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东乡侯还从来没见自己的儿子这么惨过。

    那双眼睛肿的只剩下一条缝隙了。

    唐氏帮他把毒刺拔出来。

    拔一下。

    苏小少爷惨叫一声。

    九皇子他们比他好不到哪里去。

    那么多的蜜蜂受惊之下逮谁蜇谁,连最后赶去的小厮都没能幸免。

    要不是苏小少爷及时反应,跳进了水里,还不知道会被蜇成什么样儿。

    东乡侯看着自己的儿子,道,“还能不能看见?”

    苏小少爷一直倔强的忍着不哭。

    自家亲爹这一句“关怀”。

    彻底没忍住哭了起来。

    眼泪滑落,伤口灼烧的疼。

    苏小少爷心都碎了。

    他可是他爹唯一的亲儿子啊。

    他都被蜇成这样了,他还幸灾乐祸!

    苏小少爷撇过脸去,不看自家亲爹。

    唐氏把他的脸掰过来,道,“老实点别动。”

    苏小少爷眼泪哗哗的。

    刚把脸上的毒针拔下来,李大夫就到了。

    蜂针有毒,不可轻视之。

    唐氏这辈子就只生了苏小少爷这么一个儿子,还有九皇子他们,个个身份尊贵,疏忽不得。

    只有大夫说没事,她才能安心。

    若非苏锦有孕在身,唐氏更希望她来给苏小少爷他们把脉。

    李大夫匆匆而来,一进门看到苏小少爷他们鼻青脸肿的模样,那真是震惊了。

    尤其苏小少爷他们穿戴不俗,又都坐着,许久没来东乡侯府的李大夫愣是没能分出谁是谁。

    一把脉,真是吓的不轻。

    苏小少爷他们少说也被蜜蜂蜇了三四十口。

    要知道,被蜜蜂蜇多了是会死人的。

    李大夫把解毒丸喂给苏小少爷他们服下,然后开药方。

    苏小少爷和九皇子他们消肿的药是苏锦调制的,效果自然不必说。

    苏小少爷眼巴巴的望着李大夫,“我什么时候能恢复?”

    “要两天,”李大夫心疼道。

    涂过药的伤口有点痒。

    他想挠。

    可是手刚一碰到伤口,一阵扎心的疼从伤口处传到四肢百骸。

    他和蜜蜂算是结仇了!

    被蜇伤了,苏小少爷在府里老实了两天。

    这两天什么都不用做,不用读书,不用扎马步,也不用练梅花桩,打木人桩……

    这要是平常,那日子爽到爆炸。

    可一脸的包,快活不起来。

    而且来探病的是一拨接一拨。

    皇上得知苏小少爷他们被蜜蜂蜇了后,派福公公前来探望。

    还有赵家和沈家……

    连冀北侯老夫人听闻连孙儿被蜇伤,当即坐不住亲自来看看。

    沈大太太要接回儿子,可是沈小少爷不肯走。

    赵大太太干脆不开口了。

    自家儿子在东乡侯府挨揍,累的倒床就睡,可就是不肯回府。

    偶尔回府看看,还待不了半个时辰就要去逛街。

    现在正是长个子的时候,赵大太太见儿子一回就觉得儿子长高了不少。

    为了见儿子,赵大太太没隔几日就来东乡侯府一趟,不过她们来,唐氏和崇国公府大太太都欢迎的很。

    没事大家一起搓搓麻将打发时间。

    两天一过,苏小少爷和九皇子他们脸上的红肿就恢复了八九成了。

    苏小少爷做的第一事就是去镇北王府找苏锦。

    苏锦知道他们被蜜蜂蜇了,想回东乡侯府看看,但是唐氏不许她回去。

    怀了身孕,安心养胎为上。

    苏锦只能作罢,如今苏小少爷来了,看着他还没有完全恢复的脸,苏锦嗔道,“没事们捅蜂窝做什么?”

    “那蜜蜂蜇了堂弟,我不能坐视不管,”苏小少爷闷气道。

    可一管——

    非但没能给堂弟报仇,还把他们几个的脸都给丢尽了。

    他长这么大,还没丢过这么大的人呢。

    此仇不报,他寝食难安啊。

    所以苏小少爷来找苏锦是来向苏锦请教怎么让蜜蜂老实的。

    蜜蜂虽然蜇人厉害,可比起马蜂还差远了。

    姐姐连马蜂都能应付,没道理他被一窝蜜蜂给蜇趴下了?

    从哪里跌打就要从哪里爬起来!

    苏锦脑壳疼。

    都被蜇成这样了,还要去招惹蜜蜂?

    “不怕再被蜇一回?”苏锦问道。

    “怕啊,”苏小少爷恨恨道。

    “所以我才来找姐姐。”

    是来找她了。

    可来找她还不是为了招惹蜜蜂吗?

    就不能离蜜蜂远一点儿?

    知道自家弟弟的性子,苏锦不说什么了。

    他要是吃一堑长一智,就不会三天两头的找打了。

    而且这回不只是苏小少爷,九皇子他们也愤愤难平,势要把蜇他们的蜜蜂一锅端了。

    苏锦除了依着他们还能怎么着?

    给他们药涂在脸上总好过他们直接去找蜜蜂寻仇。

    拿到药后,苏小少爷和九皇子他们气势汹汹的去了长桥。

    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蜜蜂窝了。

    “难道我爹已经给我报仇了?”苏小少爷怀疑道。

    说完,他狠狠的摇头。

    他爹不可能会对一窝蜜蜂下手的。

    他更相信是蜜蜂怕他们寻仇提前搬家了。

    苏小少爷不死心继续往前找。

    蜜蜂都长一个样,也不知道蜇他们的是谁。

    尤其蜜蜂蜇人后自己也活不了,这是伤他们三千,自损一万。

    可蜜蜂还有兄弟姐妹呢。

    没有那些兄弟姐妹打掩护,它们也不可能混乱之中伤到他们。

    四人在长桥寻觅了整整一个上午,碰到一老翁,询问之下才发现那窝蜜蜂被人端走了。

    那是真的端走了。

    附近的一村民把那窝蜜蜂收回家中酿蜜了。

    苏小少爷对那人佩服极了。

    最后——

    他们把那窝蜜蜂端回了东乡侯府。

    他们四个找到那村民,看他在养蜜蜂,新奇的不行。

    尤其村民说只要控制了蜂王,蜜蜂就听他的了。

    苏小少爷震撼了。

    杀掉一窝蜜蜂易如反掌,可让蜜蜂听他们的,得多厉害啊。

    一声令下,蜜蜂倾巢而出。

    让蜇谁蜇谁。

    所到之处,所向披靡。

    花了五两银子,苏小少爷把蜇了他们的蜜蜂的兄弟姐妹都带回了府。

    嗯。

    一起带回府的,还有养蜂人。

    苏小少爷的脑回路,就是东乡侯都有点摸不透了。

    但这股子不服输的韧劲,像极了他当年的时候,也就由着他折腾了。

    苏小少爷养了一年的蜜蜂。

    他蜇的第一个人是北漠小公主。

    第二个是北漠大皇子。

    北漠小公主,“……。”

    北漠大皇子,“……。”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