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北漠王和北漠皇后能不能认出晒黑后的银川公主还不知道。

    但北漠王的暗卫认不出银川公主那是肯定的了。

    在一茶摊处,银川公主坐在那里猛灌水。

    结果瞧见自家父皇的暗卫从马背上下来,也过来喝茶。

    别的暗卫她不一定认识,但贴身的暗卫她不知道见过多少回了。

    累的半死之际看到暗卫,银川公主受惊之下,直接呛着了,咳嗽不止。

    暗卫瞥过来——

    四目相对。

    暗卫没能把银川公主认出来。

    这时候茶摊端面条出来,银川公主低头吃面。

    暗卫几次瞥头看过来,眸光和苏阳撞上。

    苏阳眸底寒芒闪烁。

    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主儿。

    暗卫吃了碗面,放下钱就骑马走了。

    走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一眼,另外一暗卫道,“看什么?”

    “我瞧着那公子有点像咱们银川公主,”暗卫回道。

    “怎么可能?”

    他们公主肤如凝脂,吹弹可破。

    这公子在世家子弟中都算不上白了,更别提是他们公主了。

    再说了,银川公主是偷偷一个人溜出宫的,连个宫女都没带,身边怎么会多一个高手?

    暗卫们回头看,一致觉得是暗卫看花眼了。

    那明明就是个公子,一碗面条还不够,还要了个肉包子。

    他们公主半碗面都吃不下,能吃这么多?

    嗯。

    要是平常,银川公主打死也吃不下这么多啊。

    待在宫里,最多去御花园转一圈,四下溜达下,看看书,扑扑蝶,根本没多少消耗。

    可现在不同了,她要走路啊。

    不吃饱哪有气力走?

    “多吃点牛肉,”苏阳道。

    银川公主夹起肉往嘴里塞,狼吐虎咽,哪还有以往的端庄矜持?

    把一个男人错认成公主,这是什么眼神?

    几个暗卫一致的谴责那暗卫。

    那暗卫有点虚了。

    可能真的是他看错了?

    其他暗卫骑马走远,他把眸光收回,一夹马肚子追上去。

    见暗卫走了,银川公主亲呼了口气,苏阳见了道,“认识他们?”

    “不,不认识,”银川公主矢口否认。

    “真的?”苏阳有点怀疑。

    “……。”

    “我就是怕他们抓我,有点害怕,”银川公主半真半假道。

    看着银川公主那惊弓之鸟的模样,苏阳无话可说。

    这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小。

    银川公主还想着找机会远离苏阳,如今暗卫都找到南临了,她要是落单了,肯定就被带回北漠了。

    哪怕忍,她也要忍到南临京都找皇姐。

    狠狠的咬着卤牛肉,银川公主吃的饱饱的,歇了一刻钟,方才启程。

    因为走路,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没有客栈和驿站住,只能幕天席地。

    对着河水,银川公主看自己的脸,好像没再变黑了。

    她心稍安。

    三天一过,到了客栈,往梳妆台前一坐。

    银川公主想活活掐死苏阳的心都有了。

    她父皇的脸都比她白两分了!

    银川公主飞奔下楼去买美人阁的面膜护脸,半道上捎带买了点巴豆粉。

    本来她是想买毒药的,但她毕竟没那胆量,再者苏阳并不知道她是女儿身,只当她是个弱不禁风的男子。

    给他多下点巴豆出出气就成了。

    银川公主握着巴豆粉回屋,她和苏阳一人一间屋子。

    银川公主叫了一桌子饭菜,小伙计端进屋,其中一道红烧鲫鱼,色香味俱全。

    虽然相处时日不多,但苏阳爱吃鱼,银川公主是知道的。

    等小伙计出门,她把巴豆粉倒在红烧鲫鱼上,再把汤浇上去,神不知鬼不觉。

    忙完了后,银川公主叫来小伙计道,“把这道菜端给和我一起来的公子,就说是我给他叫的。”

    这么点小事,小伙计哪有不帮之理?

    只是凑巧,苏阳也叫了红烧鲫鱼,又让小伙计往回端。

    小伙计都有点纳闷了,这两人一起进的客栈,为什么不一起吃饭呢?

    小伙计实在不解,多个伴,吃饭都有滋味些。

    这盘鱼从银川公主的屋端去给了苏阳,但是却没有端回来。

    从一间屋子路过的时候,守在门外的护卫直接接过托盘道,“其他菜,快点上,我们还急着赶路。”

    小伙计想说这菜是别人的,可是护卫已经端着菜进屋了。

    护卫一脸严肃,小伙计哪敢说啊,少不得再给人重做一份了。

    小伙计怕银川公主生气,过去和她说一声。

    银川公主见他回来,忙问道,“他吃了吗?”

    “没有,”小伙计回道。

    银川公主扭眉。

    这小伙计怎么回答的这么干脆利落?

    “那鱼呢?”银川公主问道。

    小伙计忙解释。

    银川公主愣住了,“我的鱼给别的客人了?!”

    她声音猛然拔高了好几成。

    小伙计连忙道,“您别生气,那客人急着赶路,我这就去吩咐厨房尽快给您做一份送来。”

    “您要不喜欢红烧鲫鱼,给您换成别的菜也行。”

    小伙计的态度极好。

    毕竟是他办事不利。

    可这不是态度好就能算了的事,那红烧鲫鱼里有巴豆粉啊。

    她一包巴豆粉都倒进去了,一点没剩。

    卖巴豆粉的人说只要下一半,牛都能拉掉半条命。

    不会出人命吧?

    “去把我的鱼要回来,快去,”银川公主催道。

    小伙计没想到银川公主这么不好说话。

    不就是一盘子鱼吗?

    晚一点上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吧?

    银川公主一再催他。

    小伙计能怎么办,只能硬着头皮去催了。

    只是鱼没能要回来,还差点挨护卫的拳头。

    好在这时候另外一盘子红烧鲫鱼端回来了,小伙计赶紧端去给了银川公主。

    没说是新做的,银川公主只当是把鱼要回来了,松了口气,打赏了小伙计五钱银子。

    小伙计高兴的合不拢嘴。

    那间包间内,两个男子在吃饭,这客栈虽然主要是供来往之人住宿,但饭菜也是一绝,这道红烧鲫鱼更是客栈的招牌菜。

    只要问小伙计哪些菜味道好,小伙计必推荐的一道菜。

    半条鱼下肚,两男子肚子就开始叫了,一趟接一趟的往茅厕跑。

    两人身份不俗,突然腹疼不止,护卫吓着了,赶紧请大夫来,把脉就知是吃了巴豆,并且查出是红烧鲫鱼出了问题。

    菜是客栈端来的,护卫找客栈掌柜的质问,那冰冷的脸,几乎没直接要了客栈掌柜的命。

    客栈掌柜的叫冤枉,他本分开客栈,在这镇子上是有口皆碑,他和客人无冤无仇,什么会给人下巴豆,徒惹祸患?

    护卫觉得人家客栈掌柜的说的不无道理,但出问题的是红烧鲫鱼,这事必须要查清楚。

    这一深查,就查到了小伙计身上,这才知道这道鱼是给银川公主的,在她的屋子里待了片刻。

    银川公主疲惫不堪的躺在小榻上,迫切的需要人给她捏肩捶背。

    护卫一脚把门踹开,吓了她一大跳。

    她赶紧坐起来道,“们要做什么?!”

    小伙计忙上前道,“公子是不是在红烧鲫鱼里下巴豆了?”

    银川公主扭眉,“我是下了巴豆。”

    “不是把鱼给我端回来了吗?”

    小伙计,“……。”

    小伙计看向护卫。

    他是去要了红烧鲫鱼。

    可是人家不还啊。

    这事怪不得他,也怪不得这位公子。

    不过这位公子和那位一起来的公子是什么仇什么恨,要给人家下巴豆?

    小伙计内心抑制不住的八卦。

    护卫可不管这些,他们只知道他们公子吃了人家下了巴豆的鱼,半条命都交代在这小破客栈的茅厕里了!

    护卫抓着银川公主要去给他们家还在蹲坑的公子赔罪。

    银川公主挣扎不了,直接被拽了出气。

    她气啊。

    想算计苏阳没成功,自己还受了牵连。

    护卫抓着她从苏阳的屋子跟前走过去,苏阳依靠着门口看热闹。

    银川公主脸火辣辣的烧疼,根本不敢看苏阳。

    苏阳手摇玉扇,器宇不凡。

    护卫抓着银川公主路过的时候,苏阳手中折扇将他们挡下。

    护卫脸阴沉沉的,“不想死就把路让开。”

    还挺狂。

    苏阳指着银川公主道,“巴豆是下给我的,他得先给我一个解释,才能跟们走。”

    护卫冷道,“连累我家公子受罪,也有份!”

    苏阳,“……。”

    还讲不讲道理了?

    有人拿刀架在他们脖子上逼他们抢一盘子红烧鲫鱼吗?

    上杆子倒霉,还敢嚣张?

    银川公主给苏阳下巴豆,现在自食恶果,苏阳本来不想管的,但除了给他下巴豆这一件事不对之外,其他错,银川公主犯的并不大。

    这护卫不管青红皂白就抓人,只怕银川公主小命难保。

    苏阳不想管,谁让他心软呢。

    结果才说了一句,就被打成同党了。

    护卫要抓苏阳。

    苏阳能让他抓住吗?

    直接在回廊上就打了起来。

    护卫不少,可没一个是苏阳的对手,直接被踹下来,砸的客栈楼下一片狼藉。

    那两个拉的半死的公子被护卫扶过来,见自己的人被打的惨不忍睹,顿时来气。

    他们看着苏阳道,“连我的人都敢打,真是向天借胆!”

    这话一听就知道身份不差。

    也是,带这么多护卫随行,这阵仗就不一般了。

    但比身份,苏阳还真没怕过谁呢。

    他没把男子的话放在心上。

    男子气结,直接报家门了,“我乃平王府世子!”

    苏阳笑了一声,“这身份果然够尊贵。”

    “这要在十年前,那就更尊贵了。”

    这平王是南梁封的,到了南临沿用而已。

    旧朝亲王,当然在旧朝尊贵了。

    苏阳一句话,直接把两人的怒气挑大了。

    只是有气也得憋着啊。

    护卫被打的爬不起来了,他们又半条命都没了,如何是苏阳的对手?

    少不得先把这口气忍了,回来再连本带利的要回来!

    护卫扶着他们两回屋。

    客栈掌柜的都吓懵了。

    他开客栈多年,见惯了形形色色的人,看的出来今儿来的这几位都身份尊贵。

    没想到居然尊贵到竟然是平王世子。

    那两位就更厉害了。

    连平王世子都不放在眼里。

    不是身份更尊贵,权势更大,决计不敢说那样的话的。

    这几尊菩萨,他们可得打起精神伺候了。

    苏阳踩着台阶上楼。

    那一声声踩的银川公主黑乎乎的脸难得的冒白了。

    苏阳直接进了屋,银川公主硬着头皮跟进去。

    她想逃。

    可护卫联手都打不过苏阳,遑论是她了。

    进屋后,银川公主一脸小媳妇模样。

    苏阳看的浑身鸡皮疙瘩,“再给我做这样一副样子,小心我揍!”

    银川公主快吓哭了。

    苏阳看着他道,“今儿给我下巴豆的事,不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猜会怎么样?”

    苏阳一脸不好说话。

    银川公主满腹委屈,知道自己没好果子吃,胆子也就大了,“让我晒这么黑了,我给下点巴豆怎么了?!”

    看着苏阳那张脸,银川公主就更气了。

    明明大家一样晒的。

    为什么她晒黑了。

    他却没有?!

    苏阳猜到是让她走路的缘故,可没想到让银川公主更生气的还是晒黑。

    “不该谢谢我吗?”苏阳道。

    “……!!!”

    谢他?

    拿刀子谢他吗?!

    银川公主气结。

    苏阳走到她身边,捏着她肩膀道,“骨骼精奇啊。”

    “难道没发现自己走了几天,都长胸肌了吗?”

    肩膀吃疼,可也比不上苏阳的话更叫人震惊。

    银川公主愣住了。

    胸……胸肌?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胸。

    苏阳也在看。

    虽然捂的很严实,什么也看不到。

    但银川公主还是从脖子红到了耳后根。

    苏阳觉得奇怪。

    虽然训练久了,长胸肌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可才训练了几天就长了,这不合常理啊。

    尤其他训练的强度并不大。

    银川公主极少训练,一下子强度太大,可能会受伤。

    这点分寸,苏阳还是有的。

    除了骨骼精奇外,他实在想不到别的解释了。

    银川公主恨不得挖掉苏阳双眼,她转身就跑了。

    苏阳,“……???”

    夸他。

    他怎么这样表情?

    银川公主跑回屋,赶紧把门关上了。

    这些天,多睡在野外,洗澡也凑合,竟没发现她开始长胸了——

    虽然还很小。

    可再小,比之前也显眼多了。

    比起同龄人,她已经落后太太太多了。

    她贵为公主,家世自然不必说了,容貌也上佳,唯一的缺憾就是胸小了点儿。

    母后常说,幸亏她投身帝王家,又早早的定了亲,这要出生贫苦,十有八九嫁不出去。

    母后最担心的就是她嫁人后,女婿比她这个女儿的胸还要大……

    这也是银川公主宁死不嫁苏阳的另外一个原因了。

    她讨厌拿蜜蜂蜇她和皇兄的苏阳。

    更不愿意把脸丢到大齐去。

    没想到走了这么多天,居然开始长胸了。

    银川公主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哭。

    因为她的胸是牺牲她的脸换来的。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