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楚舜只是离京许久,有点想南安郡王他们了。

    他们几个凑到一起,再憋闷的日子也热闹。

    一时感慨多说了几句,结果听在夏大少爷耳中是楚舜这个堂妹夫在宽慰他这个堂姐夫。

    本来还想在半道上找机会揍楚舜一顿报先前被踹下楼的仇。

    看在他这么会宽慰人的份上,夏大少爷决定既往不咎了。

    再者人家是来南疆治病的,万一病上加伤,有什么好歹,让秦兰儿的堂妹守寡,他能有好日子过?

    可是他观察了这么久,真心没看出来大齐靖国侯世子有病啊。

    气息匀称,身强体健,吃嘛嘛香,这身子骨,比他有过之无不及。

    楚舜健谈,夏大少爷对大齐又很感兴趣,两人相谈甚欢。

    嗯。

    楚舜还没有邀请夏大少爷去大齐玩,夏大少爷已经自来熟道,“有机会我得去大齐转转,涨涨见识。”

    楚舜笑道,“我一定扫榻相侯。”

    百来里路,骑马大半天就到了,因为秦菡儿坐马车,再加上也不是特别赶时间,走的就慢点儿。

    就两天的功夫,楚舜和夏大少爷还和人打了一架。

    这附近方圆两三百里,数夏家最有权势。

    但有权势不代表就没有敌人了。

    不少人在暗处盯着,伺机而动,如今夏大少爷护送楚舜和秦菡儿去找人,带的人不多,又正好在人家的地盘上,动了杀心。

    起初楚舜还以为刺杀是冲着他去的,纳闷他第一次来南疆,一路上循规蹈矩,不该竖敌才是。

    如果刺客是大齐人,没道理在大齐相安无事,在南疆动手。

    他正要开口问刺客,夏大少爷就冷道,“就凭们也想杀我?”

    楚舜看着他道,“这些刺客是冲着来的?”

    “是啊,”夏大少爷回道。

    “我敌人多。”

    “……。”

    楚舜脑门上全是黑线,拿剑的手都有点不稳。

    到处竖敌还给他们带路,这是怕他们路上太安全了吗?

    在人家的地盘上,派的刺客不少,不过楚舜带在身边的暗卫都是百里挑一的高手,对付这些天,绰绰有余。

    看着横七竖八倒了一地的尸体,夏大少爷一脚把地上的刀踢飞,正好射中一努力站起来的刺客,当场毙命。

    “安分了许久,我还以为老实了,”夏大少爷冷声道。

    秦菡儿坐在软轿内,脑壳疼。

    夏大少爷敌人多,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她路过差点被他抢婚,楚舜路过又被他妹妹看中要抢他。

    他们就只是路过啊。

    楚舜看着夏大少爷道,“我看此地不大安全,夏兄还是先回去吧。”

    “没事,这些人要不了我的命,”夏大少爷不以为意道。

    “此地据地陶老先生的住处不远了,我送们只送一半,回去不好交代。”

    楚舜还能说什么呢?

    人家夏大少爷也不乐意送他们,这不是逼于无奈吗?

    这夏家大少奶奶倒是心大,就不怕夏大少爷出门在外会出事。

    两人骑上马背,继续前行。

    第二天中午,才到陶老先生的住处。

    陶老先生住的地方风景极美,在一个湖边,碧波荡漾,白鹤飘逸,鸣叫声超凡脱俗。

    楚舜觉得住的地方最美的当初沉香轩后院,清幽雅致,和眼前这座屋子比起来还是稍逊几筹。

    住在这里,观日出赏落日,闲来无事泛舟湖上,或湖畔垂钓……

    不能再想了。

    再想下去要生土匪心把这地方据为己有了。

    几人登门拜访,结果一小童出来道,“我家先生在吃午饭,没空见客,们待会儿再来。”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拜访碰上人家吃饭,确实不礼貌。

    他们肚子也饿了,得找地方吃饭。

    只是找了一圈,这湖畔只有这一座小屋。

    他们再去拜访,人家吃饱喝足在湖心垂钓去了。

    湖心茫茫,也不知道人在哪里。

    啃着干粮等了一个时辰,人家陶老先生回来了,只是累了要小憩,没空见客。

    楚舜的暴脾气,几乎要撸袖子和人干架了。

    夏大少爷也是急性子,只是这回破天荒的有耐心。

    这算什么?

    四年前,他妹妹病重,派人来请陶老先生,等了整整三天都没见着人。

    好不容易见到了,结果人家还不远行,要他把妹妹送来这里治病。

    气的夏大少爷要冲进屋子揍人,只是一脚迈进去,一地的蛊虫从四面八方涌出来,直接把他逼退了。

    他惨败而回。

    当初若不是遇到秦菡儿揭告示给他妹妹治病,他最后估计还得妥协带着妹妹来求医。

    三天都等了,这才第一天呢,急什么?

    小厮找了一圈,没找到有人家,以前还有几家,没想到搬走了。

    楚舜从湖里抓了鱼在湖边烤鱼吃。

    他手艺不错,夏大少爷吃的津津有味,“没想到堂堂靖国侯世子还会自己烤鱼吃。”

    “和人学的,”楚舜回道。

    若不是认识苏崇,在东乡侯府住了许久,他也不会有这一手烤鱼绝活。

    没道理苏小少爷小小年纪都会自己烤鱼吃了,他们还没点野外生存的本事吧。

    连吃的地方都没有,就更别提住的地方了,一行人就在湖畔幕天席地,卧榻而眠。

    第二天,想着陶老先生总该见他们了吧,结果又以各种理由拒绝相见。

    楚舜的性子忍一晚上已经是极限了,夏大少爷也不告诉他陶老先生的院子不能闯。

    他一脚踏了进去。

    蛊虫瞬息间倾巢而出,密密麻麻的,看的楚舜头皮发麻。

    自打娶了秦菡儿,对蛊虫他也算了解颇深了,可平常最多见五六七八只,这可是五六七八千只啊。

    光看就浑身软绵了,何况是闯进去了。

    楚舜退后几步,秦菡儿上前,手一撒,一包毒粉撒出去,蛊虫顿时停下不敢上前。

    蛊虫怕她的毒。

    楚舜用毒粉清出一条路,蛊虫四下散开,秦菡儿要走在前面,楚舜拦下了她。

    夏大少爷都佩服楚舜了。

    跟在楚舜和秦菡儿身后进了竹屋。

    一声口哨传开,蛊虫从哪里出来的就回哪里去了。

    迈步上台阶,而后进屋。

    屋内,一头发斑白的老者正在品茶,笑道,“小娃娃好本事,竟能吓退我的蛊虫。”

    秦菡儿行礼道,“冒犯了。”

    老者抬头看秦菡儿,不耻下问,“用的是什么毒?”

    秦菡儿据实相告。

    她的毒是用大齐的药草调制而成,是向苏锦学的。

    她擅长用蛊,苏锦擅长医术。

    两人同样会下毒,有一次去沉香轩后院见苏锦,发现蛊虫有异样,似乎很惧怕进竹屋。

    秦菡儿硬要进屋,蛊虫弃她跑了。

    一问之下才知道杏儿在后院发现了蛇,苏锦怕进屋,特制了药粉撒在竹屋周围,那些药粉也是蛊虫惧怕之物。

    此番来南疆,秦菡儿带了些在身上,刚刚也只是碰运气,没想到效果会这么好。

    嗯。

    秦菡儿和楚舜是慕名而来,求问同心蛊解蛊之法。

    只是还未开口,陶老先生先请教这驱蛊粉怎么制了。

    楚舜,“……。”

    秦菡儿,“……。”

    夏大少爷嘴角抽抽。

    不会陶老先生在用蛊方面的造诣还比不上秦姑娘吧?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