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周老爷很心痛。

    他对宗族一向宽厚大方,有喜欢做生意的,也尽量提供帮助,可他们一心就盯着周家家产。

    若是安分的做生意,早衣食无忧的。

    周家家产是周老爷挣下的,没有周家宗族指手画脚的份。

    对于他的安排,谁敢置喙,他必定会断了宗族供给。

    这一杀招祭出来,那些宗族长辈一个个都噤了声,不敢再吭一句。

    宗族好摆平,因为他们都依附周老爷过日子,可内宅的姨娘和出嫁的女儿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周家家产富可敌国,全部给一人,其他人没份,谁能同意?

    有提议平分的。

    还有提议按嫡庶分的。

    都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为自己争取利益。

    北宁侯世子和周七姑娘一句话也没说。

    北宁侯世子还在为万一周老爷真的把万贯家财交给他,他该怎么办发愁呢。

    他是北宁侯世子。

    他不可能放弃北宁侯府接管周家生意啊。

    他要真敢这么做,他的腿都要被爹娘给打断的。

    可他无心周家家产,别人却对他两个儿子下手——

    这仇!

    不能不报!

    一堆人争吵,吵的周老爷头昏脑涨。

    他怒拍着桌子道,“都给我消停点儿!”

    “我让们回来,不是让们姐妹相争的!”

    登时,屋子里安静了下来。

    争是不可避免的。

    但周老爷要他们争的正大光明。

    周家生意遍布大齐,却不是什么生意都挣钱,也有亏损的。

    周老爷找了七个亏损的铺子,让七个女婿一人挑一个。

    三个月之内,谁把铺子经营的好,谁胜。

    这个安排,大家都很满意。

    很明显,北宁侯世子吃亏吧。

    他就没怎么经营过铺子,更别提经营一个亏损的铺子了。

    就这样,还有人反对,“虽然七妹夫没有多少经营铺子的经验,可我们都知道镇北王世子妃擅长此道,他要向镇北王世子妃请教一二,我们怎么可能比的过他?”

    周老爷皱眉道,“必须靠自己,若有违反,取消比试资格。”

    周家五姑爷问道,“扭亏为赢不是难事,可挣多少才胜呢?”

    这也是其他人好奇的。

    周老爷看着几个女婿道,“们一人找一把锁来。”

    几个女婿看着我,我看着,一头雾水。

    但周老爷吩咐了,他们只能照办。

    他们挑了锁来。

    周老爷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道,“判断谁胜谁负的法子我已经写下了。”

    “未免们怕我有私心,临时更改,藏在箱子里,一人一把锁。”

    “三个月后,当众打开,有目共睹。”

    小厮抬了七个箱子来,从小到大,一层层的锁起来。

    周家大姑爷第一把锁。

    周家二姑爷第二百锁。

    ……

    北宁侯世子最后一把。

    人手一把锁。

    除非集齐七把锁,否则谁也别想把箱子打开。

    尤其最后一把在北宁侯世子手里,拿不到他手里的,其他人的就更别想了。

    周老爷看着几个女婿道,“我周家做生意,重利,也重情。”

    “我周家不做昧良心的生意。”

    “经营我周家铺子,当谨记一个‘仁’字。”

    几个女婿都表示记下了。

    三个月时间说长很长,说短也很短。

    为了能在三个月之内挣到更多的钱,三天后,大家就一起出发了。

    那些亏损的铺子分布大齐各地,有近有远。

    周老爷派了心腹跟随他们,代周老爷观察,对于姑爷做生意,他们不会插手,更不会帮忙。

    七个女婿离开了,七个女儿留在周家陪周老爷。

    恍惚好像回到了闺阁未嫁之时。

    只是家产之争,她们再没有了以前的和睦。

    明争暗斗,来我往。

    周家的各个角落里都充满了硝烟味儿。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她们也更加焦灼,包括周七姑娘在内。

    毕竟是富可敌国的家产,谁能做到视若无睹?

    周七姑娘当年不想嫁人,想留在周家继承家业,再者,她还要担心北宁侯世子会不会有危险。

    八天后,北宁侯世子才到他抓阄抓到的铺子前。

    一间药铺,看着并不小。

    铺子还在闹街上,里面看病买药的人也不少。

    北宁侯世子都懵了,看向随行的管事道,“这铺子真的会亏损吗?”

    那管事笑道,“年年亏,只是亏损程度有大有小。”

    “不过亏的都不多。”

    北宁侯世子就不明白了。

    这铺子怎么可能不挣钱呢?

    北宁侯世子进了铺子,首先做的就是看账册。

    账册他看的懂,亏损也看的懂。

    铺子之所以不挣钱,是因为药卖的便宜,有些几乎就是亏本卖的。

    北宁侯世子头疼了。

    不是铺子不挣钱啊,是他岳父大人不想挣这个钱啊。

    不只是北宁侯世子,其他几个女婿情况也差不多。

    铺子亏损多是周老爷个人原因造成的,扭亏为赢是轻而易举的事。

    包括北宁侯世子在内,他们到铺子后,直接就断了周老爷的那一套,药该怎么卖怎么卖。

    可铺子经营了这么多年,多少人因为药便宜才能吃的起,保住小命。

    如今价格一涨上去,那些穷苦百姓买不起药了。

    有些直接就跪在了北宁侯世子他们跟前,苦苦哀求。

    北宁侯世子脑壳疼啊。

    这让他怎么办?

    要继续便宜卖药给他们,那铺子肯定继续亏啊。

    可要不卖,良心怎么过的去啊。

    狠不下心的北宁侯世子只能自己掏腰包了。

    管事,“……。”

    管事的善意提醒道,“这三个月,您只有一千两银子。”

    北宁侯世子,“……。”

    要不要这么狠啊?

    三个月才一千两。

    这让每个月一千两都不够花的他怎么过日子啊?

    就算不给这老婆婆钱买药,一千两也不够他花的啊。

    “那我能自己挣钱用吗?”北宁侯世子问道。

    “……。”

    管事的有点懵了。

    这或许、大概是可以的吧?

    老爷只让姑爷经营铺子,没有规定他们一定要在铺子里从早待到晚。

    “这我得问问老爷,”管事的谨慎道。

    周老爷的答复还没有传来,北宁侯世子身上就剩三个铜板了。

    管事,“……。”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