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银川公主贵为公主,涉世未深,被保护的很好,长这么大,也只在苏阳手里栽过跟头。

    当然了,在银川公主看来唐风和苏阳是两个人。

    只有她讨厌的两个人坑过她。

    她喜欢吃糖葫芦,出宫最开心的就是只要碰到想买就能买,在北漠,反倒没那么容易吃到。

    银川公主一边吃一边逛街,虽然赶着去南临京都,但也没那么急,毕竟她逃婚是大事,北漠肯定会给她皇姐荆山公主送信。

    万一她赶到南临,正好被她皇姐派人送回北漠上花轿,她能活活气死。

    只要确保安全,晚些到也没事,接连赶了五六天的路,她也疲惫不堪,正好逛街去去倦怠。

    她一边吃糖人一边东站西望,身后两男子鬼祟跟踪。

    开始还小心翼翼,见银川公主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就胆大了起来。

    有些人天生敏锐,有些人反应迟钝,他们跟踪的毫无疑问是个没有城府的,不然也不会买串糖葫芦直接付金子。

    苏阳骑在马背上悠哉看着,他很佩服银川公主的爹娘,居然就敢放她出来,也不怕她有出无回?

    要是他爹娘有银川公主爹娘心那么大,他以前的日子还不知道过的有多爽呢。

    银川公主看过纸鸢后,要去别的小摊子上看胭脂水粉,刚走到半道上,就被人撞了一下。

    她身娇体弱,被人一撞,差点没摔倒在地。

    撞人的正是跟踪她的其中一男子,扶她的是另外一个。

    她捂着胳膊和撞倒的人说“对不起”,另外一个说“谢谢”。

    苏阳,“……。”

    他抬手扶额。

    真是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啊。

    一撞一扶的功夫,身上的包袱和银票都被人偷了个精光了,他还浑然不知的赔礼道谢。

    不知道该夸他有礼貌呢还是说她太蠢了点儿?

    不过银川公主反应还算快,毕竟包袱被人拿了,肩膀轻松了不少,走了两步就反应过来了。

    “抓贼啊!”

    银川公主的声音在大街上传开,盖过了叫卖的小摊贩。

    然后闹街上上演了抓贼的一幕。

    银川公主是女儿身,哪里跑的过那两男子?

    跑了半条街就气喘吁吁的觉得嗓子在冒烟了。

    可她所有的盘缠都在包袱里了,马车里只剩下几件换洗的衣服了,她连车马费都还没有付清啊。

    不把钱拿回来,她怎么去南临都城啊?

    没力气跑也得拼了命跑。

    苏阳骑马看着,他是真服了。

    就她这两条小短腿还想追上那两男子,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他倒要看看他怎么把包袱拿回来。

    刚这样想——

    啪的一声传来。

    银川公主跑的太快,踩到地上的果皮往前一摔。

    摔的是四仰八叉,不忍直视。

    苏阳,“……。”

    银川公主这一跤摔的实在不轻。

    掌心都磨破了皮,疼的半晌没能爬起来。

    最后还是一妇人过去将他扶了起来,道,“公子,我劝还是别追了。”

    银川公主看着她,“可我的钱被他们抢了。”

    “我知道,”妇人回道。

    “若是没钱,他们就不会抢了,他们两是这条街上的恶霸,不知道多少人遭过殃,现在只是损失点钱财,真追上去,只怕小命都危险。”

    这就也是看银川公主穿戴不俗,这要是寻常人,人家就直接抢了,而不是抢了就跑。

    银川公主咬紧唇瓣,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她需要钱啊。

    她知道宫外凶险,因为她的皇姐当年就是在宫外被人劫持的,所以北漠王不许她随意出宫玩,一年能有一两次还不知道她撒了多少娇才争取到的。

    一路来南临,虽然累了点,但没有遇到凶险事,她还觉得自家父皇是因噎废食。

    刚放下心防,就遭遇上了。

    妇人把银川公主扶到一旁坐下。

    银川公主抬头道谢,正好看到苏阳骑马走过。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尤其是银川公主,刚刚自己摔趴下的狼狈样子,他肯定看见了!

    撇过脸去,银川公主揉胳膊肘。

    苏阳骑马往前,前面桥下两男子正在分赃。

    包袱里银票有两万两,还有几个大金锭子和东珠,两男子眼睛都发光。

    果然是只肥羊。

    苏阳在桥上,脚踩着桥,笑道,“见者有份,分我一半。”

    声音从脑门上传来,两男子猛然抬头就看到苏阳。

    两人脸色一沉,冷冷一笑,“就凭,也想和我们兄弟分一杯羹?!”

    啪嗒。

    苏阳打开玉扇,潇洒不羁的扇着。

    “我放过那只肥羊,不是为了便宜们两的,”苏阳道。

    青云山祖训——

    不抢老弱病残。

    虽然赵值不老、不病、不残,可一个弱字那是扣在他脑门上扣都扣不下来。

    这样的人,他下手,他良心过不去啊。

    所以把人吊起来,他就走了。

    但凡银川公主厉害一分,她早身无分文了。

    他放过的肥羊,最后便宜了两个地痞流氓,苏阳岂能容忍?

    何况就算两地痞抢的不是银川公主,他也会出手教训他们。

    两男子握拳就朝苏阳打过来,苏阳一手握住他的拳头,轻轻一扭,杀猪般的声音就传开了。

    听到声音的都过来看热闹,见苏阳收拾恶霸,那是拍手称快啊。

    不费什么气力,两恶霸就被打的鼻青脸肿了。

    不但刚前的包袱和荷包没能保住,身上的钱都被苏阳打劫了。

    揍他们两个都谈不上活动筋骨,苏阳把包袱一背,就骑马走了。

    包袱里有什么东西,他也没看。

    骑在马背上,苏阳在郁闷这包袱要不要给人送回去。

    他好心好意把床让给他睡,居然敢给他一巴掌,没打他个半死就够宽厚了,还帮他,这说不过去啊。

    他没这么好说话。

    苏阳骑在马背上,晃晃荡荡的往前走。

    往前走了一会儿,远远的就看到银川公主捂着胳膊进了一间当铺。

    身上没钱,没安全感。

    而且她掌心受伤得敷药,得去看大夫。

    银川公主把随身携带的玉佩当了一百两银子。

    只是刚从当铺出来没走几步,就看到一姑娘在卖身葬父。

    这事她听说过,还从来没见过,便站在一旁看着。

    然后——

    刚当到手的一百两,登时去了一半。

    人家一比她还小一两岁的姑娘哭的肝肠寸断,她实在于心不忍。

    不给人家钱,人家就要被卖到勾栏里去了。

    虽然她不知道勾栏是什么地方,但一听就不是好去处。

    剩下五十两,省着点花,应该能到京都。

    那姑娘对银川公主是千恩万谢,要以身相许,银川公主赶紧跑了。

    苏阳是打算把包袱扔给她的,还没扔出去,银川公主就挤进人堆里看热闹。

    没钱到需要当玉佩的地步还拿一半出来救人,品性还不错。

    苏阳对银川公主有了三分好感。

    只是这好感持续了大概半盏茶的功夫就没了。

    银川公主给人钱还不让人以身相许,这一幕被人赞同,也让人起了算计之心。

    这不往前走了没一会儿,一老者在她跟前晕了过去,与老者一起的还有个七岁大的孩子。

    银川公主见人晕倒了,赶紧问怎么了,那孩子就直接给银川公主跪下了,求银川公主救救他爷爷。

    银川公主不会医术哪会救人啊,可她架不住人家一个孩子哭的肝肠寸断,他只有爷爷和他相依为命了,要是爷爷有什么三长两短,他在这世上就一个亲人都没有了。

    银川公主的软心肠,最后五十两也没能保住。

    苏阳看着手里的包袱,他决定不还了。

    这就是一个败家子啊。

    没钱了还不长心眼。

    然后他就看着银川公主进了另外一间当铺。

    她身上除了玉佩之外,还有头上的簪子能当钱。

    簪子是她的心头好,是她父皇亲手雕刻了送给她的,若不是逼不得已,她不会典当。

    不过当铺也说了,她典当之物在规定期限内都能赎回来。

    等见了皇姐,她就把簪子赎回来就是了。

    这支簪子在银川公主心底那是无价之宝,可在人家当铺还真不值钱。

    簪子是紫檀木的,雕刻的也没多精美,这样的簪子没人会买。

    当铺最多给十个铜板。

    这价格当真把银川公主给惊呆了,“怎么就只值十个铜板?”

    “不然以为能值多少?”当铺小伙计有点不快。

    “怎么也值一千两吧?”银川公主道。

    她父皇的字画,哪怕再丑都值这个价。

    亲手雕刻的木簪,更珍贵。

    可惜,当铺的小伙计不知这木簪的来历,十个铜板他还嫌贵了,怕被掌柜的骂。

    他琢磨怎么反口,结果人家开口要一千两,小伙计指着自己道,“看我像傻子吗?”

    银川公主蹙眉。

    她不说话,当铺小伙计怒道,“知道我不傻,还敢狮子大开口,还不走?!”

    “是想我叫人把打出去吗?!”

    一只破木簪子也敢开口要一千两?

    当他们当铺东家人傻钱多呢?!

    银川公主被小伙计推出当铺,她身上就这一件贵重之物了,她总不能把身上的衣裳给当掉吧。

    举目四望。

    肚子饿的咕咕直叫。

    她摸着饿瘪的肚子往前走,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苏阳嘴角狂抽不止。

    他从包袱里摸出一锭金子扔在她跟前。

    银川公主看到了金子,眼前一亮,赶紧弯腰捡起来。

    缺钱了就捡到钱了,没有比这个更好了。

    只是走了两步后,她又停下了。

    心里感觉怪怪的,不舒服。

    她攥着金子,往回走了两步,把金子哪儿捡的扔回哪儿去。

    “谁的金子掉了?”她四下张望道。

    “我的。”

    “是我的金子掉了。”

    一旁的妇人听到这话,当即转了身。

    她一边摸怀里,一边弯腰把金子捡起来,感激道,“公子,真是个好人。”

    说完,就赶紧走了。

    苏阳,“……。”

    还能说什么呢?

    那是他自己的钱啊。

    虽然钱都长一个样,可……

    苏阳叹息一声。

    算了。

    路不拾遗也是青云山的美德。

    他刚刚应该把金子砸他脑门上才对。

    不管他了。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他有本事让自己身无分文,应该能弄到钱花,总不至于饿死在外面。

    他肚子饿了,先去吃饭了。

    苏阳背着包袱上了酒楼,叫了一桌子菜,外加一坛女儿红。

    等他把饭菜消灭的七七八八,打着饱嗝从酒楼出来,准备继续前行,就看到银川公主在街上晃荡。

    她站在一卖包子的小摊子前面,咽口水道,“我……能赊两个肉包子吗?”

    老板娘笑了,“我看公子通身贵气,不至于赊账吧?”

    “我钱被人抢了,”银川公主红着脸道。

    “是吗?”老板娘笑了一声。

    银川公主见她笑,眉头蹙紧。

    她都这样了。

    这老板娘就算不同情她,也用不着笑这么一声吧?

    她刚要开口,老板娘先道,“说钱被抢了来赊包子的不少,可还真没有公子穿的这么华贵的。”

    “我这是小本买卖,挣不了几个钱,公子还是去别家赊账吧。”

    银川公主一听就知道人家怕她赖账不还。

    她堂堂北漠银川公主怎么会不还两个肉包子钱呢?

    想到自己的身份,居然沦落到要赊包子,银川公主就狠狠的问候苏阳了。

    要不是他,她何至于逃婚?!

    苏阳鼻子一痒,一个喷嚏打了。

    他揉着鼻子看银川公主摸着肚子往前。

    苏阳脑门上黑线成摞的往下掉——

    这怕不是要一路要饭去南临都城吧?

    苏阳,“……。”

    反正他也不急着去南临京都,他还没见过这么弱的人,他决定看看人家怎么度过难关再走。

    还有这包袱——

    弱到这种程度,这包袱拿着都不安。

    一个男人弱到这种程度,他是怎么有脸出门的啊?

    安安静静的在家撞墙不好吗?

    刚刚赊馒头碰了壁,银川公主再放不下身段去找另外一家试了。

    没钱没力气的她去衙门报案,希望官府帮她把丢掉的包袱追回来。

    父母官嘛。

    就是给人伸冤做主的。

    然后——

    银川公主就身陷牢狱了。

    银川公主,“……。”

    她连县令大人都没见着,只说在什么地方被什么人抢走了包袱,师爷就让衙差把她抓了。

    不巧,抢她包袱的两男子其中一个正是师爷的小舅子。

    他那小舅子是家中独子,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师爷夫人得知消息就匆匆回了娘家,还让师爷务必把人抓住,给她弟弟报仇。

    师爷正不知从何处下手呢,丢包袱的就找上门来了。

    那抢走包袱的人定是和他一伙的。

    就算不是,也肯定知道那人是谁。

    抓起来,一审便知。

    苏阳是看着银川公主进的衙门,见她半天没出来,翻墙进去一看,就知道她被抓了。

    苏阳,“……。”

    真的。

    没见过这么倒霉的。

    这是走到哪儿倒霉到哪儿啊。

    他潜去县衙大牢,要不是赶去的及时,人家要对银川公主用鞭子了,理由是她冒充皇亲国戚。

    苏阳一把抓住狱卒手里的鞭子,直接把人掀翻了。

    他从怀里掏出块令牌来,狱卒看了一眼,吓的跪倒在地。

    这块令牌是赵诩给谢景宸的……仿照版。

    苏阳记性不错,在沉香轩见到把玩过,决定来南临后,就画了图纸仿照了一块。

    偷,当然也行。

    只是他怕打草惊蛇。

    他虽然是小舅子,可他爹是岳父,他爹一施压,姐夫绝对会把他卖个底朝天。

    何况苏锦也不会允许他逃婚的。

    令牌有没有无所谓,他不至于保不了自己,只是出门在外,有个令牌能便宜行事。

    至于真假,难道他会给机会让人仔细看吗?

    狱卒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刚刚人家说自己是皇亲国戚,他还不信。

    转过脸,皇亲国戚的令牌就送来了。

    冒犯皇亲国戚,便是县老爷也吃罪不起,何况他们这些小狱卒了。

    狱卒一个劲的叫饶命。

    苏阳没有理会他们,转身走了。

    银川公主没想到来救她的会是苏阳。

    从县衙大牢出去,她就看到苏阳的马,还有马背上栓着的包袱。

    嗯。

    在县衙大牢前,没人敢偷包袱。

    银川公主知道自己的包袱被两男子抢走后,又被人给抢走了。

    但她决计没想到那个人是苏阳。

    苏阳取下包袱扔给了她。

    银川公主声音干涉的道了声谢,然后把包袱打开检查少了什么东西没有。

    银票和锦袍都在,就是金子少了一锭。

    她努力找,苏阳知道她在找什么道,“不用找了。”

    “包袱里少的那锭金子就是之前掉在跟前的。”

    银川公主,“……。”

    眼睛倏然睁大,她望着苏阳,“把金子扔给我做什么?”

    问完,她反应过来道,“是不是没打算把我的包袱还给我?”

    “还?”苏阳挑眉。

    “我才救了,这就是对救命恩人的态度?”

    银川公主气弱,没再说话。

    苏阳朝她伸手,“给我一万两。”

    银川公主抱着包袱,警惕的看着苏阳。

    苏阳眉头皱紧。

    银川公主反倒不自在了。

    人家要看上她的钱,就不用救她,还她包袱了。

    可他要一万两做什么?

    是救她的报酬吗?

    “给我一万两,我保身强体壮的到都城,”苏阳道。

    银川公主心头一松。

    虽然苏阳把她吊了起来,但刚刚救了她,算是抵消了。

    她就当花一万两请了个保镖护送她。

    银川公主给了苏阳一万两。

    苏阳接过揣入怀中。

    他骑马往前,道,“跟上来。”

    银川公主,“……。”

    “骑马,我怎么办?”她追上去道。

    “给我叫辆马车。”

    苏阳看着她,嫌弃道,“叫什么马车,跟在后面跑。”

    “作为男人,这么细皮嫩肉,连两个地痞都打不过,丢不丢人?”

    “赶紧跑,追不上就自己去京都。”

    说完,一夹马肚子跑远。

    银川公主,“……!!!”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