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一个被圣蛊排除,看不了养蛊绝技的人做圣女,这和圣女背弃誓言与人私奔一样荒谬!

    上任圣女做的事重伤了万蛊山,圣女也一样!

    用不了养蛊绝技,使唤不了圣蛊,万蛊山这二十年折损了多少人!

    七长老的孙儿就是最好的例子。

    如果不是秦菡儿,他的孙儿只怕这会儿早没气了。

    万蛊山早已不复二十年前的威望了。

    蛊虫不知道养死了多少。

    他们都以为这是上任圣女背叛万蛊山,万蛊山没能抓到她严惩上天给的惩罚。

    谁想到是圣女压根就不知道如何养那些蛊虫!

    这回若不是楚舜机智,解开了绳索,抢了养蛊绝技,把事情闹大了,他们还会蒙在鼓里,还不知道会蒙多少年!

    他们是希望她能做圣女,可她做不了该告诉他们一声,她这是为了圣女的尊贵身份拿万蛊山开玩笑!

    几乎没有悬念的,九位长老联手罢免了圣女。

    圣女大笑不止。

    她为万蛊山兢兢业业差不多快二十年了,竟然落得个被罢黜的下场。

    她是万蛊山唯一一位被罢免的圣女!

    九位长老眉头拧紧。

    他们不否认圣女对万蛊山的付出,可她不该贪念圣女的身份,隐瞒自己做不了万蛊山圣女的事。

    使唤不了圣蛊,用不了养蛊绝技,她这个圣女形同虚设。

    可偏偏他们谁都不知道。

    万蛊山历代都是一圣女九长老。

    九位长老联手权力在圣女之上,缺一位都不行。

    这九位长老也明争暗斗,彼此不服。

    但在罢黜圣女一事上,他们都站在一条船上。

    没有万蛊山,他们这些长老跟谁争权夺势?

    一个落寞的万蛊山值得他们去争去夺吗?

    也正因为圣女知道这些长老平常不合,但心都以万蛊山为重,这二十年来没有和哪位长老走的特别近。

    否则拉拢一位,也罢免不了她圣女的位置。

    不过这也绝对,因为她实在是个特殊。

    现在九位长老夺了她圣女身份,圣女不甘心。

    大长老手里拿着养蛊绝技,逼她交出圣蛊来。

    圣女拳头攒紧,为自己叫委屈,“这些年,圣蛊没有认我为主,们以为它就会认别人吗?!”

    “我打不开养蛊绝技,其他人就能打的开吗?!”

    大长老哑然。

    圣女看向秦菡儿道,“现在有能使用圣蛊的,能打开养蛊绝技,觉得我这个圣女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就一脚踢开。”

    “这对我公平吗?!”

    “还是说二十年前我不隐瞒,们还要把逃下山去的前任圣女毕恭毕敬的迎回来继续做圣女?!”

    不是她,换做别人结果和现在一样。

    圣蛊山的没落不该由她一人来负责!

    反倒是这么多年,如果没有她这个圣女坐镇,威震四方,还不知道会如何!

    九位长老无话可说。

    上任圣女背弃万蛊山,还拿养蛊绝技威胁万蛊山,当诛。

    把她迎回来做圣女不可能。

    要真这样做了,那万蛊山圣女不得嫁人的规矩岂不是要破坏殆尽?!

    可圣蛊只认她——

    九位长老谁也不知道最后他们会不会为了万蛊山妥协。

    但世上没有如果。

    大长老看着圣女道,“即便不是圣女,也还是我们万蛊山的人。”

    “万蛊山大长老的位置,我让给。”

    让她做大长老?

    圣女笑声更大了。

    九位长老联手才能和圣女抗衡,做了二十年圣女的她,会甘心只做一个长老吗?!

    这边圣女不稀罕,那边几位长老还不乐意大长老这么做。

    圣女控制不了圣蛊,不知道养蛊绝技,还每年派人去寻毒草育蛊,她是拿年轻小辈的命来填她的谎言窟窿!

    她对万蛊山的功劳抵不上她的罪过!

    楚舜没想到万蛊山就这样内讧了。

    速度快的能和他与南安郡王他们比了。

    只是他们是胡闹,人家是动真格的。

    作为一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楚舜不可能安心在一旁看热闹,他举手道,“罢免圣女!”

    “罢免圣女!”

    喊了两声后,有人跟着喊了,“罢免圣女!”

    一声。

    两声。

    三声。

    万蛊山有一个算一个都在高呼。

    圣女脸黑的发光。

    楚舜心情爽到爆,敢伤他媳妇?

    这就是代价!

    圣女脸黑到极点后,那种阴戾之气,看的所有人心底发憷。

    呼喊声渐渐的若了下来。

    八长老左右看看道,“好像不大对劲?”

    他这心跳的太快了。

    总担心要出大事。

    不只是他,其他几位长老都有这种感觉。

    他们都随身带着护身蛊,现在,护身蛊好像在恐惧?

    还没有弄清楚怎么回事,蛊虫从四面八方涌出来。

    密密麻麻的,看的人头皮一紧。

    即便在湖畔见识过,心底也吓的厉害啊。

    他抽出腰间软剑,准备和蛊虫拼个死我活了。

    他们以大欺小。

    蛊虫以多欺少。

    楚舜把秦菡儿的驱蛊粉撒在地上,然而这些蛊虫根本就不怕,踩着驱蛊粉就过来了。

    大长老看着那些蛊虫,脸色大变,“阴蛊!”

    “居然偷偷养了阴蛊!”

    圣女气质早不复之前,她笑道,“们关心万蛊山,我作为圣女就不关心了吗?!”

    “使唤不了圣蛊,不知道养蛊绝技,若是有人进犯万蛊山,万蛊山如何对敌?!”

    大长老气的浑身哆嗦,“这不是养阴蛊的理由!”

    阴蛊是万蛊山的禁忌。

    若是有谁偷偷养,轻则逐出万蛊山,重则处死。

    大长老更心疼那些为寻毒草身亡的人了,他们付出生命代价寻回来的毒草,竟然给圣女用来养了阴蛊!

    楚舜看向秦菡儿,“什么是阴蛊?”

    秦菡儿小声道,“我从外祖父的笔迹中看过,阴蛊养在阴暗不见天日之处,吞噬毒草,还有人的尸体,一旦钻入人体内,不过片刻便会毙命,之后被阴蛊控制……。”

    楚舜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圣女是疯了吗?

    居然养这么阴毒的蛊虫,还是说她在害怕,怕自己的圣女之位被夺,饲养阴蛊应对?

    私心太重,还说为了万蛊山,他自认脸皮够厚了,跟圣女一比,简直薄成纸了。

    秦菡儿说完,已经有人中招了。

    中了阴蛊的人瞬间毙命,皮肤萎缩,和蛊虫一起转头攻击他们。

    这太可怕了!

    楚舜一剑劈下去,那人倒地不起。

    阴蛊围上去,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就只剩下一具骸骨了。

    这一幕,连九位长老都吓住了,何况是万蛊山上其他人?

    楚舜都不知道害怕了,因为蛊虫朝他们过来了。

    一剑劈过去,斩了七八只阴蛊。

    刚刚还阳光灿烂的天,不知何时布满了阴云,压抑、暴躁。

    九位长老灭阴蛊,但收效甚微。

    因为阴蛊太多了,他们也不知道阴蛊的克星是什么。

    杀到一半,七长老才想起来,“圣蛊!”

    “去找圣蛊!”

    大长老是看着秦菡儿说的。

    秦菡儿看着把他们包围的阴蛊,束手无策。

    楚舜抓过她,腾身一跃,朝圣女的寝屋走去。

    圣女转身追过去。

    厮杀是肯定少不了的。

    圣女手下养了不少人,个个是高手。

    他们挡住楚舜的去路,阴蛊追了上来。

    要不是在东乡侯府训练了许久,楚舜就被阴蛊钻入体内了。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秦菡儿才抓到放着圣女的瓮。

    只是刚拿到手,就被人给抢了去,落在了圣女手中。

    圣女看着圣蛊,冷冷一笑。

    若不是时不时的要用到圣蛊,她不知道有多少回想灭了这没用的东西了!

    为了它,这二十年,她吃了多少的苦头?!

    今天总算可以正大光明灭了它了。

    圣女大笑不止。

    就在她要灭了圣蛊之时,身后,一人撞过来,直接把她手里的瓮撞翻了。

    来人不是别人——

    正是陶老先生,秦菡儿的外祖父。

    外孙女上万蛊山,他怎么能放心的下,他们启程三天后,他也跟了过来。

    他撞飞圣蛊,圣女勃然大怒。

    转过身,一把毒粉撒出去。

    猝不及防之下,陶老先生中招了。

    圣蛊被打飞,圣蛊掉在地上。

    霎时间,阴蛊退后,把圣蛊团团包围,在害怕,也在虎视眈眈的准备随时扑过来。

    楚舜杀到秦菡儿身边,带着她飞到圣蛊边上。

    刚落地,圣蛊就钻她体内了,速度快的叫人反应不过来。

    阴蛊不敢靠近,但也没有离的多远。

    圣女吹笛子让阴蛊进攻,楚舜抱起秦菡儿飞到陶老先生身边。

    陶老先生虽然中毒了,但因为在圣女身侧,倒没有阴蛊靠近。

    秦菡儿脸色刷白,眼泪在眸底打转。

    楚舜把解毒丸给陶老先生服下,他望着秦菡儿道,“想办法击退阴蛊,否则我们大家都没命。”

    “可我不知道怎么退啊,”秦菡儿也着急。

    她比谁都着急,她连给外祖父把脉的时间都没有。

    这时候,大长老进来了,把手里拿着的养蛊绝技扔给秦菡儿。

    圣女的人过来抢,楚舜杀过去。

    为了争夺养蛊绝技,楚舜受了伤,差点站不住。

    大家给秦菡儿争取时间,谁也不知道养蛊绝技里有没有对抗阴蛊的办法。

    找了半天,秦菡儿叫道,“找到了!”

    她飞快的往下看,眉头皱紧,脸色难看。

    圣女血加糯米是阴蛊的克星。

    糯米好找,可圣女血……她算圣女吗?

    万蛊山有糯米,但在厨房内。

    楚舜让人去取来。

    去了九个人,回来了一个。

    把糯米背来就咽气了。

    秦菡儿把血滴在糯米上,楚舜都着急,一袋糯米得要多少血才能灭了这么多阴蛊?

    他看到桌子上的杯子,直接朝糯米泼了上去。

    随后一脚把糯米踢开。

    楚舜踢的方向正是圣女在的方向。

    圣女一剑把袋子劈开。

    糯米蹦到了她身上。

    还有袋子上沾的阴蛊飞在了她胳膊上。

    阴蛊钻入她体内。

    圣女脸色一变,直接把胳膊砍断了。

    阴蛊爱吃糯米,可圣女血是他们的克星。

    只要服下,登时没命。

    阴蛊死了一堆,可还有不少阴蛊前仆后继的扑过来。

    圣女捂着胳膊,气的咬牙切齿。

    她怎么不知道阴蛊喜欢吃糯米?!

    阴蛊被糯米香吸引过来,大长老他们之危解了,也松了口气。

    圣女大势已去还断了一臂,已不足为惧了。

    阴蛊的尸体越堆越高,恶臭难止。

    秦菡儿却顾不上这惊骇的一幕,去救她外祖父,她把脉后,哭着向大长老求救了。

    她救不了自己的外祖父。

    大长老脑壳疼。

    她连阴蛊都摆平了,还救不了自己的外祖父吗?

    她救不了,不还有圣蛊在吗?

    用就是了啊。

    秦菡儿是急着生乱,再者,她是真不知道怎么使用圣蛊。

    九位长老联手保住陶老先生不剧毒攻心。

    秦菡儿用了三天时间把养蛊绝技看了一遍,然后用圣蛊救活了陶老先生。

    因为把剧毒逼在陶老先生的两腿上,虽然解毒了,但陶老先生的双腿也站不起来了。

    秦菡儿要带陶老先生回大齐找苏锦治病。

    只是九位长老不放她走了。

    她虽然没有圣女的名分,却有圣女之实啊。

    既然是万蛊山圣女,就该待在万蛊山上啊。

    她娘造成的错误,得要她来弥补。

    秦菡儿能同意吗?

    就算她同意,楚舜也不答应啊。

    这是他媳妇!

    是大齐靖国侯世子夫人!

    万蛊山也不知道怎么办好,真是造化弄人啊。

    当年上任圣女为情下山,他们拿陶长老性命相逼。

    如今秦菡儿以嫁人之身向万蛊山证明圣蛊不挑人,还拿陶老先生的性命做挡箭牌拒绝接任圣女。

    最后——

    经过半个月的讨价还价,大家各退一步,秦菡儿做万蛊山圣女,但她要待在大齐做靖国侯世子夫人。

    每三年回来待三个月。

    答应了后,秦菡儿就和楚舜启程回大齐了。

    骑在马背上,楚舜看着怀中的秦菡儿道,“同心蛊怎么解?”

    秦菡儿叹息一声,“知道的。”

    “我怎么可能会知道?”楚舜失笑。

    渐渐的,笑容在脸上凝固。

    “不会真如那女人说的那样解吧?!”楚舜声音飘的厉害。

    秦菡儿看着他,轻点了下头。

    虽然圣女是胡诌的。

    可养蛊解蛊有其通性,糊弄他们,也得说的过去。

    没想到还真和圣女说的一样。

    这同心蛊能解吗?

    肯定不能啊。

    不过这一趟没白跑,秦菡儿找到了外祖父,带回大齐一家团聚。

    花了三年时间,陶老先生才站起来行走自然。

    这三年,他就待在大齐。

    秦菡儿的女儿才四岁,就对养蛊特别感兴趣了。

    这事被九位长老知道了,极力说服秦菡儿把女儿送到万蛊山交给他们培养,接任她的圣女之位。

    为了万蛊山好,陶老先生也在努力说服秦菡儿。

    秦菡儿舍不得,最后也同意了。

    楚舜的要求就一个——

    准许他女儿自由择婿。

    万蛊山商量了一个月,同意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