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转眼,远儿已经满十一个月了。

    苏锦腹中胎儿也有五个月了。

    自打怀了身孕起,谢景宸就不让她抱远儿了,免得远儿不小心踢到她肚子。

    如今月份渐大,就更不让抱了。

    远儿又特别黏着她,那种想抱不让抱的感觉真不大好。

    苏锦都觉得愧对远儿。

    这一胎实在来的出乎意外,应该等远儿大点才怀的。

    碧朱抱着远儿教他走路。

    杏儿站在一旁看的着急,几次想伸手,碧朱瞪着她道,“别动,仔细又动胎气了。”

    嗯。

    杏儿也怀身孕了,不过才一个多月,还不明显。

    可杏儿怀身孕,差点没把人活活吓死。

    这丫鬟出嫁伤感了几天,也不知道是出嫁伤感还是摔伤了伤感的。

    三天一过,就跟没事人一样了,除了每天晚上和暗卫回小院住,就跟没嫁人似的。

    她们这些丫鬟也就没多想,以前怎么和杏儿相处的,现在就怎么相处。

    花园里果子熟了,小丫鬟够不着,用竹竿把果子打下来。

    果子砸在地上,难免损坏,杏儿见了心疼。

    然后她就自告奋勇的爬树摘果子。

    这在青云山是惯常干的事,在王府里也爬过几次树,手脚娴熟,灵活的就跟山里的猴子似的。

    杏儿在上面摘果子扔下来,小丫鬟接着,配合默契。

    可问题出就出在从树上下来。

    杏儿倒没有失脚摔下来,她爬到下面点,见不高了,往下一跳。

    当时就震的她眼前一黑,几乎站不住。

    小丫鬟见她脸色苍白,以为她震伤了脚,要扶她。

    杏儿摇头说自己没事。

    她看着树,也纳闷得很呢,比这高的树她都跳下来过,一点事没有啊。

    现在怎么头这么的晕,还有点想吐呢?

    她没放在心上,觉得自己可能是睡晚了,精神不济导致的。

    她拍拍身上的灰要回沉香轩,结果走了没几步,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这一下,可是把两个打果子的丫鬟给吓懵了。

    杏儿一直给人的感觉是强悍,她不是会晕倒的人啊。

    再加上当时在花园,丫鬟婆子多,都围了过来,把杏儿抬回了沉香轩。

    苏锦一把脉。

    好家伙。

    杏儿那一跳,直接把自己震的动了胎气,还有点见红。

    要不是杏儿身子骨一向结实,腹中胎儿都不一定能保的住。

    苏锦让她卧床养半个月,杏儿躺了五天,实在躺不下去了,背着暗卫跑了回来。

    苏锦让她回去,杏儿直接哭了。

    她不想躺了,躺的背疼。

    那受了委屈的小模样,苏锦哪忍心,给她把脉,见恢复的还好,就随她去了。

    杏儿躺着不舒服,可待在沉香轩什么都不干,她也难受。

    可这丫鬟好像时不时的就把自己怀身孕的事忘到了九霄云外。

    杏儿不担心,碧朱终日提心吊胆。

    这要没人看着,杏儿动胎气那是分分钟的事。

    碧朱眼睛瞪的很大,杏儿张开的胳膊默默的缩了回去。

    苏锦坐在小榻上,忍俊不禁。

    自打把看着杏儿的活交给碧朱后,碧朱都被杏儿逼的凶悍了。

    碧朱接着抱远儿学走路。

    外面,谢景宸迈步走进来。

    远儿一看到他,小脸上笑容绽放开,小脚朝着谢景宸迈过去。

    碧朱抱着他,以防他摔倒。

    等远儿抱着谢景宸的腿,碧朱才放心的松开手。

    远儿抱的紧,谢景宸抬起脚,带着腿部挂件走到苏锦身边。

    苏锦脑门上黑线直往下掉。

    她是服了这父子两了。

    一个乐于做腿部挂件,一个乐于带着腿部挂件。

    远儿不止喜欢挂在谢景宸的腿上,还喜欢抱着苏锦,只可惜,苏锦没法带他走路,她也不敢。

    谢景宸坐下来,远儿望着苏锦,摇晃着脚步扶着谢景宸的膝盖挪到苏锦身边。

    只是他才刚学会走路,还不稳当,一松手,身子往前一栽,脑门磕在了小榻上。

    疼的他嚎嚎大哭啊。

    谢景宸没觉得这两步路会有问题,正给苏锦剥果子吃呢。

    苏锦倒看着远儿,可她肚子大了,反应不及啊。

    碧朱和杏儿又站的远,照顾不上。

    谢景宸赶紧把远儿抱起来,远儿皮肤白嫩,这一撞,额头直接撞红了。

    看的苏锦心都疼揪到了一起。

    谢景宸把远儿抱起来,哄他别哭。

    苏锦狠狠的瞪了他两眼,给远儿擦眼泪。

    等碧朱拿了药来,小心的给他涂上。

    药膏清爽,涂上去就没那么疼了,远儿小鼻子哭红了,一抽一抽的。

    谢景宸哄不歇,便把远儿抱坐到他肩膀上,然后站了起来。

    这是绝招了。

    不论远儿哭成什么样,只要一坐上谢景宸的肩膀,就停下不哭了。

    平常看谁都要昂着脖子,坐在谢景宸肩膀上,看谁都低着脑袋,差距太大了啊。

    远儿裂开嘴,露出他刚长的新牙。

    在屋子里待了会儿,远儿就不满足了,要去外面。

    他要去也就罢了,可他出门的时候,趁谢景宸不注意,手抓住了珠帘。

    谢景宸没发现,往前一走,珠帘被拽断,哗啦啦珠帘掉了一地。

    苏锦脑壳疼。

    杏儿上前要捡珠子被碧朱拉住了,“别动啊。”

    “千万别动。”

    碧朱心累。

    万一滑到了,可就不是小事了啊。

    远儿出了门,院子里的丫鬟婆子见了都捂嘴笑。

    谢景宸让远儿坐了会儿,就抱他下来,交给奶娘。

    奶娘刚要伸手,外面一丫鬟跑进来道,“世子爷,皇上想小少爷了,让您抱小少爷进宫。”

    谢景宸脑壳一阵阵抽疼。

    皇上想见远儿了,就让谢景宸送远儿进宫。

    当然了,皇上更想见苏锦。

    只是苏锦怀了身孕,如今已经五个月了,进宫一趟颠簸,皇上就不让她进宫了。

    找谢景宸去,看看外孙儿,再问问苏锦的情况。

    谢景宸觉得皇上可能是又不想看奏折了……

    一个月里总有那么三四天,皇上不想看奏折。

    趁着他带远儿进宫的时候,皇上逗远儿玩,把批奏折的活交给他干。

    皇上批了二十年的奏折厌烦了想偷点懒无可厚非,可他不应该使唤他啊。

    大皇子现成的人供他使唤,皇上不用,他就不怕大皇子有意见?

    皇上派人来传话,谢景宸不敢不听,只能带着远儿进宫了。

    皇上见远儿额头有点肿了,问怎么了。

    谢景宸便把远儿不小心撞了下的事说了。

    皇上训了谢景宸几句,就抱着远儿玩了。

    谢景宸跟过去,皇上转身看着他,“帮朕把奏折批了。”

    谢景宸,“……。”

    真的。

    根本不敢反驳。

    谢景宸在南临帮赵诩批奏折的事也不知道怎么传到皇上耳朵里了。

    批了两回后,谢景宸说这样不妥。

    皇上皱着眉头来一句,“朕怎么听说帮南临皇上批了一夜的奏折?”

    谢景宸,“……。”

    还能说什么呢?

    连表弟都帮了,他能不帮自己的岳父大人吗?

    皇上教远儿走路,教不了一会儿,就后背酸疼。

    福公公试着扶着走一会儿,酸的比皇上还厉害。

    福公公蹲着让远儿走到皇上怀里去。

    远儿摇晃着身子,虽然走的随时会跌到的样子,但都稳住了。

    只是等到皇上怀里的时候,远儿哭了。

    皇上怀里有块护心镜,从不离身。

    远儿一头扎过去,磕疼的脑袋直接撞在了护心镜上——

    又是嚎嚎大哭。

    哭的皇上和福公公手忙脚乱。

    皇上是知道远儿哭坐肩膀就好了。

    皇上九五之尊,为了哄远儿,让远儿坐他肩膀上。

    远儿哭了几声就停了。

    皇上觉得新奇。

    如果玩了一会儿,远儿不在他肩膀上撒尿就更好了。

    皇上,“……!!!”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