。

    他捏了一颗塞嘴里。

    酸味散开。

    从嘴里酸到了心里。

    护卫转身离开。

    暗卫走过去,问小摊贩道,“刚刚那银簪还有没有?”

    “没有了,”小摊贩摇头道。

    “再哪里能买到一模一样的?”暗卫问道。

    “那是我打造的,客官要,我再打一支一模一样的,”小摊贩道。

    “不过要后天才能打造好。”

    暗卫从怀里摸出一锭银子放在小摊子上,“我后天早上来取。”

    说完,暗卫转身离开。

    杏儿把酸梅送人后,又买了一包。

    酸眯了眼,还吃的津津有味。

    逛了一条街,就回行宫了。

    王妃正在找王爷,见谢景宸回来,“看到父王了吗?”

    “没有,”谢景宸摇头。

    “母妃,怎么了?”

    王妃摇头,“昨儿敬茶回来,父王就很少待行宫里了,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之前没发现,刚刚小郡主喊父王,王妃才反应过来,这两天王爷很少待在行宫。

    这么反常,王妃觉得不对劲。

    谢景宸也觉得奇怪,父王在南梁又没有什么熟人,他道,“可能父王是有事吧,等父王回来,我问问他。”

    王妃失笑,“我问就是了。”

    王妃问了,但王爷什么都没说。

    翌日,是他们在南临待的最后一天。

    王爷陪王妃四下走走,又去东临王府转了一圈。

    这么多年,东临王府几经易主,和记忆中的东临王府已经没有多少相似之处了。

    可东临王府还活在王妃的心里。

    “走吧。”

    王妃的声音被风吹散。

    离开南临的前一天,赵诩在宫里设宴,给王爷和北漠大皇子他们送行。

    北漠大皇子不打算多待。

    荆山公主待在宫里,他在宫外不认识什么人,待着也无趣,还不如尽早回北漠。

    第二天,赵诩和荆山公主出宫送他们离开。

    在城门前,南安郡王才想起来苏崇的贺礼忘了给赵诩了。

    他把锦盒递给赵诩,“这是苏兄给的。”

    赵诩接过锦盒,打开就看到锦盒里躺着一块玉佩。

    那玉佩赵诩很熟悉。

    是大齐皇上给谢景宸他们的。

    南安郡王他们人手一块。

    这块玉佩象征着他们兄弟同心。

    如今苏崇把其中一块送给他。

    这是在说,不论他是赵诩还是南临皇帝,永远都是他们的好兄弟。

    董承琅站在一旁,道,“为什么没有我的份?”

    他浑身是伤都还来送他们,嘴上说好兄弟,这么意义重大的玉佩怎么不给他一个啊?

    北漠大皇子也看着南安郡王。

    南安郡王,“……。”

    别看他啊。

    他真是代为转送好不好。

    南安郡王望着谢景宸,谢景宸道,“除了皇上那儿的,还剩下最后一块。”

    玉佩一共九块。

    皇上给了他们八块。

    董承琅和北漠大皇子互不相让。

    南安郡王又出馊主意了,“要不把最后一块一分为二吧?”

    要命的是楚舜他们一致同意了。

    北漠大皇子没有意见。

    他伸手直接把赵诩那块抢了。

    赵诩,“……。”

    “那块直接送给他们两,也省得再往北漠跑一趟,”北漠大皇子理直气壮。

    大舅子都是这么欺负妹夫的。

    这要是以前北漠大皇子绝对做不出来抢玉佩的事。

    他是北漠大皇子,将来的北漠王,要什么玉佩没有啊。

    这不是跟南安郡王他们混了一天,已经歪了一半了。

    赵诩能说什么呢?

    一半就一半吧。

    依依惜别后,大家就此别过。

    荆山公主眸光湿润。

    出嫁这一路,好歹有北漠大皇子陪着,荆山公主没有那么伤感。

    如今,连兄长都要回北漠了,就留她一人待在南临。

    虽然以前也没少待,可……

    北漠就在那里,她什么时候想回去都行。

    如今嫁了人,就再难回去了。

    北漠大皇子也舍不得荆山公主,他现在都有点后悔了,他应该收下那一百万两银子的。

    荆山公主嫁给赵诩了,他的小皇妹又定下了东乡侯府苏小少爷。

    两个妹夫都离的远,想欺负都欺负不了,还得担心他们欺负他的皇妹。

    同样是大舅子,他怎么就做的这么憋屈呢?

    想到怀里抢到手的玉佩,北漠大皇子心情这才好转了三分,让南安郡王跟他说说其他玉佩都长什么样子。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