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苏阳酒一杯接一杯的往肚子里灌,可喝下去一点醉意都没有。

    越想痛快醉一场越是醉不了。

    作为好兄弟,看到苏阳这样,实在不忍心啊。

    可要帮忙,又实在是心有余力不足。

    他们实在是摸不透北漠王的脑回路,北漠小公主来大齐,被苏阳用蜜蜂蜇伤,北漠大皇子被蜇的更惨,还用弹弓打过荆山公主……

    嫡出的公主皇子只要苏阳见过的都吃过他的亏,北漠王怎么就不肯退亲呢?

    他就一点不担心女儿嫁给苏阳是跳火坑?

    更重要的是他把小公主嫁给苏阳这桩亲事是用十万两黄金和三十万担粮草换来的啊。

    想到这里,沈星望着苏阳道,“我看要退亲,除非把十万两黄金和三十万担粮草送去北漠。”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了。”

    苏阳正倒酒呢,闻言看向沈星,“这么多钱粮我怎么能弄到?”

    沈星,“……。”

    嘴角抽了下,沈星默默的陪苏阳喝酒了。

    皇上那儿明摆着是不肯掏钱掏粮草的。

    仅靠苏阳一人挣这么多钱,就算能挣到,至少也要三五载。

    北漠王能把北漠小公主留到十八岁才嫁人吗?

    显然不可能啊。

    北漠都借着送生辰贺礼的机会来催了。

    再者,那些钱粮都用做了军饷,是借给朝廷的。

    借给朝廷的钱,没理由让苏阳一个人来还。

    苏阳想到了自己的姐姐苏锦,她要肯借,十万两黄金轻而易举就解决了,可三十万担粮草是个麻烦事。

    不知道找北宁侯世子能不能借到?

    可这么多的债,他要怎么还啊?

    苏阳心情更郁闷了。

    不过这间酒楼里郁闷的不止苏阳一人。

    隔壁包间内,南安郡王也在郁闷。

    这十年里,聂瑶给他生了三个儿子,如今又怀了一胎。

    南安王妃盼孙女儿是盼星星盼月亮,刚满四个月,就迫不及待的去大佛寺找人算了一卦。

    又是个小子。

    南安王妃心情不好的回了府,逮着南安郡王一顿骂。

    南安郡王,“……。”

    他不希望生女儿吗?

    自打荀羿出生,他就盼望聂瑶给他生个女儿,尝下宠女儿是什么滋味儿。

    可聂瑶生一个是儿子,再生一个还是儿子。

    他父王是高兴了,可是他心塞啊。

    尤其定国公府大少爷和楚舜他们都有女儿了,就他没有。

    时隔几年再怀,南安郡王想着这一胎怎么着也该生女儿了吧,结果又是个儿子!

    大佛寺的算卦特别灵验,前几胎都算准了,这一次肯定也不会出岔子。

    他就想宠女儿,将来尝下做岳父是什么滋味啊。

    “大嫂说女儿是上辈子的情人,”南安郡王喝酒道。

    “难道我上辈子都没一两个情人?”

    楚舜拍他肩膀道,“看开点儿。”

    “我怎么看开,们都有女儿,没事就在我面前夸我女儿怎么样怎么样,我不羡慕妒忌恨吗?!”南安郡王气道。

    正说着呢,北宁侯世子姗姗来迟。

    定国公府大少爷看着他道,“怎么来这么晚?”

    北宁侯世子不知道南安郡王羡慕他们有女儿,一开口,那匕首嗖嗖的朝南安郡王飞过去。

    “女儿给我做了个荷包,我去街上给她们挑了几件礼物,”北宁侯世子笑道。

    “……。”

    南安郡王想揍人的心都有了。

    楚舜给北宁侯世子使眼色。

    北宁侯世子没能领会,坐下来关心道,“眼睛疼啊?”

    楚舜,“……。”

    楚舜扶额。

    相识都快二十年了。

    关键时候竟然一点默契都没有。

    南安郡王把酒杯啪的一下拍桌子上道,“我是不是得给自己找两个情人,不然我下辈子还没有女儿。”

    楚舜两眼斜他,“要真找了情人,这辈子都过不好了,还想下辈子。”

    南安郡王,“……。”

    南安王妃一向喜欢聂瑶。

    聂瑶又生了三个儿子,在南安王府的地位已经甩南安郡王几条街了。

    自打儿子出生后,南安郡王就有种自己是上门女婿的感觉。

    对上怀了身孕的聂瑶,他是连上门女婿都不如了。

    这时候找情人,他怕是要躺在床上过下半辈子了。

    他只是想要生个女儿啊。

    紧挨着的两包间——

    一个想生女儿。

    一个想退亲。

    叹息是一声接一声。

    知道北宁侯世子在隔壁,苏阳来找他借粮。

    三十万担粮草是不是笔小数目,但周家生意遍布大齐,想要筹齐不是难事。

    可毕竟是周家生意,北宁侯世子也不能代周家做主。

    但苏阳找他帮忙,这个面子肯定要给,北宁侯世子想了个折中的办法道,“只要能借到十万两黄金,我就帮向周家借粮。”

    借粮的事算是成一半了。

    苏阳道谢后,进宫找皇上,结果连皇上的面都没见着。

    皇上知道北漠给苏阳送了贺礼来的时候,苏阳这时候进宫,明摆着是为退亲而来。

    皇上能见他吗?

    肯定不能啊。

    国库缺钱缺粮,这么一大笔能省的开支为什么不省?

    能把皇上逼的从后门出御书房的也只有东乡侯父子了。

    苏阳知道皇上在躲他,可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三刻。

    他假意离开,又杀了个回马枪。

    正好谢恒远和谢恒直进宫找皇上告状。

    皇上不见苏阳,不会不见自己的外孙儿。

    谢恒远刚告完自家亲爹的状,苏阳就进御书房了。

    皇上脑壳疼。

    躲不开只能正视了,皇上把这烂摊子扔给了户部尚书。

    得国库有钱才能给他啊。

    国库有多少钱,户部尚书是最清楚的。

    苏阳前脚去找户部尚书,后脚皇上派人给户部尚书传话,他要敢从国库拨给苏阳一两银子,就做好被贬去鸟不拉屎的地方待一辈子的准备。

    户部尚书,“……。”

    真的。

    还没有哪个大臣被皇上这么威胁过。

    户部尚书接了密旨后,直接从户部衙门后门跑了。

    苏阳又扑了一空。

    他去户部尚书府等候。

    户部尚书连家都不敢回了。

    苏阳,“……。”

    逮了三天,终于把户部尚书给逮住了。

    刚抓到户部尚书,户部尚书一口气没提上来,直接晕了过去。

    只要和苏阳对上,能不被要去一两银子吗?

    就东乡侯府的尿性,祖孙三五代都改不了喜欢打劫人的毛病了。

    苏阳又掐人中又喷茶水愣是没能叫醒装晕的户部尚书。

    反倒是他,被御史台弹劾了。

    皇上明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看苏阳不大顺眼,人家北漠小公主长的多好,给他做媳妇委屈他了吗?

    明明两全其美的事,非要退亲,给国库雪上添霜。

    皇上把苏阳叫进宫狠狠的训了一顿。

    国库空虚给不了他钱,他也不能把人家户部尚书给气晕啊。

    苏阳气大了。

    他怎么就把户部尚书气晕了?

    他都快要被户部尚书给气死了。

    皇上要摁他一个黑锅,他甩都甩不掉。

    偏偏要钱粮的事,九皇子他们都不敢掺和,他孤身一人,连个给他作证的都找不到。

    而且!

    北漠太子给他送的还不只是生辰贺礼,还派人来催娶了。

    北漠王身体不好,想看着最宠爱的小女儿风风光光的出嫁……

    北漠使臣说这事的时候神情有点沉重,好像北漠王扛不过几个月了。

    皇上也巴不得苏阳早点把北漠小公主娶回来,只要人娶回来了,他就没理由闹着要退亲了。

    皇上一口允诺。

    唐氏高高兴兴的准备聘礼。

    苏阳回府,那是上到自家亲娘,下到小丫鬟都在给他捅刀子。

    “恭喜二少爷要娶二少奶奶进门了,”小丫鬟嘴甜道。

    苏阳脸奇臭无比。

    这家是没法待了。

    聘礼准备的很快,北漠使臣和唐氏商议的。

    因为北漠距离大齐太远,聘礼送去再抬回来太折腾人了。

    而且谁也不能保证路上就不会弄坏聘礼,不如拟了单子送去北漠就行了。

    对于东乡侯府,他们北漠是极信任的。

    只是拟单子,照着当初苏崇迎娶拂云郡主来一份,再添个一两成就够了。

    两天就搞定了。

    东乡侯派飞虎军去北漠迎接小公主。

    苏阳知道这是动真格了,一点回转余地都没有了。

    他跑去找苏锦借钱,苏锦看着他道,“不是我不借。”

    “爹已经派人去北漠接小公主了,这会儿送钱送粮去已经晚了。”

    苏阳一脸颓败的出了镇北王府。

    不过他从小就不是个认命的人。

    不然也不会找那么多打了。

    不想娶北漠小公主还不容易吗?

    他逃婚就是了。

    三天后,苏阳和往常一样出了门,在街上逛了一通,该吃吃该喝喝,仿佛已经想开了的模样。

    进了醉仙楼后,就再也没出来。

    不知何时,他打晕了醉仙楼小伙计,乔装易容跑了。

    不易容不行啊,东乡侯猜到他可能会逃婚,派人盯着他。

    谁想到还是叫苏阳钻了空子。

    有易容术在,想找到他谈何容易?

    当年苏阳离家出走,东乡侯府就没能找到,那时候的他才七岁大,如今已经十八了。

    东乡侯出动飞虎军找苏阳,并飞鸽传书给去北漠结亲的队伍,让他们走慢点儿。

    苏阳一旦跑了,没三两个月是休想找到他人。

    总不能把人家北漠小公主接来,让公鸡替苏阳拜堂吧?

    当年他不满镇国公府这么做,如今又怎么能这么对待北漠小公主呢?

    可怜飞虎军一心想早点赶到北漠王,把小少奶奶接回府,侯爷一封密信,他们不但不能加快速度前行,还得慢慢走。

    北漠使臣心急如焚,火急火燎。

    飞虎军带着北漠使臣绕道,从南绕到北,再从北绕到南。

    一个月就能到北漠的路硬是走了两个月。

    不过飞虎军不知道,着急的不只是他们,还有北漠王。

    因为——

    逃婚的不止是苏阳,还有他的女儿。

    没错。

    北漠小公主也逃婚了。

    自打去了大齐一趟,被蜇了好几个包后,北漠小公主是宁肯一辈子不嫁人也不肯嫁给苏阳了。

    只是不论她怎么央求北漠王,北漠王都不肯退亲。

    开玩笑。

    好不容易才争取来的婚约,怎么能这么轻易退了?

    而且他开口退婚,就东乡侯那脾气,他能把三十万担粮草和十万两黄金再还给北漠吗?

    他不能搭进去钱粮最后还捞不到一个女婿。

    北漠小公主一直把希望寄托在苏阳身上,要不是不想娶她,不会拿蜜蜂蜇她。

    可现在,他也失败了。

    花轿都要来北漠了,再不赶紧跑,就真的要往火坑里头跳了。

    苏阳不会来北漠,这不是送上门吗?

    北漠小公主也是这么想的。

    两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南临。

    苏阳和赵诩认识十年了。

    赵诩更是北漠小公主的姐夫。

    在南临还不混的如鱼得水?

    两人朝着一个方向去,刚踏入南临就碰上了。

    苏阳化名唐风。

    北漠小公主银川公主化名赵紫。

    一个跟娘姓。

    一个跟姐姐姓。

    边关往来商人多,客栈生意火爆。

    银川公主为了便宜行事,不被父皇派出来的人找到,一路上都在女扮男装。

    他和苏阳前后脚进的客栈,一同开口要间上等房。

    客栈小伙计笑道,“不巧,就剩下最后一间上等房了。”

    “我先来的!”银川公主把银子拍在桌子上。

    苏阳靠着柜台道,“谁还没钱了。”

    一锭金子摆在柜台上。

    客栈小伙计看着两人,又有人要住店。

    客栈小伙计道,“抱歉,已经没有空房间了。”

    那人叫道,“也没了?”

    客栈小伙计陪笑道,“最近人多,客栈哪天都是满的,要住店得往前二十里了。”

    当时天色不早了,再加上又肚子饿的很。

    苏阳对那包间势在必得。

    银川公主就更是了。

    她实在没力气再走二十里地了。

    两人谁也不让谁。

    客栈小伙计也不知道该让谁住那间房,只好道,“我看两位小哥都气度不凡,又都是一人,不如将就下同住一间吧?”

    “平素人太多,也有不少人就住一间的。”

    “要是怕随身携带之物会丢失,小店可代为保管,不收费用。”

    苏阳看了银川公主几眼道,“我姑且和他凑合一晚吧。”

    说完,大步流星的上楼了,顺带叫了几个菜。

    苏阳乐意同住,银川公主还不乐意呢。

    她抱着包袱出去转了一圈,又灰溜溜的回来让小伙计带路了。

    小伙计敲门,道明来意,苏阳让人进了。

    还算不错。

    银川公主心想。

    小伙计推开门就走了。

    银川公主抱着包袱走进去,就听到哗啦水声。

    吃饱喝足后,苏阳在舒服的泡澡。

    银川公主走过去一看,顿时大叫。

    那尖锐的叫声,苏阳听得皱眉,“叫什么啊?!”

    “怎么能屋子里洗澡呢?!”银川公主叫道。

    “……。”

    “我不在屋子里洗澡,让我上大街上洗去?”苏阳一脸无语。

    “……。”

    “都是男人,有什么好叫的。”

    细皮嫩肉的果然矫情。

    银川公主,“……。”

    她涨红了脸抱着包袱跑出去。

    可是出了门,她硬着头皮又回去了。

    错过这间屋子,她就要露宿街头了。

    可她……怎么能和陌生男子同处一室呢?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