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 爱搜书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夜天纵将言寂对于沈衣雪的救命之恩搬出来,不但成功地卖给了她一个人情,显示出他的襟怀大度,让沈衣雪心存感激,感激此刻夜天纵的仗义执言。

    同时,就算最后能够保住言寂,北冥默让步,她这个天魔女在魔界的名声,在四大魔君心中的地位,怕是也要一落千丈。从此在魔界当中,再无一人,能够威胁夜天纵魔帝之位。

    虽然看得明白,然而沈衣雪本就无意于魔界的魔帝之位,否则当初她就不会将一身纯阴魔气尽数转交给夜天纵,又让夜天纵顶了大败神界的所有功劳和光环。

    只要能魔界四周扭曲的时空恢复稳定之前,保言寂在魔界安然无恙,夜天纵的算计,也就由着他去了。

    再说了,夜天纵的这个做法,沈衣雪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谁也不愿意有一个,身份地位与自己对等,却偏偏还有恩情于自己的人存在。

    天无二日,国无二主。一个域界也是一样,沈衣雪突然出现在魔界,对于夜天纵,本身就是一种无形的威胁。夜天纵采用这种迂回的方式,既顺了她的心意,暂时保了言寂,也算是达成了他自己的目的,其实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沈衣雪心中暗暗叹息一声,一转身走到北冥默面前的时候,却已经是微微抬着下巴,流露出一丝盛气凌人来:“在神界之时,我体内的混沌之气耗尽,是言寂拼死为我挡下佛道二宗修者的攻击,这才让我得以保住性命,顺利来到魔界。北冥魔君,你这是要我沈衣雪忘恩负义么?”

    女子的语气咄咄,自带着一股逼人的气势,却让正微微低着头的北冥默一愣。

    虽然这位天魔女沈衣雪,只在五百多年年出现在魔界一次,他与其接触也并不多,然而也能看得出来,当时的少女,以自身的混沌之气凝聚出七色莲花,又置换真魔气为混沌之气,声势虽然浩大,然而却是为了能够在魔界立足,其本性仍旧是纯真善良的,这也在之后一段时日的相处当中得到了证实。

    可为何此刻还是那倾城绝艳的眉目,却突然变得如此盛气凌人起来?

    其实不但北冥默心中疑惑,就连一直没有开口的东方熠和西门菲儿,也是对视一眼,然后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疑惑之色。

    南宫流火就更是有些无法接受,猛地抬起头来,瞪着他那一双本来就很大的眼睛,不可置信地道:“魔妃姐姐,你怎么……?”

    而夜天纵,看向沈衣雪的目光却是格外复杂,他能肯定,眼前这个女子是真的有一颗七窍玲珑心,可为何明明都看穿了他的意图,竟然还顺着他的意思去配合?

    历劫的目光则是从言寂的身上,直接转到了夜天纵身上,深深地看了对方一眼之后,最后落在沈衣雪脸上,眼中已经是一片弄得化不开的心疼怜惜;这个丫头……

    被任向东挡住了半截视线的言寂,终于也忍不住再一次看了那个俏生生地站在自己对面不远处的女子,忽然悲哀的发现,他与她之间的对立,并不只是简单的身份对立,而是两个域界之间的对立!

    他在神界千万年,早已被深深的刻上了神界修者的烙印,而她的的身份所代表的却是整个魔界,也是同样地不可更改!

    看来修炼这千年,自己活得反而越来越天真,事情也想得过于简单了,并不是他想要追随,便能够追随于她。

    他一心想要随她离开神界就好,却不想阴差阳错之下来到魔界,这样的追随,反而成了她沉重的负担,成了魔界中人用来打压她的利器!

    对于众人各异的表情和心思,沈衣雪然不理会,继续按照自己的思路开口:“各位放心,我也不是个蛮不讲理之人。虽然言寂身上神界修者的真气已经散尽,然而毕竟曾经是神界道宗的宗主, 长期逗留在魔界也的确是不合适。我……”

    沈衣雪顿了一顿,忍不住拿眼角的余光偷看了一眼言寂的神色,见男子脸色惨白,神色惨淡,心中一时竟然生出一丝不忍来。

    言寂的心思,她都明白。他为了她豁出性命,不顾一切,连神魔二界的对立都弃之不顾。可如今她沈衣雪却同样因为神魔对立,想要将他送离!

    一想到此,沈衣雪心中对于言寂的愧疚之意更重,接下来要说的话犹豫再三,接下来的“尽快将其送离魔界”几个字,却是怎么也不忍心说出口来。

    沈衣雪也在犹豫,她的确是想要将言寂送离。然而一来四周时空扭曲,根本就无法确定具体时间。若是四大魔君逼问具体时限,她依旧难以回答。二来,此言若是出口,以言寂那颗敏感脆弱的心,还不知道要作如何想。

    想到这里她不禁有些头疼,皱起眉头,深深地叹了口气,突然就沉默下来。

    历劫似乎是看出了她的为难,以眼神询问,却被沈衣雪轻飘飘地避了开去。言寂深深地看了一眼沉默的女子一眼,心中暗暗叹息一声,干脆闭起了眼睛。

    这样,她无法看到自己的目光,也许压力就会小一些吧?

    南宫流火的话说了半截,就被沈衣雪打断。他有些错愕地看着沈衣雪,眨了眨眼睛,还是忍不住开口:“魔妃姐姐,也没有人非要坚持诛杀你的救命恩人。只是……”

    他犹豫了一下,觑着沈衣雪的神色,见其并没有发怒的前兆,这才犹犹豫豫地继续道;“魔界也不适合他不是?倒不如趁着知道的人还不多,将他送出魔界,也省的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送走?”沈衣雪垂下眼眸,让人无法看清楚她眼底的情绪,只能看到她唇边的一丝冷笑,“谁来开辟空间通道?”

    这个问题,问的南宫流火一愣,随即才猛地醒悟过来,沈衣雪不是不想将那个神界道宗的宗主送出魔界,只是现在的情况,根本就送不出去!

    而她,想必当着那个言寂的面,让她说出将人送走的话,面子上也有些过去去?

    南宫流火眨了眨眼睛,终于是明白了沈衣雪的处境,言寂,不留也得留,最起码要在魔界待到四周的时空恢复正常,能够开辟出稳定的,通往其他域界的通道来才行。

    换言之,魔界四周的时空一日不稳定,言寂就要留在魔界一日。

    南宫流火终于忍不住开始挠头了,因为他也开始替沈衣雪头疼,头皮都要发麻了。

    夜天纵怀着复杂无比的目光,看着眼前还略显稚嫩的的女子,心中的情绪一时无比复杂,最后终于是收了回来,转而再一次落在北冥默身上:“北冥魔君,你还有何华说?”

    北冥默依旧冰冷地如同魔界北方的冰川,沉默半晌,态度却是依旧坚决:“我魔界四周的时空,现在的确是非常的扭曲混乱。可既然这个神界修者能从扭曲混乱的时空当中进入我魔界,又如何会无法离开?”

    那意思,让言寂怎么进来的,就再怎么离开?

    对于北冥默来说,这也已经算了让步了,至少他没有再继续坚持非要将言寂当场诛杀。

    沈衣雪的心头,总算是松了口气,正要开口,却听夜天纵又继续道:“这个可以容后从长计议,不过你是不应该先将人放开了?毕竟他的体质与魔界中人不同,若是被你的真气禁锢地太久,怕是对身体不利。”

    这话,却是完站在沈衣雪的立场上,心意地在为言寂考虑了。

    沈衣雪终于忍不住抬起头,感激地看了夜天纵一眼,然而却只隐隐地看到了夜天纵一个隐晦的愧疚眼神。

    他做了什么他心里有数,沈衣雪又是如何回应的,他的心里也有数。他这是在用这样的方式,还沈衣雪的情分。

    沈衣雪嘴角扯出一抹不易察觉,略带着嘲讽的苦笑:她只是表明自己不热衷权力,对于天魔女的名声,魔界的魔帝之位没有任何想法,竟然立刻就换来了夜天纵的真心相待,还真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了。

    只是,沈衣雪也就是这一晃神的工夫,北冥默竟然略微转了转身子,变成了面朝着沈衣雪,继续保持着恭敬却冰冷的态度,就连声音也没有任何变化:“那么,敢问天魔女,是如何进入魔界中来的?”

    如何进入魔界的?

    沈衣雪一怔,这个问题,她还是真的不太知道。反正她只是记得,在神界葬神渊的断崖前,佛道二宗的修者同时出手,言寂挺身护住自己,之后就陷入了一片金色的光芒当中。

    可进入金色光芒之后的记忆,却似乎只有一片空白,再醒过来的时候,人就已经在魔界幻如魔帝的洞府当中了。

    紧跟着言寂离开洞府,圣山山巅出事,竟是根本没有机会仔细问历劫,自己会跑到魔界来的真正原因。

    只是,想到历劫,沈衣雪就忍不住想起方才在紫色真魔气云层之上,历劫阴沉着脸呵斥自己的情景来。

    委屈顿时再一次涌上心头,就连眼中也不自觉地泛起一层泪意。不过终究是当着魔界的魔帝夜天纵和四大魔君这些主要人物的面,她怎么也要顾及一下自己的面子,因此也就瞪大了眼睛,不肯让眼底的晶莹再次溢出分毫,咬着牙,一字字道:“当时,我正处于昏迷当中,实在是不知道,自己如何进入魔界的。”

百度搜索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 爱搜书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三世历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世历劫并收藏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