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驱蛊粉而已,陶老先生要,秦菡儿教他了。

    她这么大方,她询问同心蛊的事,陶老先生若是知道,必定也会告诉她。

    陶老先生得了秘方,高兴道,“们来寻我是?”

    秦菡儿开门见山道,“老先生见多识广,我们来是想向您打听下可知道如何解同心蛊?”

    陶老先生眉心一皱,“们是怎么知道同心蛊有解的?”

    “当真有?”楚舜欣喜道。

    “假的。”

    陶老先生一盆冷水泼下来,楚舜脸上笑容僵硬,寸寸皲裂。

    他起身要去调制药粉。

    楚舜火大啊。

    他们坦白相告了,他居然藏着掖着。

    秦菡儿看着陶老先生的背影道,“他肯定知道如何解同心蛊。”

    同心蛊的事,他们一点头绪都没有。

    如今好不容易得到点消息了,怎么能无功而返?

    秦菡儿去找陶老先生,求他相告。

    陶老先生一问三不知。

    楚舜的暴脾气,气道,“要驱蛊粉,菡儿也告诉了,问同心蛊,却不肯说!”

    陶老先生也不气,只道,“两个小娃娃,有些事不知道是好事。”

    “同心蛊对身体无害,让人生同衾,死同穴,是千金难求的蛊,为何要解?”

    秦菡儿望着陶老先生道,“圣命难为,还望老先生如实相告。”

    陶老先生看了秦菡儿和楚舜一眼道,“是南疆人,为何如此穿着?”

    秦菡儿在心底问候了楚舜一遍,然后介绍楚舜的身份。

    陶老先生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秦菡儿继续请教,陶老先生道,“我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了,也不知道是从哪本书上看到的。”

    “书就摆在那儿的,自己去翻吧。”

    秦菡儿随着陶老先生的手转身望去,被一面墙的书给怔懵了。

    这么多书,她得翻到何年马月去啊?

    可她再想问,陶老先生闭口不言了。

    能怎么办?

    只能翻书找了。

    南疆文字,楚舜还看的不大懂,除了夏大少爷能帮忙外,他是帮不上什么忙的。

    陶老先生驱虫粉都调制好了,秦菡儿也没能从书上翻到点什么。

    楚舜是见陶老先生一眼就瞪他一眼。

    陶老先生笑道,“们慢慢找吧,记得把书给我恢复原状。”

    丢下这一句,他转身离开。

    楚舜坐下来随手拿起一本书,上面字认识他,他不认识字。

    “我看这一面墙的书翻遍也找不到同心蛊解蛊之法,”楚舜道。

    夏大少爷深以为然。

    陶老先生摆明了不肯告诉他们,若是书上能找到,何必让他们翻找?

    书再多,多花些时间总能找到的。

    可这一翻,难免对这些书造成损坏。

    这些书保存的如此之好,可见是个爱书之人。

    这一找,就是一个下午。

    秦菡儿两眼发花,耐心全无。

    陶老先生在院子里喝茶,吩咐小厮道,“多准备些饭菜。”

    这是要留楚舜他们用饭了。

    院子里除陶老先生还有四个小厮,除此之外,再无旁人。

    楚舜怕秦菡儿累坏了,把她拉起来道,“明天再找吧,也不差这三五天。”

    秦菡儿揉着眼窝道,“堂姐夫也歇歇。”

    她转身,夏大少爷已经累得睡着了。

    秦菡儿走出去,天际晚霞绚烂,美的找不到词来形容。

    陶老先生留他们用饭,但没有留宿。

    实在是小院没地儿给他们住。

    楚舜他们又在外面睡了一天,第二天小院隔壁就多了一座竹屋。

    陶老先生气的吹胡子瞪眼。

    不仅因为修建竹屋吵闹,还因为修建的太靠近了,而且比他的更大,更气派。

    多了一座竹屋,把湖畔的风景和意境破坏殆尽。

    楚舜哪管什么意境不意境的,他要住的舒服。

    “等我们找到解同心蛊的办法,我们就走,”楚舜笑道。

    “陶老先生不耐烦我们了,就早些告诉我们同心蛊的解蛊之法。”

    陶老先生笑道,“们这是打算陪我老人家住上一辈子?”

    果然——

    书上没有解蛊之法。

    这只老狐狸!

    花了七天时间,秦菡儿才把那一面墙的书囫囵翻了个遍。

    夏大少爷几次想走,但想到自家媳妇的叮嘱硬是忍了下来。

    把最后一本书翻完,夏大少爷去质问陶老先生,“书上根本就没有解同心蛊的办法!”

    陶老先生看着他,“们逐字逐句看完的?”

    夏大少爷,“……。”

    逐字逐句?

    这怎么可能!

    可囫囵翻过去的,没准儿就哪一眼没瞄准错过了。

    秦菡儿决定再看一遍。

    虽然囫囵翻的,但这么粗略看一遍,秦菡儿都觉得自己获益匪浅。

    楚舜可舍不得她吃这么多苦头,打算用暴力制服陶老先生,结果还过几招,就中蛊了。

    累的趴在地上根本起不来。

    秦菡儿要帮楚舜解蛊,可根本解不了,求陶老先生道,“求您放了我相公。”

    “小娃娃,我劝们还是回去吧,不要再找同心蛊的解法了,”陶老先生道。

    秦菡儿不肯放弃。

    陶老先生转身离开。

    秦菡儿扶不起楚舜,还是夏大少爷把他扶起来的。

    秦菡儿想办法给楚舜解蛊,解不了,又去求陶老先生。

    夏大少爷改了看法了,明显陶老先生用蛊更胜一筹。

    陶老先生不肯给楚舜解蛊。

    楚舜躺在床上动不了。

    不过他也只躺了十二个时辰。

    时辰一到,自然就能动了。

    就是浑身乏力,直接从床榻上滚了下来。

    楚舜觉得这仇不报,他咽不下这口气啊,眼看着和陶老先生又要干上了,秦菡儿拉着他出去了。

    湖畔风景绝美,秦菡儿坐在石头上吹风,她掏出随身携带的短笛,吹揍起来。

    笛音袅袅,仿佛从远山吹来。

    楚舜烦躁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

    这里风景这么美,哪怕为了这绝美的风景多逗留些时日也值得了。

    他何必和那年纪一把的白胡子老头一般见识?

    竹屋内,陶老先生正在下棋,笛声缥缈入耳,他身子一怔,手里的棋子哐当一下掉下。

    这一下,可是把屋子里清扫的小厮吓住了。

    瞥头望过去,就见陶老先生起来。

    起猛了些,脑袋一阵晕眩,差点坐回去。

    小厮忙去扶他,“先生没事吧?”

    陶老先生眸光湿润,脚步踉跄的往外走。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