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看着银川公主那神情,苏阳就知道自己挨的是谁的骂,尤其银川公主还四下张望,明显是怕卸下易容面具后的他过来拆穿她。

    苏阳揉鼻子,内心有那么点委屈。

    他是真不知道她是女儿身。

    银川公主才十五岁,这么大年纪,喉结也不会明显。

    再加上……

    胸前一马平川。

    苏阳哪会想那么多啊。

    尤其银川公主还选择和他同住一间屋子。

    要不是从瀑布上摔下来,他亲眼看见银川公主一头秀发,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猜出她是女儿身。

    银川公主不知道苏阳打喷嚏是因为她在心底问候了几句的缘故,疑惑的看着他。

    好端端的怎么接连打喷嚏呢?

    她都没病,就他那能和铁比的身子骨就更不可能病了啊。

    苏阳被看的浑身不大对劲。

    要是男人这么盯着他看,苏阳估计会挥拳头。

    可银川公主是个女儿家,对上她,苏阳的拳头那就是棉花做的,别说打人呢,那是抬都抬不起来。

    他站起身来,把火灭了,拿了包袱就走。

    银川公主背着自己的包袱,苏阳看她背在背上,嘴抽了又抽。

    银川公主的包袱很沉,里面还有那县太爷给的金锭子……

    开始银川公主不肯背,如今已经习惯了。

    苏阳手伸出去,要接过包袱,还没碰到,银川公主转身看着他,他把手收了回来。

    银川公主只来的不及捕捉到苏阳无处安放的手,疑惑的眉头微皱。

    一向苏阳都走在前面,今天居然走在后面了,银川公主觉得不对劲啊。

    她看着苏阳道,“真的没事吗?”

    苏阳手伸出去,拿过银川公主肩膀上的包袱。

    银川公主抓着包袱道,“要做什么?”

    “我帮拿,”苏阳声音飘的厉害。

    “……。”

    银川公主懵了。

    要知道一路走来,苏阳都觉得她走的太慢,恨不得往她后背上的包袱里添石头的啊。

    今天居然主动给她拿包袱?

    这肯定是吃错药了啊。

    苏阳这么反常,银川公主可不敢把包袱给他拿。

    她所有的钱都在这包袱里了。

    要是苏阳拿了她的包袱跑了,她扛不到京都可能就饿死在半道上了。

    “包袱不沉,我拿的动,”银川公主后退两步道。

    苏阳,“……。”

    这包袱对他来说那肯定是不沉的。

    可银川公主是个女儿家啊。

    这包袱对她肯定算沉了。

    这些力气都是他逼出来的啊。

    怕太过激,银川公主有所察觉,到时候大家都尴尬,苏阳就随她背着了。

    苏阳没有骑马,和银川公主一起徒步往前走。

    银川公主看着他,“不骑马吗?”

    “骑马吧,”苏阳道。

    “……。”

    银川公主愣愣的看着苏阳,以为自己听岔了。

    苏阳耳根微红。

    他现在是啪啪打自己的脸啊。

    他一脸严肃的看着银川公主,道,“我观天色,今天应该会下雨,骑马走快些,今晚我们就不用住在外面了。”

    会下雨吗?

    银川公主抬头看着天上夺目的太阳,心底满是疑惑。

    苏阳已经催她了,“赶紧上马。”

    银川公主将信将疑的看着苏阳。

    苏阳的急性子,直接把她拎起来,扔上了马背。

    马不让银川公主骑。

    苏阳抓着马道,“老实点,摔着人了,我给好果子吃。”

    银川公主嘴角抽抽。

    哪有这样威胁一匹马的?

    可要命的苏阳威胁过后,马真的老实了。

    银川公主,“……。”

    这年头,连匹马都欺软怕硬了!

    银川公主稳稳的做好,她会骑马,但前提是马性子温和,烈马她还驾驭不了。

    她现在担心的是苏阳要和她同乘一骑。

    “那怎么办?”银川公主小心试探。

    “我跟着后面跑,”苏阳道。

    虽然他也想骑马。

    可他们两都穿着男人,走过路过的见着了还不知道想的多歪。

    虽然现在这张脸不是自己的无所谓,可银川公主的脸是真的啊。

    苏阳拍了下马,马就带着银川公主往前了。

    苏阳在后面跑。

    银川公主知道苏阳武功高强,但没想到他厉害到这种程度。

    马跑了半个时辰没歇气,他跟着跑了半个时辰。

    苏阳没有被马甩远。

    银川公主想看看他到底能跑多快,是卯足了力气骑马,也没能把苏阳甩开。

    没力气了,银川公主速度越来越慢。

    她也怕把苏阳累惨了,到时候人家不让她骑马,让她靠双腿走,就得不偿失了。

    做人要见好就收啊。

    刚这样想,就听苏阳道,“先停下。”

    银川公主心跳的厉害。

    苏阳把马牵去系好,把银川公主扶下来。

    天热,苏阳跟着跑了一路,汗如雨下。

    离的近,只感觉到他身上的热气朝她扑过来。

    这要是她,估计已经累死在半道上了。

    耳畔有蜜蜂叫声。

    银川公主心理阴影有点大,她道,“这里有蜜蜂,咱们还是走远点儿再歇吧?”

    可她不知道,苏阳就是因为蜜蜂才叫停的。

    蜜蜂能吃,还能敷面膜啊。

    他对美白知之甚少,可唐氏用蜜蜂面膜,苏阳还是知道的。

    银川公主那张脸——

    不恢复原状,苏阳内心过意不去。

    银川公主没想到苏阳是冲着蜂蜜去的,她忙道,“别去了,蜜蜂会蜇人。”

    “不喜欢吃蜂蜜?”苏阳问道。

    “不喜欢,”银川公主回答的干脆利落。

    在被蜜蜂蜇之前,她是极喜欢的。

    被蜇了之后,她是看到蜜蜂都躲的远远的。

    她这辈子都不会再喝蜂蜜水了。

    银川公主坚决说自己不喜欢蜂蜜,苏阳就打消了去找蜂蜜的念头。

    两人继续赶路。

    在茶摊吃了碗面,买了匹马,两人赶往码头。

    船已经在半个时辰前出发了,要等后天才有船了。

    “咱们要在镇子上住两晚了,”银川公主道。

    苏阳听得出银川公主的不愿意。

    但没有船,也只能认命。

    然后——

    苏阳就包了一条船。

    那是条大货船,货物都装上船了。

    苏阳给了一千两,人家把货物卸下把船让给他了。

    卸船的功夫,苏阳带银川公主逛了半条街,买了些东西,便上了船。

    银川公主还没坐过船,新奇的不行。

    再加上天热,风吹过脸颊,那是要多舒服有多舒服。

    上了船,就不用担心苏阳再逼着她走路了。

    船上人少,但船工都不错。

    能随随便便就拿出一千两包条船的绝非一般人。

    船要走上七八天。

    这七八天,银川公主在极力的挽救自己的脸,可惜收效甚微。

    而且不止脸没白,胸还不长了。

    自打察觉自己开始长胸了后,银川公主就每天注意。

    可这七八天一过,胸一点没涨。

    银川公主着急了。

    不会又不长了吧?

    脸已经晒不黑了,胸再不长,她还不得活活气死?

    下船后,银川公主不肯上马了。

    苏阳骑在马背上看着她,“怎么了?”

    “我,我还是走路吧,”银川公主背着包袱道。

    “……。”

    脑子没病吧?

    苏阳盯着银川公主的脸,十分怀疑。

    银川公主一脸坚定不移。

    她背着包袱转身就走。

    谁也不能阻拦她长胸的决心!

    苏阳坐在马背上,一点的生无可。

    这是一点挽救的机会都不给他了吗?

    银川公主走远了几步,回头见苏阳还没动,她催道,“快点儿啊。”

    苏阳能怎么办?

    他翻身下马,牵着两匹马跟在银川公主身后。

    走在街上,看着人来人往,银川公主脚步都轻快了许多。

    走累了,才找了家客栈住下。

    刚进客栈,小伙计就迎上来,“两位客官是打尖儿还是住店?”

    “住一晚,要两上等包间,”银川公主道。

    “只要一间,”苏阳道。

    银川公主看着他,“为什么只要一间?”

    苏阳,“……。”

    苏阳看向小伙计,笑道,“因为只有一间了。”

    小伙计,“……。”

    银川公主也看向小伙计。

    小伙计扯了嘴角道,“一间,就剩一间了。”

    银川公主不信。

    可人家小伙计这么说,她还能说什么呢?

    和苏阳住一间房也不是头回了。

    只是以前是苏阳睡床,银川公主打地铺。

    现在改成苏阳打地铺了。

    银川公主觉得他好像就跟换了个人似的。

    但打地铺这事,肯定是轮不到苏阳的。

    万一长胸是因为睡地铺的缘故了?

    虽然这可能是小了点儿,但银川公主只想过回之前长胸的日子。

    她不想有任何的变化。

    然后——

    苏阳打地铺的事就泡汤了。

    银川公主心满意足的睡在地铺上。

    和之前一样铺了两床被子,但不同的是屋子里有冰盆,没那么热。

    苏阳躺在床上,脑壳疼的厉害。

    他看着银川公主道,“地铺睡的有那么舒服吗?”

    当然不舒服了!

    她这不是逼不得已吗?

    只是睡地铺的原因不能说,银川公主看着他道,“不舒服,那还和我抢?”

    苏阳,“……。”

    是抢了,但是没抢过她啊。

    让她一个姑娘家睡地铺,他睡床。

    传扬出去,他颜面何存啊。

    苏阳往地铺上一躺,“今儿我睡地铺。”

    银川公主无语了,哪有这样的,伸手去拽苏阳,“给我起来啊。”

    “要能把我拉起来,我就把地铺让给,”苏阳道。

    “……。”

    小伙计送热水进来,听到这几句对话,脑门上黑线直往下掉。

    见过抢吃的抢喝的抢钱抢女人的。

    还真没见过抢着睡地铺的。

    他们怎么不抢着睡大街啊?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