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转眼,十年过去了。

    大齐自十年前那一仗后,和南临、北漠交好了十年。

    海晏河清,天下太平。

    ……

    这一日,天气晴好,阳光灿烂。

    是苏小少爷十八岁生辰。

    他的生辰宴不会大办,只是一家人在一起吃饭热闹下。

    如今的东乡侯府早在拂云郡主生下一女儿满月后就搬回来了。

    不过虽然搬回来了,还是给苏崇和拂云郡主留了一间院子,他们没事可以回来小住。

    一年里,苏崇会带着拂云郡主和几个孩子在东乡侯府住上两三个月。

    训练场上。

    长大后的苏阳和九皇子还有沈小少爷沈星在过招。

    二对一。

    勉强打个平手。

    赵小少爷赵端坐在那里啃果子围观。

    他们算是从小一起长大了,四个人不是亲兄弟,却要比亲兄弟还亲几分。

    九皇子他们郁闷啊。

    同吃同住,苏阳的武功却要甩他们一条街。

    要说天分逊色吧,可也差不了这么多啊。

    最后只能归结为苏阳从小挨的打是他们的无数倍。

    罚蹲马步、罚跑训练场、罚倒立、被吊打……

    找打这事,苏阳是头份,他们要么是帮凶,要么就是跟在一旁看热闹,挨罚肯定有他们的份,除了为数不多的几次外,绝大部分时候都比苏阳要轻的多。

    当时觉得庆幸,如今倒有点后悔了。

    以前受罚苦了些,但收效显著啊。

    苏阳比他们多挨那么多揍,不仅没被打死,还比他们更身强体壮。

    九皇子他们在东乡侯府住到十三岁,连着苏阳一起被送到岳麓书院读书,大概读了三个月吧,岳麓书院山长就来找东乡侯了,那真是一把心酸一把泪。

    岳麓书院实在教不了啊。

    岳麓书院分班舍,分为外舍、内舍、上舍,苏阳他们先进的内舍,全舍都是和他们一般年纪的。

    嗯。

    读书比不过苏阳他们,打架就更比不过了。

    先生教的都会,一个月里逃了大半个月的课,一问全知道,气的先生拿戒尺打他掌心。

    打完了,问苏阳知错没有,苏阳面不改色的来一句,要不把明天的那份也一起打了吧,我明天不来了。

    一句话差点把先生气的中风。

    先生是文人,又顾及苏阳是东乡侯的儿子,哪敢下狠手打啊。

    那点力气和东乡侯比,那就是挠痒痒。

    对于从小挨打惯了的苏阳来说,根本就没当回事。

    在苏阳揍遍那些不满他的同窗后,岳麓书院山长无奈把他们四个换到内舍。

    换去不到一天,他就在内舍称霸了。

    山长,“……。”

    内舍有学子是外舍学子的表哥,比苏小少爷年长两岁,表弟被欺负了,做表哥的怎么能视若无睹?

    内舍学子年纪最小的也快满十五岁了,他们几个十三岁就和他们同舍读书,这不是再羞辱他们吗?

    一定要给他们一个教训,让他们知道做人还是不要太狂妄了。

    然后——

    他们就自讨苦吃了。

    被苏阳揍的鼻青脸肿的,要不是怕被叫老了,苏阳都要他跪下叫爷爷了。

    在内舍待了三天,负责教内舍的先生就觉得苏阳他们几个待在内舍那是蹉跎时间,遂向山长建议把他们换到上舍去。

    山长挣扎了几天同意了。

    上舍的学子都年满十七了,苏阳他们几个混在其中那真是……郁闷。

    他们虽然书读的不少,但人家毕竟年龄占优势,先生讲的课听得不是很懂。

    他们达到了内舍的水平,比上舍又差一截。

    再加上上舍学子一心赴考,知道得罪东乡侯府是什么下场,根本就不和苏小少爷他们几个打交道。

    他们四个又接着逃课了。

    先生训斥他们,苏小少爷来一句,“听不懂。”

    先生,“……。”

    看着个头比其他学子差一截的苏小少爷几个。

    先生也叹气啊。

    听不懂才是正常的,要真听懂了,那这四个就是神童了。

    内舍不用学,上舍学不了。

    岳麓书院山长没辄,只能来找东乡侯了。

    东乡侯也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偷偷背着他读了这么多书。

    山长,“……。”

    苏小少爷,“……。”

    苏小少爷大怒。

    什么叫背着啊?

    还不是每次挨揍后,他爹随手找本书扔给他让他背熟。

    这么多年,扔给他多少书啊。

    现在却说他是背着他偷偷读的?!

    他是个会这么自觉的人吗?!

    东乡侯被自己儿子堵的哑口无言,手心发痒再一次想揍儿子。

    送走岳麓书院山长后,东乡侯就进宫去找皇上,找了个太傅给他们四个授课。

    如今他们四个是文武双全,天之骄子,人中龙凤。

    再加上身份尊贵,又到了娶妻之龄,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他们呢。

    当然了。

    苏阳除外。

    他的亲事早在十年前就被他爹抵押给了北漠,至今没能拿回来。

    说起这事,苏阳就扎心的很。

    十年了啊,当初说好的很快就把他的婚约赎回来,到现在都还没有!

    尤其他爹娘,在没见过北漠小公主之前还着急,见了之后,就再也不催皇上还债了。

    苏阳把北漠小公主和北漠大皇子蜇了后,以为北漠很快就会把退婚书送来。

    可这么多年过去了都没有……

    还是蜇的不够狠啊。

    他就不该养蜜蜂,他应该养马蜂。

    几十招过后,三人都躺在了地上,抓着我,我禁锢,谁也动弹不了。

    半天之后,才松开,站起身来。

    从比试台上下来,苏阳拿起茶水猛灌了几口,那叫一个爽啊。

    浑身是汗,四人去泡了个药浴,换身锦袍。

    器宇轩昂,俊逸潇洒。

    摇着玉扇往前走,远处一道丽影走过来,喊道,“苏阳哥哥。”

    那姑娘年芳十五,模样娇俏,比三春湖畔的桃花还要美上三分。

    正是当年跟在他们屁股后面跑的沈小姑娘沈悦。

    如今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

    她走上前,苏阳伸手道,“我的生辰礼物呢?”

    沈悦在他掌心拍了下,道,“哪有见面就要礼物的?”

    “给我准备了什么?”苏阳往她身后张望。

    沈悦一只手背在身后。

    苏阳往后看,沈悦不让。

    左躲右闪,最后荷包被她哥哥沈星抢了。

    “怎么就送了一个荷包?”沈星笑道。

    沈悦道,“这可是我亲手绣的。”

    “这真是绣的?”沈星不敢相信。

    沈悦气的拿眼睛瞪他,“上回苏阳哥哥说没人送他荷包,我才给他做了一个。”

    说起这事,苏阳就扎心啊。

    九皇子几个是笑的肩膀直抖。

    他们四个走出去,比当年的南安郡王他们还要惹眼几分。

    他们四人又以苏阳为首。

    偏偏他们三个不知道收到多少大家闺秀倾慕的眼神,送帕子送荷包,崴脚的,落水的……

    无时无刻都在给他们制造英雄救美的机会。

    要是他们三个来者不拒,送的荷包帕子全收,一大箱子都装不下。

    苏阳……一个没有。

    这落差不要太大了。

    整个京都都知道他和北漠小公主有婚约,哪个大家闺秀敢和北漠小公主争啊?

    一点希望都没有的事,自然没人挤破头去抢。

    前些天,有个大家闺秀给苏阳送了个荷包,可是把苏阳高兴坏了。

    虽然他也不会收,但这意味着他的桃花也要开了啊。

    结果!

    那荷包是拜托他转送给九皇子的。

    苏阳,“……。”

    苏阳那叫一个气啊。

    沈悦知道这事,所以给苏阳做了个荷包送给他。

    苏阳接过荷包,左右看了看,才挂在腰间。

    大嫂拂云郡主做的崩线的鞋是苏崇的阴影,也是苏阳的。

    堂妹做的荷包,他怕缝线不紧,到时候装什么掉什么。

    东西掉了就算了,就怕一路走一路掉,把他所剩无几的脸面又刮掉一层。

    小厮过来禀告说苏锦回来了,苏阳抬脚往前。

    沈星和赵端一起跟过去,九皇子落后一步。

    他望着沈悦,伸手道,“我的呢?”

    沈悦看着他,“的什么?”

    “荷包啊,”九皇子道。

    “前些天我过生辰,都没送给我,不该补我一份吗?”

    沈悦耳根微红,转身就走。

    九皇子随手从她头上取下一支玉簪。

    沈悦气瞪他,“还给我!”

    九皇子随手揣怀中了,“什么时候把荷包给我,我什么时候还玉簪。”

    说完,大步流星的走了。

    身后,沈悦气的跺脚。

    说的好像她欠了他一个荷包似的!

    他怎么越来越无赖了?!

    苏阳往前走,就看到苏锦和谢景宸走过来。

    苏锦怀里抱着一女儿,身后还跟着谢恒远,谢蘅清,谢恒直……

    看到苏阳,怀中小女儿谢蘅依就朝苏阳伸手要抱了。

    苏阳伸手抱过她,瞥见谢恒远臭了张脸,他道,“这是怎么了?”

    谢恒远的小眼神瞥向谢景宸。

    很显然,是被自己个的爹给惹着了。

    刚刚坐马车,谢恒远挨着苏锦坐,被谢景宸直接扔出了马车,说他可以骑马了。

    谢小世子不服气啊。

    论大。

    他大的过自己的爹吗?!

    爹能坐马车,弟弟妹妹也能坐,就他不行。

    他已经在盘算待会儿进宫和外祖父告状了。

    谢蘅依抱着苏阳的脖子,一口一个小舅舅,喊的人心都酥了。

    谢恒远还以为小舅舅会帮他几句,结果人家根本顾不上他。

    看着他们往前走,有说有笑。

    谢恒远去逗乌龟玩了。

    十年过去,当年的那只乌龟长大了一圈,更具灵性了。

    几只鹦鹉嘴也更灵巧了,就是说的话不大中听。

    “小柿子!”

    “小柿子!”

    谢恒直见自家大哥没跟过来,过来喊他。

    谢恒远看着自己的弟弟,计上心来。

    他走过去,勾着自己弟弟的肩膀,在他耳边低语。

    才五岁大的谢恒直连连点头,“我去帮向外祖父作证,爹爹很嫌弃我们,不让我们靠着娘亲。”

    谢恒远高兴了。

    有他们两个向外祖父告状,还怕外祖父不给他们做主吗?

    不止是皇上,进屋后,谢恒远先和东乡侯告了一状。

    他可不止有一个外祖父。

    他有两个。

    东乡侯看了谢景宸一眼,对谢恒远道,“待会儿外祖父教骑马。”

    虽然没说谢景宸什么,但谢恒远知道待会儿自家爹肯定要被叫去书房说话的。

    哼。

    让扔我。

    一家人其乐融融,再加上苏崇和拂云郡主也来了。

    一家四个孩子,那热闹程度没能把屋顶掀飞。

    这还算少了,碰到南安郡王和北宁侯世子他们带孩子来,那真是考验丫鬟的记忆力,一不小心就喊错人了。

    这个生辰苏阳很满意,直到北漠大皇子……不,应该是北漠太子了。

    北漠太子还记得自己未来妹夫的生辰,特意差人给他送了份贺礼来。

    这么多年,就只送了这么一回。

    苏阳是一肚子不爽,谁要他送贺礼了?!

    这是给他添堵!

    东乡侯和唐氏互望一眼,他们能领悟北漠太子这份贺礼背后的意思。

    这是在催他们去北漠提亲啊。

    苏阳年满十八了,北漠小公主也要不了几个月就及笄了,该给他们办喜宴了。

    看着一群孩子,唐氏还真有点动心。

    虽说苏崇和拂云郡主常带孩子回来看他们,但毕竟住在府里的时候少,唐氏喜欢孩子啊。

    早点把北漠小公主娶回来,东乡侯府就更热闹了。

    苏阳觉察到自家爹娘的打算,心底拔凉拔凉的,这个生辰是别想过好了。

    食不知味的吃完了自家娘亲手做的粗细不一的长寿面,苏阳就和九皇子他们上酒楼喝酒去了。

    一坛子酒咕噜咕噜一口气喝了一半。

    九皇子看着他道,“这是打算把自己灌死?”

    “快帮我想想怎么退亲,”苏阳道。

    “……。”

    “还想呢?”赵端脑壳疼。

    当年帮他蜇北漠小公主,他们至今还愧疚。

    要是北漠小公主在京都,他们帮忙退亲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可人家远在北漠。

    北漠王又一定要和东乡侯结亲,硬塞个小公主过来,这亲事能退才怪了。

    “要去北漠?”九皇子问道。

    “我去北漠,不是羊入虎口吗?”苏阳一脸惆怅。

    “……。”

    九皇子几个一脸黑线。

    羊入虎口?

    是虎入羊群才对吧。

    还好苏阳不去,听说北漠王身体不大好了,他要真去了,北漠王肯定要少活两年。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