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银川公主抱着包袱站在门口。

    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苏阳哼着小调泡澡,要多舒服有多舒服。

    哼到一半想起来,万一东乡侯府的人追来了,一听这曲子就知道是他,便戛然而止。

    还不知道这逃婚要逃多久。

    虽然身上带了不少银票,不愁吃喝,可出门总不比在家里。

    不。

    可能在外面过的更好一点儿。

    唯一不好的就是缺少玩伴了。

    泡完了澡,准备从浴桶里起来,发现没拿衣服。

    苏阳朝这边一看,道,“兄台,帮我拿下衣服。”

    银川公主,“……。”

    银川公主暗咬牙。

    这人是拿她当小丫鬟使唤了吗?

    可他们现在同处一室,帮忙拿下衣服也不是什么难事,银川公主帮忙了。

    包袱好找,就扔在床上的,只是递给苏阳的过程比较麻烦。

    银川公主背对着浴桶,手往前递。

    苏阳,“……。”

    苏阳抬手扶额。

    这是递给他呢还是递给窗户?

    “大家都是男人,用得着这么忸怩吗?”苏阳手撑着浴桶道。

    “还是怕看到我,自惭形秽?”

    和苏阳比,银川公主小了一大截。

    虽然他看上去要小两三岁,可他十五岁的时候身子骨也没有这么单薄啊。

    这样瘦弱的身板都扛不住他一拳头。

    来南临的一路,都没和人比划拳脚,还真有那么点手痒痒了。

    银川公主很嫌弃苏阳。

    泡澡都不先拿衣服,万一她不在屋子里呢?

    银川公主稍稍侧身,艰难的把包袱递给了苏阳。

    要不是苏阳解的及时,包袱都要掉浴桶里了。

    “谢谢了,”苏阳道。

    银川公主轻呼一口气,赶紧往那边小榻上一座,侧过什么。

    她是努力不往浴桶处看,可前面是铜镜,正好对着浴桶。

    苏阳从浴桶里出来,她正好看见。

    “啊!!!”

    她尖叫出声。

    苏阳吓了一跳,“又叫什么啊?”

    “能不能不要这么一惊一乍的啊?”

    银川公主能说自己看到苏阳出浴了吗?

    她只能撒谎道,“有老鼠。”

    苏阳斜了他一眼,“老鼠就把吓成这样,还是不是男人了?”

    银川公主,“……。”

    银川公主两眼瞪着苏阳,一脸“侮辱我了”的神情。

    苏阳便终止了这话题。

    他抬脚往床边走,银川公主先他一步抢先把床霸占了。

    “今晚我睡床,”银川公主道。

    苏阳左右看看,“那我睡哪儿?”

    银川公主四下扫了一眼道,“小榻和桌子随便睡了。”

    苏阳,“……。”

    “随便我睡?”苏阳嗓音有点飘。

    “还真是大方。”

    银川公主一脸没得商量。

    苏阳也没有和她争辩。

    他要睡床还要别人同意吗?

    泡了个澡,苏阳就精神抖擞了,这间客栈的饭菜瞧着很一般,他道,“出去找家酒楼吃饭吧。”

    银川公主摇头道,“我不饿。”

    苏阳就自己出门了。

    确定他走了,银川公主才松了口气。

    连日奔波,浑身累的快要散架了。

    小伙计敲门进来把水倒掉,银川公主也想泡澡了,一路来南临,小心翼翼都没怎么泡过澡。

    刚刚那人多随意啊,屋子里有个不熟的人都没当回事,还要帮忙拿衣服。

    银川公主让小伙计把浴桶洗干净,然后多倒些热水,再把屏风移过来点儿。

    在宫里这么使唤宫人习惯了,现在使唤小伙计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银川公主给了人家五钱银子。

    小伙计连连道谢,然后道,“要不要我帮搓澡?”

    银川公主登时后悔给人家钱了。

    “不用,”银川公主道。

    “出去吧,没我吩咐不要进来。”

    小伙计笑容满面的走了。

    银川公主解开锦袍,刚解了个束腰不放心还过去把门落了栓。

    这样才放心沐浴。

    以前在宫里过的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计划逃婚后,她就开始自己照顾自己了,从穿衣服束发开始。

    泡在浴桶里,舒服的毛孔都舒张开了。

    这时候,门被推了推,苏阳的声音传来,“门怎么栓住了?”

    银川公主气的咬牙啊。

    “我在洗澡,开不了门,”她叫道。

    苏阳离开的脚步声传来。

    银川公主想着他应该是走了。

    结果刚这样想,吱嘎声传开,窗户被推开了。

    苏阳从窗户跳了进来,吓的银川公主脸涨成了猴屁股。

    继东乡府二少爷之后,银川公主又多了一个讨厌的人了。

    苏阳要去吃饭,刚走到酒楼发现身上没带钱,折返回来取。

    钱在包袱里,包袱在浴桶边。

    苏阳走过来。

    银川公主尖叫不止,“别过来!”

    苏阳耳朵疼,“我拿钱。”

    “我给拿!”银川公主磨牙道。

    她努力去够包袱。

    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包袱拿到,随手扔给苏阳。

    只是力气不够大,包袱砸在了屏风上,掉在了地上。

    银川公主,“……。”

    苏阳的急性子。

    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吓的银川公主整个躲进了浴桶里。

    苏阳一脸嫌弃的拿起包袱就走了。

    这要不是只剩下最后一间屋子,他又怕被人认出来,所以选择和他同住一间,不然打死也不和他同住啊。

    苏阳拿了银票,跳窗户走了。

    银川公主再不敢耽搁,飞快的洗好澡从浴桶里出来。

    银川公主也饿了,但她不会和苏阳那样去找酒楼吃饭,只有待在客栈的屋子里,她才感觉到稍微安全一点儿。

    客栈的饭菜那是真粗糙,银川公主这样吃惯了御膳的胃根本吃不下几口,硬逼着自己才吃了小半碗饭。

    小伙计前脚把饭菜撤下去,后脚苏阳就回来了。

    身上有点酒气,手里还拎着只烧鸡,那香味,进门就飘进来了。

    苏阳坐下给自己倒茶喝,烧鸡就摆在桌子上,银川公主没忍住咽了咽口水。

    难得有个伴,虽然看不上眼,好歹有个说话的。

    苏阳道,“饿了就吃吧。”

    银川公主连连点头,喊道,“来人……。”

    小伙计跑过来道,“客官喊小的何事?”

    “拿双碗筷来,”银川公主喊道。

    苏阳又是一脸嫌弃。

    他实在见不得一个男人这么的讲究。

    吃个烧鸡还要筷子,他连精髓都吃不出来,这是不尊重他的烧鸡!

    苏阳撕下一只烧鸡腿递给银川公主,“要什么筷子,就这么吃吧。”

    银川公主,“……。”

    犹豫了几秒,就在苏阳要收回来自己啃的时候,银川公主伸手接了。

    纤细的手如葱白,苏阳看愣了几秒,“这手是怎么保养的?”

    他把自己的手露出来,手上全是老茧。

    银川公主心颤抖的厉害,她的手一点都不像男子。

    “天,天生的,”银川公主道。

    “我爹也这样。”

    苏阳点点头,“难怪了……。”

    银川公主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很是不理解苏阳那句“难怪了”是什么意思。

    苏阳吃了另外一只鸡腿,还不够继续吃。

    银川公主要斯文的多,看着苏阳吃的快,她不觉也加快了几分。

    吃完了鸡腿去撕扯别的。

    等小伙计把碗筷拿来,桌子上只剩下一堆骨头了。

    正好拿碗筷把骨头收拾了,擦好桌子出门。

    苏阳是个闲不住的主,虽然骑马赶路很累,可歇会儿就精神抖擞了。

    银川公主哈欠连天,苏阳在楼下和人完成一团。

    苏阳不回来,她不敢睡。

    眼皮子快打架了,开门声才传来。

    苏阳走进来,银川公主赶紧躺床上了,整个人把床给霸占了。

    苏阳走到床边,看着他呈现大字状道,“给两个选择。”

    “一,打地铺。”

    “二,吊起来睡房梁。”

    银川公主气瞪着他,“这房间我两一人一半!”

    苏阳懒得和她说话,伸手把她拉起来道,“一个大男人弱成这样,还有脸睡床。”

    “爹娘惯着,我可不惯。”

    说完,往床上一趟。

    银川公主气的恨不得拿脚踹苏阳才好。

    可她不敢。

    苏阳只是轻轻拽了她一下,她胳膊就疼的厉害了。

    不敢和苏阳斗的她,只能咬着牙抱了被子去小榻上睡。

    苏阳看了她两眼,拉过被子一盖,就睡了过去。

    虽然天不冷,甚至还有点热,可小榻硬的厉害啊,银川公主生娇体弱哪里睡得了?

    而且小榻很窄,半夜一个翻身,银川公主就从小榻上滚了下来。

    滚一回就算了,还滚二回。

    苏阳睡的熟,可银川公主那么大个人从小榻上滚下来动静也不小啊,直接把他给吵醒了。

    苏阳口渴了起来喝茶,看银川公主又要滚下来了。

    苏阳的爆脾气,抓住她就往床上一扔。

    银川公主疼醒过来,气的瞪着苏阳。

    苏阳嫌弃道,“不让睡床,就这瘦弱身子骨多摔几次就能把自己摔死了。”

    喝了茶后,苏阳往小榻上一趟。

    等真躺下,苏阳就郁闷了。

    虽然被自己亲爹整治了下,睡觉老实了不少,可这小榻他睡也不安全啊。

    果不其然——

    没一会儿,他就翻了下来。

    苏阳,“……。”

    摔的动静比银川公主还要大。

    楼下的客人是不胜其扰,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了?!

    苏阳爬起来接着睡,还没睡着,人就掉了下去。

    苏阳坐在小榻上,把被子一抱,去床上睡了。

    银川公主睡的沉,苏阳掀她翻了个身,她都没醒。

    心真大。

    苏阳没有和银川公主睡一边。

    一夜好眠。

    第二天一早,鸡鸣三遍。

    银川公主醒来时就感觉到自己呼吸不畅。

    睁开眼睛看到的是苏阳的脚丫子。

    银川公主,“……!!!”

    她大叫不止。

    苏阳被吵醒过来。

    睡眼朦胧的坐起来。

    银川公主一巴掌扇过去。

    苏阳清醒了。

    长这么大,还没被人打过巴掌呢,苏阳清醒了,人也被打懵了。

    然后——

    银川公主嘴里塞了布条被吊在了房梁上。

    要不是银川公主手无缚鸡之力,就凭打了他一巴掌,苏阳能卸她两条胳膊。

    吊完了人,苏阳接着睡。

    早把人吊起来不就成了,凭白从小榻上滚下来两回,还挨了一巴掌。

    做人果然不能心软。

    银川公主泪眼婆娑。

    天大亮后,苏阳拿了包袱就走了。

    要不是小伙计进来收拾屋子,银川公主还不知道要被吊到什么时候去。

    她都快被吊晕了!!!

    小伙计吓了一跳,赶紧把银川公主放下来。

    可怜银川公主细皮嫩肉的皮肤都被绳子勒青了,小伙计心疼道,“那客官没退房就走了,他不会拿了客官您的钱跑了吧。”

    银川公主对苏阳是恨的咬牙切齿。

    但苏阳没拿她任何的东西她是知道的。

    之所以吊她也是她打了人家一巴掌在前。

    但银川公主没有替苏阳解释半句。

    小伙计要给银川公主找大夫,银川公主没要,她包袱里随身带了有祛淤青和止血之类的药。

    涂了药膏后,银川公主付了房钱就走了。

    尤其是付房钱,苏阳一个铜板也没付,银川公主付整间屋子的,她不甘心啊。

    床她满打满算才睡了半个时辰,还被吊了一晚上,结果还要她掏钱。

    欺人太甚了!

    要叫她再遇见他,一定要他好看!

    心底狠完,银川公主想到自己的处境,就像吹鼓的皮球泄了气。

    这里是南临,不是北漠,她除了知道人家叫唐风外,根本不知道他家在何处。

    不见到皇姐,她自己都自身难保了,何况是给自己报仇。

    才刚进北漠就被人欺负了,这一路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麻烦,银川公主害怕了。

    她雇了驾马车去南临京都。

    北漠的马车只把她送到边关就不往前送了,她是坐人家牛车进的城。

    银川公主一路直奔京都。

    苏阳不急着去京都,他一路游山玩水,好不惬意。

    银川公主走在他前面一点,但也快不了多少,毕竟一个坐马车,一个骑马。

    在前面一个镇子上,苏阳骑在马背上又和银川公主遇上了。

    四目相对。

    眸底火花噼里啪啦的燃烧着。

    银川公主撇过脸去,找人买糖葫芦。

    身上没零钱了,她掏出一锭金子,着实把卖糖葫芦的给惊着了。

    苏阳也惊呆了。

    没点自保的能力,还连出门在外,财不露白的道理都不懂……

    果然——

    远处有人瞧见了,动了劫财的心思。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