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当日,谢景宸在边关遭遇雪崩,全靠同心蛊推测他是否还活着。

    因着同心蛊,大家才没有那么担忧。

    但同心蛊一方死后,另外一方七日之内必亡。

    皇上知道后,是既高兴,又担忧。

    生死有命,皇上不希望同时失去女儿和女婿。

    一个是他疼爱的女儿。

    一个是朝廷栋梁之才。

    失去任何一个他都不舍了,何况两个一起死。

    万一育有儿女,对孩子也太过残忍。

    皇上和唐氏他们的想法一致,要解了同心蛊。

    原本同心蛊就是北漠皇后为了荆山公主和亲花重金买的,目的是确保荆山公主和亲大齐后能无性命之忧。

    这蛊虫对和亲公主利大于弊,对旁人却未必。

    蛊虫来自南疆,靖国侯夫人秦菡儿又擅长用蛊,皇上便把找寻解蛊的办法交给了她。

    因为谢景宸迟迟没找到,她就没有去南疆寻找解蛊之法。

    后又怀了身孕,一再耽搁。

    从边关回到京都,秦菡儿就把找解蛊的事提上了日程,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她还没走,又怀身孕了……

    回南疆一事又耽搁了一年。

    生下女儿,办了满月宴后没多久,秦菡儿就和楚舜启程回南疆。

    一双儿女,哪个都不舍,哪个都没带在身边。

    为了能尽快回来,两人一路快马加鞭。

    从大齐京都到南疆,紧赶慢赶也花了足足二十六天。

    进了南疆地界,楚舜就成红人了。

    嗯。

    脸红脖子粗。

    虽然早就知道南疆女儿喜欢露胳膊露腿,也承受不住眸光所到之处都是雪白的大腿啊。

    当初他之所以会娶秦菡儿,就是因为被她露在外的大腿给刺激了,喷了她一腿的面条,挨了秦菡儿一拳头。

    打那天后,秦菡儿在大齐穿的严严实实,严实的叫楚舜都把这回事给忘了。

    这一进南疆地界,走过路过都是这般打扮,一双眼睛无处安放。

    楚舜好歹还有心理准备,他带的暗卫,都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当场就鼻血横流。

    一个比一个上火。

    秦菡儿伸手掐楚舜的腰。

    不就看了下大腿吗?

    谁还没有了?!

    一个个成这样,把她的脸都给丢尽了!

    秦菡儿挨个的瞪回去,暗卫脸红的恨不得钻地缝才好啊。

    他们也不想流鼻血啊。

    这根本就忍不住。

    南疆不比大齐礼教深严,大家闺秀走路不能露鞋面,笑不露齿,举手投足不能有丝毫孟浪。

    南疆女儿要随意的多,看到暗卫流鼻血,一个个捂嘴笑,还嫌暗卫流的血不够多,往这边抛媚眼。

    暗卫哪受得了这阵仗啊,眸光躲避时,不小心看到头顶上的太阳。

    阳光刺目,脑袋都有点晕乎乎的。

    秦菡儿只恨不得不认识他们,抬脚就走。

    楚舜是靖国侯世子,穿戴不俗,暗卫们一袭黑衣劲装,一看就知武功高强。

    这样的打扮在大齐都惹眼,何况在南疆。

    走到哪里都引人注目。

    为了便宜行事,秦菡儿让楚舜他们入乡随俗,做南疆儿女打扮。

    时隔许久,秦菡儿又穿回了南疆裙裳,肤白胜雪,叫人移不开眼。

    从小就是这般打扮的,秦菡儿丝毫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可楚舜绝不同意啊。

    他的媳妇只能他一个人看!

    谁敢多看一眼,挖谁的眼睛!

    “把衣服换下来,”楚舜把大齐裙裳扔给秦菡儿。

    秦菡儿伸手接住了道,“为什么?”

    楚舜不好意思说自己吃味了,只道,“难看。”

    秦菡儿妙目一瞪,眸底是燃烧的火星子。

    “没眼光!”秦菡儿气道。

    她觉得这世上没有比南疆衣裳更漂亮的了。

    大齐的衣裳层层叠叠,穿起来麻烦不说,天热也一样的穿,哪比的上南疆清爽,胳膊腿露在外面,太热了扑点水,小风一吹,惬意无比。

    她不和没眼光的人一般见识。

    许久没穿这样的衣裳了,秦菡儿都有点儿不适应了。

    再也不用担心走路会不小心踩到裙摆摔倒了。

    吃过两回亏后,秦菡儿的裙摆要比寻常姑娘的略短半根小拇指长。

    可就是这样,她走路也格外的小心。

    因为走的不好,鞋就露在外面了。

    说到这里,秦菡儿就想不明白了。

    大齐的大家闺秀极力得把绣鞋做的漂亮,上面用金丝银线绣花纹,还镶上珍珠。

    做的这么漂亮,又捂的严实不让露出来,又为何做的那么好看呢?

    这不是浪费钱吗?

    秦菡儿摸着自己的胳膊,以前被晒的皮肤养了三年,已经雪白了。

    她只是感慨下,可这一幕越发刺激楚舜。

    说什么也不让穿这身,非要秦菡儿脱下来。

    秦菡儿不肯,楚舜使出杀手锏,她要不肯,他就自己动手撕了,再不直接把她抱出去。

    碰上楚舜耍横,秦菡儿哪有招架之力?

    好不容易穿上的裙裳又恢复原样了。

    然后——

    秦菡儿穿大齐裙裳。

    楚舜他们做南疆男儿打扮。

    秦菡儿,“……。”

    她这个真南疆女儿混迹在一堆假南疆男子堆里,是格外的扎眼。

    走到哪里都引人注目。

    再加上暗卫还时不时的流鼻血就更惹眼了。

    不过暗卫也就头三天扛不住,后面看的多了也就坦然了。

    虽然此行是来找同心蛊解蛊之法,但秦菡儿也没有头绪。

    最近一年,楚舜没少派来来南疆找解蛊之法,还有王爷也在找,只是毫无头绪。

    能找到,楚舜就不用带秦菡儿跑这一趟了,实在是不得已。

    皇上那一关得过啊。

    找不找的到另说,态度一定要积极。

    只是即便在南疆,听过同心蛊的人都少,找了几天一无所获。

    反倒是楚舜,一身南疆打扮,难掩贵气,在街上给秦菡儿买东西被一南疆姑娘看上了。

    等楚舜买完东西回客栈,那姑娘的兄长就带人到了客栈。

    开门见山,气势汹汹的问他有没有娶媳妇。

    楚舜有点懵,“娶过了,怎么了?”

    男子,“……。”

    男子脸上的凶狠之色僵硬,瞬间皲裂。

    他怎么就娶媳妇了呢?!

    他妹妹好不容易才看上个男人啊,谁想到名草有主了。

    男子脑壳疼,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可是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定让妹妹如愿以偿。

    “把媳妇休了娶我妹妹,”男子声如洪钟,不容置疑。

    话音未落。

    他就往外一飞。

    楚舜一脚把他送了出去。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