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听了秦兰儿说的嫁人经过,楚舜对夏大少爷的怒气已经消散的七七八八了。

    连人都能认错,看来对他媳妇没多少感情。

    可秦菡儿对夏大少爷的怒气犹在。

    她堂姐多温柔一人啊,嫁进夏家,脾气都变这么大了,可见夏大少爷平常没少气她!

    夏大少爷,“……。”

    她堂姐温柔?

    他都比她堂姐温柔几分!

    夏大少爷敢怒不敢言。

    秦兰儿拉着秦菡儿,看向楚舜道,“他是不是就是大齐靖国侯世子,我的堂妹夫?”

    楚舜周身贵气往外溢,这样的贵气,实在不多见。

    大齐礼教深严,秦兰儿是知道的,嫁进夏家后,借着夏家的势力,她更容易打听大齐的消息。

    秦菡儿点点头。

    秦兰儿就不明白了。

    为什么堂妹不是南疆女儿打扮,堂妹夫反倒是?

    秦菡儿羞于启齿。

    她总不好说自家相公是吃味了。

    “他有时候脑子不大好,”秦菡儿小声道。

    “……。”

    秦兰儿握着秦菡儿的手,当着楚舜的面,她不好说舍不得秦菡儿嫁去大齐的话,可她心里一直是这么想的。

    现在秦菡儿说楚舜脑子不大好,秦兰儿就更心疼自家堂妹了。

    “所以此番回南疆是带他回来治脑袋的?”秦兰儿小声问道。

    “……。”

    秦菡儿懵了。

    这话题怎么就歪成这样了?

    楚舜看过来,秦菡儿忙转移话题道,“我们回来寻找同心蛊的解蛊之法的。”

    秦兰儿眉头拧着。

    她觉得秦菡儿是怕楚舜生气才不提他脑子有病的事的。

    秦兰儿望着秦菡儿道,“同心蛊还能解吗?”

    南疆人多擅长用蛊。

    秦兰儿和秦菡儿从小一处长大,对蛊虫的了解不及秦菡儿深,却也不差多少。

    秦菡儿惆怅道,“我也不知道,但我听我爹说过,天下万物相生相克,蛊毒能下就能解。”

    她相信同心蛊有解,只是知道解蛊办法的人少罢了。

    秦菡儿是大齐靖国侯世子夫人,能劳烦她和靖国侯世子来南疆,可见中同心蛊的人身份非比寻常。

    同心蛊一死两命。

    莫不是中蛊之人变心了才想方设法要解蛊吧?

    秦兰儿也帮不上什么忙,正好奶娘抱着孩子过来,秦兰儿哄着孩子,秦菡儿握着孩子的小手道,“堂姐,他眉眼长得真像。”

    说着,把随身携带的玉佩解下来当作给侄儿的见面礼。

    她不知道堂姐在夏家,更不知道还有个侄儿,虽然玉佩很贵重,但总觉得不够心意,赶明儿来再给侄儿带份见面礼。

    秦兰儿见她喜欢孩子,望着她道,“出嫁三年了,不会还没生孩子吧?”

    “生了,”秦菡儿回道。

    “是男孩还是女孩儿?”秦兰儿高兴的问。

    “一个儿子一个女儿。”

    “……。”

    秦兰儿羡慕坏了,她和堂妹前后脚出嫁,可能她还早嫁一点儿,没想到堂妹已经儿女双全了。

    秦兰儿瞪夏大少爷。

    夏大少爷,“……。”

    这事能怪他吗?

    要不是她迟迟不肯圆房,他现在肯定也儿女双全了。

    秦兰儿反应过来这事不能怪夏大少爷,她望向秦菡儿道,“我也不知道同心蛊怎么解,不过距离此地百里处有位陶老先生。”

    “他年纪大,见多识广,没准儿知道同心蛊的事。”

    秦菡儿点点头,决定去拜访下陶老先生。

    秦兰儿舍不得堂妹,要留她在夏家住。

    秦菡儿回绝了,她怕夏大少爷和楚舜再起冲突,大打出手。

    她尽量避开他们,结果秦兰儿拼命的把两人往一起凑,“过两日让我相公带们去。”

    秦菡儿不好拒绝堂姐的好意,只能应了。

    难得和堂姐重逢,秦菡儿多留了两日,虽然没有住在夏家,但一大半的时间都待在夏家。

    夏家姑娘知道楚舜是夏大少奶奶的堂妹夫后,就打消这念头了。

    她只是到了适婚之龄,夏老爷和夏太太要给她物色夫婿,她想自己挑个顺眼的。

    看了半个月,就数楚舜最顺眼了。

    她是把楚舜当成是南疆人才春心萌动,知道他是大齐人,还是大齐靖国侯世子后,她就没这想法了。

    她可不想嫁那么远,还给人做小。

    两天一过,秦菡儿就同堂姐道别了。

    两姐妹依依不舍,约定返回大齐的时候再来夏家看她。

    夏大少爷带他们去找陶老先生。

    半道上,夏大少爷和楚舜闲聊,哥两好的推心置腹道,“我看说话不像是脑子有病的样子,莫非得的是什么隐疾?”

    楚舜,“……。”

    楚舜脸上笑容一僵。

    谁脑子有病了?!

    才脑子有病!

    楚舜怒目而视,“谁和说我脑子有病的?”

    “我媳妇说媳妇说的啊,”夏大少爷一口气把秦菡儿和秦兰儿都卖了。

    他还没觉得哪里有问题,宽慰楚舜道,“别担心,我们南疆医术高超的人很多,什么奇怪的隐疾都能治好的。”

    楚舜气的没脾气了。

    寻了空后,楚舜勒着秦菡儿的腰肢道,“为了打消夏家姑娘嫁给我的念头,也不能说我脑子有病啊!”

    秦菡儿,“……。”

    她什么时候说他脑子有病了?

    刚要反驳,恍惚想起来她说过什么话。

    秦菡儿嘴角抽不止,她瞪着楚舜道,“这能怪我吗?!”

    “不怪,难道怪我吗?”楚舜磨牙道。

    “当然怪了!”秦菡儿哼道。

    “堂姐问我穿了南疆衣裳,我为什么没穿,我没法解释,才说有时候脑袋不大好。”

    “堂姐误会了。”

    “……。”

    楚舜哑口无言。

    他只能安慰自己在南疆不会久待,误会就误会了吧。

    只是他十分不满意夏大少爷时不时投在他身上的关怀眼神,楚舜手心痒痒想揍他。

    论扎心,楚舜几兄弟可是个中好手。

    拍着夏大少爷的肩膀,道,“怎么就混成这样了,难道夏家一个向着的都没有?”

    嗖。

    一把匕首直插夏大少爷心窝子。

    夏大少爷叹息道,“别提了,我爹就巴不得我娶个悍妇回来。”

    “本来我娘还向着我的,不至于过的那么惨。”

    “结果兰儿给我生了个儿子,我娘也向着她了。”

    “还有比我更惨的吗?”

    楚舜有点心疼他了。

    这种有了儿子就失宠的感觉他也是过来人啊。

    不过要说最惨,夏大少爷还排不上号。

    有谁惨的过南安郡王?

    有两个岳父两个大小舅子的谢景宸都比不过啊。

    他出门前,南安郡王才弄清楚当年退亲玉佩的事。

    知道退亲玉佩聂瑶送回了南安王府,被南安王半道劫了下来,南安郡王跑去找南安王质问。

    南安王看着他道,“我不劫下玉佩,能娶到瑶儿吗?”

    “就这么感谢爹我的?”

    南安郡王没差点当场气晕过去。

    晕不掉,还得乖乖道谢,“儿子多谢父王当初不遗余力的坑我。”

    南安王,“……。”

    被坑了还要道谢的,还有这更惨的吗?

    楚舜说起南安郡王,夏大少爷感动道,“听说了这些,我心里好受多了。”

    楚舜,“……。”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