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寻着笛声,他远远的就看到秦菡儿在吹奏曲子。

    陶老先生疾步上前。

    脚步声太乱,楚舜回头就看到陶老先生走过来,正要开口说话,就见陶老先生看着秦菡儿,声音颤抖道,“怎么会唱这首曲子?!”

    突如其来的一问,直接把秦菡儿问懵了。

    陶老先生脸上的急切太显眼了。

    她们在湖畔待了小半个月了,他一直是万事不入心的悠闲之态,几时这般急切过?

    她一走神,陶老先生更急了,又问了一遍,“怎么会唱这首曲子的?!”

    “是我娘教我的,”秦菡儿回道。

    “娘?”

    “娘叫什么?!”陶老先生的声音更急了。

    这首曲子没有人比他更熟悉了。

    因为是他年轻的时候为爱女作的。

    秦菡儿更懵了。

    她看了楚舜一眼,才弱声回道,“我娘姓齐,单名一个雪字。”

    一瞬间,陶老先生的眸底泪光更甚。

    陶老先生看着秦菡儿,喜极而泣,“可知我姓什么?”

    秦菡儿脑子已经转不动了。

    陶老先生难道不是姓陶吗?

    楚舜嘴角狂抽。

    陶老先生那一脸激动,眸底隐隐闪着光的样子,明显是找到了亲人啊。

    又主动问他姓什么,不明摆着他姓齐吗?

    一个念头呼之欲出——

    菡儿不会是他的外孙女吧?

    秦菡儿没想到陶老先生会是她的外祖父。

    陶老先生也没想到找了十几年的女儿,始终一点消息都没有,却误打误撞找到了外孙女。

    秦菡儿不敢置信,“您真的是我的外祖父吗?”

    她从来没见过自己的外祖父。

    娘很少提起外祖父。

    堂姐去外祖家探亲的时候,她也问过娘,只是娘泪眼婆娑,没说一个字。

    爹把她叫道一旁叮嘱她不要在娘面前提外祖父,娘和外祖父走散了,这辈子都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

    打那以后,她便没再问过。

    现在却冒出一个外祖父?

    这叫她怎么能相信啊。

    陶老先生结果短笛,吹奏曲子。

    秦菡儿只吹了前半段,陶老先生吹的是后半段,一点不差。

    秦菡儿心底隐隐信了几分。

    因为这首曲子她经常听她娘吹奏,有时候吹起来还掉眼泪,爹拍着娘的肩头,娘擦掉眼泪道,“我不后悔。”

    以前不明白,现在看到陶老先生,秦菡儿有点怀疑她爹娘是不是私奔的。

    楚舜觉得这么贸然认亲太草率了,怎么也要对下面容吧?

    可他一问,陶老先生竟答不上来。

    秦菡儿望着他,“我娘长什么样儿?”

    “我也不知道,”陶老先生的声音里透着悲凉。

    秦菡儿眉心皱紧。

    做爹的怎么可能连女儿长什么样都不记得呢。

    难道他也和夏大少爷似的容易记错人吗?

    可记错别人就算了,自己的女儿也能记错吗?

    见秦菡儿不信,陶老先生急了,“当年娘下山带走了易容丸,若非易容改貌,我怎么可能十几年都找不到她?”

    服下易容丸,可能从眼跟前过去,他都认不出来,叫他如何能猜出她娘长什么模样?

    秦菡儿更糊涂了。

    她娘怎么可能服过易容丸呢,东乡侯差点都活活疼死啊。

    楚舜觉得陶老先生是秦菡儿的外祖父是好事,如此一来,他就没理由不告诉他们同心蛊的解蛊之法了。

    然而楚舜想的很好,陶老先生非但没说,还催他们回大齐。

    不认亲还容他们逗留,这一认亲直接轰人了。

    这脑回路,楚舜实在想不明白了。

    秦菡儿不肯走,她还没有弄清楚陶老先生是不是她外祖父呢。

    秦菡儿望着陶老先生道,“要真的是我的外祖父,就告诉我同心蛊的解蛊之法吧。”

    “让我来南疆的是大齐皇上,找不出解蛊之法,我会没命的。”

    当然了,这话是骗人的。

    她好歹是靖国侯世子夫人,和苏锦关系又好。

    找不到同心蛊的解蛊之法,皇上也不可能会要他的命。

    但她既然真心拿苏锦当朋友,谢景宸又是楚舜的好兄弟,她自然要想办法帮他们把同心蛊解了。

    为此拿性命欺骗外祖父也在所不惜。

    再者,她也是想趁机试探下陶老先生是不是她的外祖父。

    如果真的是,肯定不会不把她的命当回事。

    陶老先生能怎么办,他远居南疆,距离大齐千里之遥,还远离喧嚣,消息闭塞,根本不知道靖国侯府在大齐的地位有多高。

    不受宠的侯爷遍地有,男人在外有几个不吹牛的?

    在楚舜和秦菡儿之间,他肯定信秦菡儿。

    陶老先生叹息一声,说起往事。

    而这些往事把秦菡儿和楚舜都震的不轻。

    谁能想到自己的亲娘(岳母)会是南疆圣女?

    南疆万蛊山那是最神秘的地方。

    即便楚舜没有娶秦菡儿,也听过万蛊山的大名啊。

    然而做南疆圣女是件荣耀的事,也是件痛苦的事。

    南疆圣女为养蛊而生,立誓一辈子不嫁人,否则必遭蛊虫反噬而死。

    秦菡儿的娘从一堆姑娘中脱颖而出,成了新一代南疆圣女,可做了圣女没半年,为寻毒草下山,半道上遇到了秦菡儿的爹,当时的秦家二少爷。

    秦菡儿的娘采悬崖峭壁处的野草,结果失足掉下去,是秦菡儿的爹挺身而出救了她。

    下坠力道太大,秦菡儿的爹为救人,伤了胳膊。

    为了救秦菡儿的娘才受伤的胳膊,秦菡儿的娘有责任给他医治,再加上都是来寻药草的,便结伴同行。

    一来二去,情愫暗生。

    秦菡儿的娘自知自己是圣女,不该动心,秦菡儿的爹不知道她圣女的身份,猛烈追求。

    圣女越抗拒,羁绊越深。

    再加上寻找药草的一路危险重重,救我,我救……药草寻完,两人也到了互许终身的地步。

    秦菡儿的娘为了能和她爹长相厮守,决定放弃圣女的身份。

    只是这身份岂是想放弃就能放弃的?

    继任圣女之位,她还继任了圣蛊和养蛊绝技。

    这是不传之秘。

    为了防止绝技泄密,只要她提出不做圣女,等待她的只有死路一条。

    可秦菡儿的娘为了能和心上人长相厮守,是办法用尽,最后不惜服用易容蛊。

    她偷了易容蛊下山,从此人间蒸发。

    圣女跑了。

    这对万蛊山是奇耻大辱。

    当时的陶老先生还在万蛊山上,为了逼圣女回山,不惜拿陶老先生性命相挟。

    不过秦菡儿的娘到底没有回去,她用养蛊绝技逼迫万蛊山放了她爹。

    如果不放人,养蛊绝技将人手一份。

    这是掐住了万蛊山的命脉了。

    万蛊山不受威胁,结果不出半个月,养蛊绝技中的易容蛊的养蛊之法就人尽皆知了。

    易容蛊很厉害。

    但蛊虫难养是其一。

    易容改貌过程痛苦万分,服下者,十不存一。

    而且活下来的人也不知道容貌会变成什么样,可能容貌变美,也可能奇丑无比。

    选择将易容蛊公告天下,对万蛊山的伤害是最小的。

    可这只是开始——

    万蛊山受挟,不得不放了陶老先生。

    陶老先生下山寻女,至今已有十六年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