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圣女的声音在大殿内徘徊不散。

    几乎所有人都哑然,不知该如何反驳。

    楚舜眉心一皱,看着圣女道,“圣女明知道上任圣女做的不对,还要效仿她吗?”

    圣女脸色一僵。

    楚舜接着道,“她食言而肥,让出了圣女之位,也要学着她把圣女之位一并让出来吗?”

    论蛮横,除了东乡侯府那一家子,楚舜他们还没怕过谁呢。

    和他食言而肥,未免太小瞧他了!

    圣女气的想杀人的心都有了,偏偏无话反驳。

    七长老望着圣女道,“圣女何必和他们一般见识?”

    “只是解同心蛊而已,告诉他们也无妨。”

    圣女看七长老的眼神也不善了。

    若非他救孙心切,把圣蛊的事抖出来,她何至于被人这般逼问?!

    他以为只是告诉同心蛊的解法是件容易的事?!

    这件事她想了快二十年也没能办到?!

    不是想知道吗?!

    告诉他们便是!

    圣女冷阴一笑,道,“我不肯告诉们同心蛊的解法,是我不想因为三两句话,葬送一条性命。”

    “既然们这么迫切的想知道,告诉们便是。”

    楚舜和秦菡儿互望一眼。

    为什么解同心蛊要葬送一条小命?

    只听圣女声音传开,“中了同心蛊的一方亲手把刀插进另一方的胸口里,这是同心蛊唯一的解法。”

    楚舜脸色一变。

    这是解法吗?

    这是要他的小命!

    中同心蛊的是苏锦和谢景宸,这两个哪个都不能死啊。

    他辛苦来南疆一趟,就带回这么一句话,皇上还不得灭了他。

    他宁肯无功而返,这解蛊之法也不能说啊。

    再者,楚舜怀疑圣女是在骗他们。

    可他再怀疑也找不到证据,因为有些蛊虫如何饲养和解蛊只有圣女知道,即便是万蛊山的长老也不例外。

    看着圣女,楚舜眸光微动。

    找到养蛊绝技,自己看上两眼不就成了吗?

    他真是太机智了。

    然后——

    他们就被万蛊山打发下山了。

    楚舜,“……。”

    想留下来都不给机会。

    因为秦菡儿在,圣蛊异动,会伤及圣女。

    死赖着不走,差点被人扔下山。

    楚舜心不甘情不愿的下山了,心底琢磨偷偷潜回来的希望有多大。

    万蛊山遍地蛊虫,没有秦菡儿,他几条命也不够闯的。

    不过最后他还是如愿了。

    因为圣女压根就没真打算放他们下山。

    他们走到半山腰,圣女的人就把他们迷晕,用麻袋绑回去了。

    等楚舜醒来的时候,圣女一刀划伤秦菡儿的手腕。

    血滴答答的往下掉。

    楚舜被捆着手脚,嘴里还塞着布条。

    他这辈子还没这么狼狈过,想救秦菡儿却束手无策。

    圣女装了一茶盏的血,秦菡儿脸色苍白,体力不支的倒在楚舜身边。

    “看好他们。”

    吩咐完,圣女端着茶盏离开。

    回屋后,圣女从暗格里把一本厚重的书拿出来,把血倒在书上。

    这本书就是万蛊山养蛊绝技。

    上任圣女和圣蛊一起留下的。

    这书材质非常,刀枪不破,水火不侵,唯有圣女血能让它显出字来。

    圣女接任圣女之位十几年来,却没能打开养蛊绝技看上一眼。

    她虽然是圣女,可因为养蛊之术一般,没法震慑九位长老,威望远不如历代圣女。

    她心知自己看不了养蛊绝技是因为圣蛊没有认可她。

    在牢房里,她看到秦菡儿后,就想到了或许可以利用她。

    不然她堂堂圣女怎么会为了验证秦菡儿是不是上任圣女的孽种就把圣蛊当儿戏?

    不管她是不是,落入圣蛊山,她要杀他们易如反掌。

    血落在书上,圣女随手翻看,果然有字迹。

    她心中狂喜。

    突然耳畔传来一声,“大长老。”

    圣女猛然转身。

    只见眼前黑影一闪,她再转身,养蛊绝技已经不见了。

    楚舜拿着养蛊绝技,随手翻看。

    可惜——

    字认识他。

    他不认识字。

    圣女脸寒如霜。

    她不知道楚舜是怎么把绳索解开了,但养蛊绝技岂能落入他手中?!

    圣女动手抢。

    嗯,圣女养蛊是高手,可武功,远不是楚舜的对手。

    蛊虫从四面八方涌出来,楚舜拿着养蛊绝技就跑。

    明着放他们下山,又偷偷把他们抓回来,还放血,明摆着做的是见不得人的事啊。

    越光明正大,圣女越投鼠忌器。

    怕不够热闹,楚舜打翻了灯烛,圣女的寝屋着火了,蛊虫退散开来。

    圣女殿着火,此事非同小可,几位长老匆匆赶来,就看到楚舜手里拿着万蛊山不传绝技。

    大长老气的咬牙,“网开一面放们下山,们却回来偷我万蛊山圣物!”

    楚舜,“……。”

    说话之前能不要不要这么武断?

    能不能稍微动点脑子啊。

    楚舜心累。

    他躲到七长老身后,其他人只能罢手。

    楚舜道,“不是我们要回来的,是们圣女言而无信,前脚放我们下山,后脚把我们抓了回来!”

    “她取我媳妇的血滴在们这什么圣物上,我抢们圣物不应该吗?”

    楚舜理直气壮。

    只是他说的轻巧,却犹如一块巨石扔进湖里,激起千层浪。

    这一浪比圣蛊喜欢秦菡儿更叫他们震撼。

    他们都知道这书怎么用的,圣女却取秦菡儿的血……

    还有她的用蛊之术,并不比他们这些长老高明多少。

    大长老脸色冷了,“圣女这么多年不会没打开过养蛊绝技吧?”

    “们信他还是信我?!”圣女不答反问。

    楚舜随手把养蛊绝技打开,道,“要用血才能打开这书,我倒要问圣女一句,的伤口呢?”

    圣女咬紧牙关。

    “要说吐血的,我无话可说,”楚舜道。

    “等过两日,再吐一次,看这书能不能显出字来。”

    圣女那眼神冷的几乎能冻死人。

    她这样子也证明了楚舜所言不虚。

    九位长老都震惊了。

    他们一直以为圣女养蛊之术平平,是因为资质欠缺,只要她忠于万蛊山,就比上任圣女强上百倍,一点瑕疵也能忍了,没想到她压根就没看过养蛊绝技。

    圣蛊排斥她,养蛊绝技打不开。

    这能是他们的圣女吗?

    他们竟然被蒙在鼓里二十年!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