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一天,风柔日暖。

    天上的云丝丝缕缕的漂浮着,衬的天空越发的湛蓝。

    东乡侯府门庭若市,来往的宾客络绎不绝。

    今儿是苏崇之子,东乡侯的孙儿,崇老国公的重孙儿上官枫满周岁的日子。

    来的宾客多,但谁的手上也没有拿请帖。

    这回,东乡侯没有广送请帖,只在朝堂上说了句,“过两日是我孙儿的周岁宴,诸位大臣若是得闲了,不妨去崇国公府凑个热闹。”

    东乡侯进京许久,宴会只办过几次,一次广送帖子无人登门,一次逼的满朝文武连皇上都到场了。

    东乡侯也不是个喜欢逼迫人的人,只是当时需要那个排场,少不得霸道点儿了。

    如今只是他孙儿的周岁宴,大家能来他高兴,不来的话也无所谓。

    毕竟以他和崇老国公的身份,给谁下请帖会不到场?

    哪怕就是躺在病榻上,也会让人搀扶着来一趟。

    随口说一句,能来则来。

    只是没想到他随口一句,几乎满朝文武都到了。

    大厨房忙的是脚不沾地。

    人来的太多,还临时把醉仙楼的厨子和美人阁的御厨都请了来,不然只能一半人坐着看另一半人吃了。

    东乡侯的腰都被掐肿了。

    这宴会是崇国公府大太太和唐氏商量着定的,想着八桌尽够了,小孩子的周岁宴不会大办。

    谁想到东乡侯随口一句,十六桌都不一定坐的下。

    别人登门道贺,连饭菜都没备齐全,临时手忙脚乱,这不丢人吗?

    本来安排妥妥当当的,现在得拉着沈大太太她们招呼客人,她好腾出手来安排丫鬟小厮。

    后院假山上。

    苏小少爷几个吃着糖人,脚乱晃。

    人一多,唐氏怕他们生乱,把他们赶后院来玩了。

    苏小少爷很不服气。

    他们能生什么乱子?

    那些人他们认识的又不多,像他们这么沉稳持重,是不可能会闯祸的。

    但她娘忙起来就没耐心,他们只能听话了。

    这么多宾客在呢,被吊成一排多没面子?

    可是前院那么热闹,后院清冷无趣啊。

    他们可是最爱凑热闹的。

    苏小少爷咬着糖人道,“们小时候抓阄抓的什么?”

    九皇子回道,“我问了宫里的老嬷嬷,说我抓的是书。”

    “我抓的是算盘,”赵小少爷道。

    “我抓的是书,”沈小少爷道。

    他们回答完,问苏小少爷,“抓的是什么?”

    苏小少爷望天惆怅,“我问爹娘,他们说不记得抓了什么。”

    “江妈妈说我根本就没办周岁宴,那天正好打劫,我爹忙着打劫去了,顾不上我。”

    “……。”

    看着虎娃办这么热闹的周岁宴,再想到自家爹忙着打劫,连他的周岁宴都顾不上,内心不可谓不凄凉啊。

    他也很想知道自己抓了什么啊。

    糖人吃完了,苏小少爷叼着木棍平躺着,惬意无比。

    越安静,周围的声音听的就格外清晰。

    蛐蛐叫的欢。

    这声音清脆响亮,一听就知道战斗力非常强。

    苏小少爷从小在青云山长大,没少抓蛐蛐玩。

    他坐起来,从假山上一跳而下,寻着声音去抓蛐蛐。

    九皇子和沈小少爷他们帮忙。

    四个人堵一只蛐蛐,那就是插翅也难飞啊。

    东乡侯府大门前。

    软轿听下来,苏锦从轿子里出来。

    她没忍住,扶着石狮子吐了起来。

    杏儿望着她,“姑娘,没事吧?”

    谢景宸都有点怕啊。

    苏锦头晕乎乎的,只觉得天旋地转,唐氏走出来道,“怀着身孕,怎么不待在王府里好好养胎?”

    苏锦摇头,“娘,我没事。”

    “我是马车坐腻了,想坐软轿,谁想到软轿更颠簸。”

    颠的她五脏六腑都倒了位。

    唐氏嗔道,“又不是没坐过软轿。”

    苏锦刚想说她没坐过,恍惚想起出嫁坐软轿的经历。

    只是那回她把自己扎晕了,颠簸之苦根本不记得了。

    谢景宸扶着苏锦进府,远儿没有带来,王爷和王妃也都来了。

    一进府,看到谢景宸,大家就抑制不住想笑。

    回来那天,苏锦带着孩子和谢景宸进宫给皇上见礼,远儿在皇上身上拉了泡黄金,苏锦又因怀了身孕吐的厉害顾不上。

    皇上命令谢景宸抱远儿。

    谢景宸也嫌弃远儿一身脏兮兮的啊,让杏儿抱走。

    杏儿还没上前,皇上直接把远儿塞他怀里了。

    据当时围观的侍卫和宫女太监说,要不是跑的快,可能就笑出声,小命不保了。

    远儿换了衣服,皇上换了龙袍,想着远儿不会再拉屎了,继续抱他玩。

    皇上抱一会儿,就让远儿躺龙案上。

    鉴于南安郡王被自家儿子尿了一脸的经验,福公公还把尿布塞紧一点儿,以策安全。

    可顾着前面,没顾得上后面。

    远儿尿在了龙案上。

    谢景宸抱起远儿的时候,尿不小心滴在了奏折上。

    然后——

    皇上让他把奏折批完再出宫。

    皇上逗外孙玩,苏锦坐在那里歇息,就他在批奏折……

    到了时辰,崇国公府大太太把抓阄用的东西摆在大圆桌子上,让虎娃抓。

    笔、墨、纸、砚。

    金、银、珠、宝。

    还有匕首、书籍、算盘、花朵、鸡蛋……

    摆了满满一桌子。

    奶娘抱着虎娃来,在众人好奇中放在了大圆桌子中间。

    虎娃不怕生,一双眼睛像极了苏崇,看到这么多人,笑的眉眼弯弯。

    他只顾着看人,眼前一堆玩的倒没了吸引力。

    崇国公府大太太走到桌子边笑道,“虎娃乖,抓东西玩。”

    她把笔抓在手里摇了摇,吸引虎娃爬过去。

    虎娃还真过去了,爬的摇摇晃晃,身子一歪,脑袋砸在了馒头上。

    不过虎娃不爱哭,继续爬,抓住崇国公府大太太手里的笔,玩了会儿,拿来戳砚台……

    明显是看惯了苏崇沾墨,有样学样。

    小小年纪就记性这么好了,叫人惊叹。

    不过虎娃对笔的兴趣不大,玩了会儿就放下了,去拿别的。

    但没有哪一个是让他爱不释手的。

    大家都安静的看着,让他自己做选择,包括崇国公府大太太在内。

    安静的屋子里,蝈蝈的叫声格外的响亮。

    听声音是从桌子上发出来的,东乡侯看到装蝈蝈用的竹笼,脸黑成锅底色。

    谁把蝈蝈放在桌子上的?!

    他看向苏小少爷,苏小少爷缩了下脖子。

    完了。

    要挨打了。

    虎娃耳力不错,寻着叫声爬到了蝈蝈边,看着蝈蝈在笼子里爬。

    第一次见蝈蝈,虎娃新奇的很,看的认真。

    东乡侯想把自己儿子拖出去打一顿了。

    蝈蝈边上摆的就是鸡蛋,虎娃拿起来喂蝈蝈,“吃蛋蛋……。”

    一鸡蛋砸下去,直接把蝈蝈给砸死了。

    众人,“……。”

    苏小少爷心肝儿肉疼啊。

    这可是他们好不容易才抓住的,是蝈蝈中的极品,就这么残忍的被砸死了。

    蝈蝈不叫了,虎娃也就没管蝈蝈了,桌子上的东西看了一遍,没有能提起他兴致的,他继续看人。

    “看来是没有虎娃喜欢的东西,”东乡侯笑道。

    “把飞虎印拿来。”

    林叔去书房取了飞虎印。

    印章摆在桌子上,虎娃爬过去,想拿起来,可是他的力气是肯定拿不了的。

    他凑上去啃。

    东乡侯一脸黑线。

    那不是吃的啊。

    东乡侯让奶娘抱虎娃走,虎娃伏在奶娘肩膀上哭,小手朝桌子抓,显然是要东西。

    崇国公府大太太拿笔给他,虎娃不要。

    拿一个不要一个,最后要的还是飞虎印。

    他拿不动,苏崇给他拿还不行,一定要奶娘拿着不可。

    奶娘惶恐啊。

    这东西可不是她能碰的。

    那些大臣夸虎娃将来要子承父业,将来必定是个驰骋疆场的大将军。

    这话说的东乡侯和崇老国公都高兴。

    南安郡王站在一旁看着道,“不知道过些天,我儿子抓周会抓什么?”

    北宁侯世子拍他肩膀道,“儿子虽然小,但瞧着和性子差不多,我还真好奇他会抓什么呢。”

    不止楚舜他们好奇,南安王妃急性子,恨不得提前给孙儿办周岁了,这多有趣啊。

    抓周之后,大家坐下吃宴。

    苏小少爷把蝈蝈拿去埋了后,乖乖回屋看书了,要多认真就有多认真。

    宴席散后,东乡侯去找他,苏小少爷直接认错了,“爹,我已经在抄家规了。”

    九皇子他们没说话,但明显也在抄。

    东乡侯道,“再去抓几只蝈蝈来。”

    苏小少爷面带惶恐,“爹,我真的知错了。”

    “不要让我吃蝈蝈。”

    东乡侯,“……。”

    看在他知错的份上,东乡侯没打算揍他了。

    可苏小少爷说话那就是在找揍啊。

    什么叫不要让他吃蝈蝈?

    他是会让他吃蝈蝈的人吗?

    东乡侯道,“去抓来,我陪斗蛐蛐。”

    苏小少爷惊呆了。

    他凑上来闻了闻,有酒味,但不是很重,“爹,喝了多少酒?”

    东乡侯摸着后脑勺道,“爹我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我在这年纪也对这些感兴趣。”

    苏小少爷眼前一亮。

    他爹还从来没这么好说话过呢。

    “那我真去抓了,”苏小少爷激动道。

    “去吧,多抓几只,”东乡侯笑道。

    苏小少爷几个飞快的跑出了门,趴在地上抓蛐蛐。

    身上滚的脏兮兮的,但是高兴啊。

    抓了五六只蛐蛐来。

    东乡侯让他们先挑蛐蛐,然后和他们斗蛐蛐。

    林叔站在一旁道,“这斗蛐蛐没赌注哪好玩?”

    苏小少爷望着东乡侯,“爹,要是我们赢了,让我们出去玩吧?”

    东乡侯看着他,“那要是输了呢?”

    苏小少爷几个商量了下,“那我们半个月都不出去玩。”

    未免事后不认账,东乡侯让林叔写下字据,大家摁下手印。

    苏小少爷先和东乡侯斗,输了。

    再是九皇子。

    然后是沈小少爷。

    最后是赵小少爷。

    无一例外都输了。

    苏小少爷不服气,“爹,的蛐蛐肯定更厉害,我们换。”

    东乡侯同意了。

    他望着苏小少爷道,“再赌一回,赢了准许出门,那半个月不许出门的字据也作废,输了,二十天不准出门。”

    苏小少爷盘算了下,决定赌这一把。

    然后——

    四个人又输了。

    苏小少爷更不服气了。

    同样是蛐蛐,为什么在他爹手里就赢,在他们手里就输?

    苏小少爷要继续赌。

    东乡侯同意了。

    四人第二天继续抓蛐蛐。

    输的一塌糊涂。

    第三天继续赌。

    又输惨了。

    四人已经半年没法出门了。

    可越出不了门,就越想接着赌。

    四个人没一个醒悟的,已经沉溺于要赢中了。

    半年不出门啊,谁能忍的住?

    等输掉两年后,苏小少爷哭了。

    两年不出门,这不是要他的小命吗?

    苏小少爷去找东乡侯反悔。

    东乡侯手里翻着字据,道,“有字据为证,想赖账吗?”

    “可爹是在以大欺小,”苏小少爷不服气。

    东乡侯看着他道,“赌场上可不论年纪,只要有钱,有赌资,就有一堆人和赌。”

    苏小少爷哑然,“我不和他们赌。”

    “确定进了赌场能忍得了?”东乡侯问道。

    “我肯定能!”苏小少爷斩钉截铁。

    “别人会诱惑,”东乡侯道。

    “我才不会被他们诱惑呢!”

    东乡侯点点头,“很好。”

    “那林叔故意诱惑,怎么没察觉出来?”

    苏小少爷,“……!!!”

    九皇子几个看着我,我看着,目瞪口呆。

    东乡侯拍着苏小少爷的脑袋道,“对我设防,对林叔没有,在赌场上,诱惑一步步深陷的人多的是。”

    “输了一回,就想赢回来,最后一步步深陷其中,悔不当初。”

    “可后悔已经晚了。”

    苏小少爷泪眼婆娑。

    爹不会真的两年都不让他们出门玩吧?

    东乡侯看着他,“现在输了两年给我了,要怎么办?”

    苏小少爷有话不敢说。

    东乡侯知道他的想法,道,“是想练好赌技再和我赌,把输的赢回去是不是?”

    苏小少爷点头。

    东乡侯笑道,“赢了固然好,可万一要是又输了呢,那可又是两年出不了门了。”

    苏小少爷的内心有点崩溃了。

    他讨厌蝈蝈。

    苏小少爷抱着东乡侯的腿道,“爹,我以后再也不赌了,让我出门玩吧。”

    东乡侯看向林叔,“一般赌场不认账的,最后都怎么样了?”

    “被剁手,打断腿的都有,”林叔回道。

    “……。”

    东乡侯把苏小少爷拎起来道,“这两日,爹带去赌场转转。”

    只是东乡侯的身份去赌场,只怕会吓的赌场关门大吉。

    东乡侯让他们易容改貌,九皇子他们做小厮打扮。

    赌场里形形色色的人都有,苏小少爷几个看着一个富家子弟把身上的钱赌干净,把家传玉佩抵押,然后借钱,签字据,摁手印。

    赌输了后,富家子弟一脸憔悴的出了门。

    第二天,他偷了家里的房契来接着赌。

    第三天……

    等四天……

    半个月后,他说自己没钱了,赌坊拿了一大摞拮据找他要债。

    富家子弟不承认,被打的鼻青脸肿的。

    赌坊登门要债,东乡侯带苏小少爷他们去看了。

    那富家子弟的爹当场气晕。

    那情形给苏小少爷他们幼小的心灵留下了不小的震撼。

    “还对赌感兴趣吗?”东乡侯问道。

    “打死我也不赌了!”苏小少爷小脸上前所未有的认真。

    东乡侯打道回府。

    苏小少爷跟在屁股后面苦苦哀求,“爹,我都做了深刻反省了,您让我出去玩吧。”

    “明儿是南安郡王府小少爷的周岁,我还要去送贺礼呢。”

    东乡侯看着他道,“觉得爹我有那么好说话吗?”

    苏小少爷,“……。”

    东乡侯抬脚走了。

    苏小少爷去找唐氏,唐氏只一句,“愿赌服输。”

    苏小少爷一屁股坐下,“娘,两年不让出府玩,我会疯的。”

    唐氏道,“下赌注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有现在?”

    苏小少爷,“……。”

    苏小少爷垂头丧气。

    唐氏看着他道,“爹不会拘着两年不让出去玩,但这个月是别想了。”

    苏小少爷松了口气。

    也就是说一个月后,他还是能出门的了?

    可这一个月他怎么熬过去啊?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