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今天开始做项羽 爱搜书 今天开始做项羽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噗通一声,死尸摔倒。

    周成的脸上还浮现着解脱般的微笑,霸王果然守信……

    项羽甩了下剑上的血迹,“孤王向来说话算话,你这又是何必呢。”

    “多谢主公救命之恩!”韩成躬身一拜。

    项羽一摆手,“不必言谢,应该孤王谢汝才对。说起来当义帝本就十分危险,天下人都巴不得义帝死,然后诬陷到孤王的头上。汝若是真心感激,那就打起十二分精神好好活着吧。

    此密道之事就不要告诉申阳了,抓不到纵火者就在皇宫的护卫中寻找,其人必定是趁乱混入了军中,抓到之后严加看管,孤王自会派人来取。孤王在外征战,义都之事就交给足下了。”

    “喏。在下定当竭尽力。”韩成拱手道。

    “如此甚好。”项羽说罢便从密道离开了。

    其实,这个所谓的密道也并非多大的工程,不过就是连通义帝寝宫和附近相邻房舍罢了。

    数日前,项羽在白登打了胜仗之后就伪装成了护送将领家眷前往义都的队伍,然后通过自己留在义都的暗子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皇宫密道,来到了韩成的寝宫。

    讲真,项羽对申阳还远未达到十分信任的地步,故此在义帝的护卫军中,项羽明里暗里的安插了不少亲信和死士。

    不过从这段时间,包括今日的情况来看,申阳做的还算不错,即便是刘成这个级别的人想见义帝也没那么容易。

    而此时,申阳正在颖阴的皇宫内大肆搜捕纵火刺客。

    “令大军将皇宫团团围住,一只老鼠也不许跑出去!所有人都不得离开,以防刺客假冒我军士兵逃脱!”

    申阳差点没被气死,上万人抓一个刺客竟然还能跟丢了!

    当然,这些人主要都在皇宫外围包围,里面搜捕刺客的也就千余人,但这也够丢人的了。

    “报!启禀阳武王,陛下传来密令。”侍卫双手将帛书呈上。

    申阳接过来一看面色当即大变,义帝被刘成刺杀?刘成本名叫周成,乃是刘邦派来的奸细?外面纵火者名为张满玉,原为项伯男宠?其人善轻功伪装,或藏于军中伺机逃跑?

    既然这密令出自义帝之手,起码义帝应该没事,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申阳觉得自己还是尽快去见见义帝为好。

    “传令下去,皇宫内军兵互相监督,哪个也不许离开!各部将官给我拿着名录挨个确认,有发现叫张满玉的即刻拿下!有长得像男宠的也给本王拿下!”

    “喏!”

    申阳原本就怀疑刺客换了军装混入军中,挨个排查迟早能将刺客揪出来,但这里面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这个刺客本就是军中之人,此法就不可行了。

    恰好,义帝的密令之中提供了纵火者的名字,而且也说明了刺客并非军中之人,因为项伯原来的亲信是不可能被选中来守护皇宫的。

    知道了纵火者是谁,想抓就容易多了,军中还是有不少原楚军之人的,甚至见过张满玉都有可能。

    申阳一路疾行再次来到了义帝韩成的寝宫,进入房间后当即闻到了一股血腥味,不久前还要和他打架的刘成,竟然已经倒在血泊中了。

    “陛下,这是?”

    “周成将短刃藏于宝箱之中,意图行刺寡人,已被寡人斩杀。”韩成挥舞了一下手中的宝剑。

    “陛下威武。”申阳嘴角狠抽了一下,韩成那两下子他最清楚不过了,虽然在申阳的建议下每天都有两个时辰学剑用来自卫,但所学时日尚短,根本不可能杀得掉武艺高强的刘成。

    故此,韩成的寝宫之中应该还藏了别的高手护卫,而且必然项羽派来的,倘若项羽不派亲信过来才叫奇怪。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时韩成执意要单独接见刘成的时候,申阳才没有反对,韩成从内室出来本就蹊跷,就好像生怕刘成被他赶出去似的。

    当然了,申阳是不可能当场拆穿韩成的,只要韩成不打算治他一个失职之罪,大家相安无事就好。

    翌日,义帝险些被刘季刺客暗杀的消息不胫而走,又迎来了一波声讨刘季的高峰。

    不过,经过详细的排查之后,申阳依旧没能抓到刺客,可以确定军兵之中并没有刺客。

    正当申阳一筹莫展之际,韩成竟然又有密令给申阳,让其彻查宫女!

    然后,一身女装打扮的张满玉因为情急之下不小心把胸掉了,被军兵抓了个正着。

    这家伙轻功虽然了得,但是力气不大,武艺也平平,很快就被制服了。

    申阳见到张满玉之后惊为天人,男人可以长得这么俊的吗?难怪项伯收其为男宠啊。

    不过,还没等申阳欣赏多久,便有项家人将张满玉给秘密提审走了。

    至此,义都风波告一段落,申阳再次加强了皇宫的守卫,并且派人修缮烧毁的宫殿,允许留在义都的各将军家眷护卫也从百人降低到了二十人,余者尽数被勒令回返。

    不久之后,项羽的队伍也悄然离开了义都,踏上了北行之路。

    嘎吱,嘎吱……

    马车晃晃悠悠的前行,项羽揉了揉额头,再次瞄了一眼对面的张满玉,还别说,他这身女装打扮可真是好看啊……

    “咳咳。”

    “项王身体不适么?”张满玉相比当初在安阳见项羽时可淡定多了,完卸去了伪装。

    “满玉啊,你知道啥就都招了吧,没准孤王一开心就放你一条生路了呢。”项羽觉得用刑拷问什么的最好还是不必了吧。

    张满玉想了想,“可以倒是可以,但在下知道的太多了,就光是其中的隐秘之事,十天半月也说不完,不如项王想知道何事直接问,在下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项羽嘴角狠抽了一下,自己这是抓到了个宝贝还是抓到了个逼王啊,“那就说说刺杀义帝的事吧。”

    “在下负责放火吸引守卫注意,刘成负责杀义帝。”张满玉如实说道。

    “就这么简单?谁派你来的?除了放火你还做了什么?”项羽心说这不废话么,大家都知道了。

    张满玉张口就来,“刘季派我来的,除了放火,在下还四处收买适合人选宣传五星聚东井之事,顺便搜集一些情报。”

    “你还真干了不少大事啊,此前在咸阳有人从关押张良之处突破重重包围神奇逃脱,那个人就是你吧?”项羽忽然想起了这事。

    张满玉犹豫了一下,“倘若在下回答是,项王不会对张良不利吧?”

    “喔,那你就不用回答了,说说你入蜀之后打探到的情报吧。”项羽大方的说道。

    张满玉拱了拱手,“多谢项王体谅,蜀地易守难攻……”

    三日之后,项羽抵达敖仓,张满玉果然没有说谎,其人当真是言无不尽,项羽问道最后都不知道问什么好了,这家伙知道的隐秘之事果然不少。

    不过,形势紧迫,项羽也没有那么多时间继续听张满玉说下去了,鼓励其以后多穿女装之后,便安排人押送他走水路回临淄了。

    项羽再次回到雁门地界之时,恰好有一队人马从后面追了上来,并且带来了英布的亲笔书信,信中万分惭愧百般自责,竟然重用了刘季派来的奸细刘成,险些酿成大错云云。

    项羽当即回信安慰英布的同时,也顺便给了英布一些指示和提醒。

    而此时,匈奴冒顿单于率领十万精锐大军已经到达了九原西边的乌兰渡口。

    “大单于,大军已经准备就绪,随时可以渡河。”左贤王呼格勒恭敬的说道。

    冒顿原本正看着滚滚的河水出神,“东胡和汉军打起来了吗?”

    “还没有,汉军应该还不知道咱们分兵的消息,面对四十万联军,那些无胆的鼠辈又哪里敢主动进攻呢?”呼格勒鄙夷的说道,完忘了不久前败给项羽的事。

    “喔……那就再等等吧,大军找个地方先安营。”冒顿眉头紧锁,若连项羽都是无胆鼠辈,这天下又有几人可称英雄呢?

    那项羽真的会不知道我军的动向吗?

    他到底在等什么……

百度搜索 今天开始做项羽 爱搜书 今天开始做项羽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今天开始做项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让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让酒并收藏今天开始做项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