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你好,打印机 爱搜书 你好,打印机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其他的人都走了,武官和助理还在,曾甄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武官看了看张威,欲言又止,曾甄说:“说吧,没有关系。”

    “周大使还让他们告诉你,你父亲曾老师……”

    “我爸爸还活着,对吗?”曾甄说,“我已经知道了。”

    “你知道了?”武官和助理都吃了一惊。

    “对,我知道了,我已经见过我爸爸。对了,这船上,知道这件事的还有谁?”曾甄问。

    “原来是我们两个和小静,还有a队,现在a队和小静都已经不在,只有我们两个了。”助理说。

    “好,这件事,暂时不要声张,你们也不要过去,交给我自己来处理吧。”曾甄说。

    “好。”武官和助理,退了出去。

    看着门在他们的身后合拢,曾甄跌坐在椅子上,泪水禁不住流了下来,张威走到了她的身边,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一只手不断地擦拭着她的泪水,曾甄把头靠在张威的身上,任泪水肆意地流。

    “阿威,这是为什么?我刚刚找到了爸爸,现在妈妈又不在了,为什么我就不能有一个完整的家。”曾甄哭道。

    张威只能默默地抚慰。

    “也不知道我爸他们那里,现在怎么样了?”

    情绪稍稍平息一点之后,曾甄问道。

    张威看了看手表,和曾甄说:“现在里面还是晚上,等白天到了,我们进去看看。”

    曾甄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她又说:

    “阿威,真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张威奇道。

    “我接任大使,都没有先和你商量。”曾甄说。

    “那是你义不容辞的责任,你妈妈交给你的,我理解。”张威说。

    “那你会帮我吗?”曾甄问。

    “当然会,不仅是我,我想,两个陈姐,大侠,小王,小志,包括以后好了的五十铃,还有大妈他们,都会帮助你的。”

    曾甄不停地点头,她说:“有你们在,我好像心里踏实多了,”

    曾甄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知道悲伤是没有用的,敌人也不会为你的悲伤,特意留出等待的时间,

    曾甄知道,现在整个亚太区风雨飘摇人心惶惶,最需要做的就是安定人心,但安定人心,靠空洞无物的口号肯定不行,而要给人们一个寄托,一个看得见听得到,他们觉得值得信赖的寄托。

    凭职业的敏感,曾甄知道,这种寄托最好的替代物就是品牌,一个标识,曾甄觉得,把自己作为一个品牌推出去,或许是最快也最迅速的办法,把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到自己的身上。

    就像她曾经推销过的那些品牌一样,现在到了,她需要把自己推销到自己的人民面前的时候了。

    她必须让亚太区所有的观察员们相信,虽然周大使不在,但周大使的精神还在,亚太区还在,亚太区

    的大使还在,我们仍然是一股任何人不能小觑的力量,只有这样,涣散的人心才能收拾回来,虎视眈眈的敌人才会望而却步。

    而要做到这一点,曾甄知道,一个战斗的形象比温和的姿态,在这个敏感的时间点更管用,她必须树立自己的威权。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傻逼会认为,威权是靠严刑峻法,靠自己手里掌握的枪杆子和专政工具,靠洗脑,靠钳制言论,靠在周围,豢养一大批的马屁精,靠在媒体上,天天做自己那种天纵英才的笑话文章可以获得的。

    他们永远不会知道,其实那沉默的大多数人,只是在道路以目,愤怒正在各个阶层酝酿,只是在等待爆发的那一刻。

    这个世界,还没有一个独裁者,在他倒台的那一天,手里不还握有他自认为可以永保他平安的军队,他周围的那些马屁精,几乎是一也之间就翻了脸,就像他们当初用天天的阿臾来表达自己的效忠一样,现在,他们会用夸大的愤怒来和他划清界限。

    这些傻逼从来也不知道,威权是伴随着威信而产生的一种权力,而不是威严和威逼,一个领导人,只有在大多数人心悦诚服的支持和热爱之下,他才会被赋予无形的坚不可摧的权力。

    曾甄首先要做的就是,她以亚太区大使的名义,向dc城全体国民和观察员,公布了周大使罹难的整个过程和所有的证据,她打响了对金毛的第一枪,在文章中,她发出了许多年以后,dc城的人民还津津乐道的一段话:

    “卑鄙和无耻不管是在太平洋的东岸还是西岸,它就是卑鄙无耻。如果你是一个观察员,你或许没有办法选择你的大使,但你可以听从你内心向善的力量。你或许没有办法表达你的不满,但你可以在心里积聚你的愤怒和力量。”

    曾甄的文章,犹如一颗炸弹,让城邦委员会有些错愕和束手无策,首先是那些委员,他们和曾甄说,你这样,就把矛盾完全公开化了,委员会会很被动。

    曾甄说对,如果通过制度,没有办法寻求正义,那我就只有通过人民的力量去改变制度,我就是要把一切都摊开在阳光下,委员会也不能成为藏污纳垢的所在,各位委员,我说的对吗?

    委员们面面相觑,谁也没有办法说不对,他们心里也怨恨金毛的跋扈,但让他们心里没底的是,一旦金毛真的发怒,局面又会怎样?对这些委员们来说,只要能维持自己的权力,可比什么寻求正义来的重要。

    曾甄的这篇文章,据说彻底激怒了金毛,他在办公室里摔了东西,并责骂说,那个乳臭未干的,我要把她捏成碎渣。

    有媒体通过视频采访曾甄,曾甄淡淡地一笑,她用手指指着镜头说:

    “放马过来,我的每一根头发都充满了

    必胜的信心。”

    就这段视频,虽然播出之后,马上就被删除了,但据说在dc城的人民中间,四处传播,他们什么时候见过一个这么漂亮而又非典型的政治人物啊,在dc城那个沉闷的环境里,曾甄可以说是一指成名,很多人自动就被她圈粉了。

    很多人,自发组织了她的粉友会,他们在网上四处出击,敲打金毛和他的毛迷,警告他们,如果敢挑衅曾甄,他们会誓死站在曾甄一边,做一个真正的“甄粉”。

    有人已经在策动和串联,说是要在曾甄可能回dc城的时候,组织一场千万人的欢迎会。

    在dc城,出现了一个以前从未出现过的画面,很多人情愿被处罚,也要穿着印有“放马过来”字样的服装去上班,或戴着前面印有曾甄头像的帽子。

    一时之间,曾甄成为了dc城知名度最高的政治人物,特别是在年轻人中间,她的知名度和好感度竟超过了野鸭。

    有人用了一部电影里的台词,来形容这个现象,说曾甄的出现,是“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据说,金毛对此万分的紧张。

    (本章完)

百度搜索 你好,打印机 爱搜书 你好,打印机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你好,打印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眉师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眉师娘并收藏你好,打印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