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 爱搜书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月色挺好,路上并不太黑。

    刚出了秀才村,成屹峰就问:“宝生怎么说?”

    秦凝叹气:“唉,还能怎么说?他现在成年了,比前几年有自己的心思了,我也不大好问他这么**的事情,我只能把今天的事儿跟他说了,问他,想不想谈对象,试试自己能不能改变。

    他先是死活不开口,后来才说,他肯定没法子跟女人结婚过日子。他说,学校里,女同学喜欢他的很多,他早就知道,他自己是不会喜欢女的的,怎么都不会喜欢,不存在试试的事儿。

    人家话都说到这样了,我还能说啥?唉,其实我料到会是这样,这还非让宝生说,他也是为难。结婚不结婚,不是别人自己的事吗?干嘛要去打扰人家呢?

    我自己也曾经特别排斥婚姻,我能理解别人问我这个事的感受,可我也知道,宝生总要经历这些,与其别人在背后议论他,还不如我早早让他知道怎么应付的好。

    我把这个想法也跟宝生说了,宝生也是愁,他说,他也知道,早晚有人会提,但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提,还是先看上你,又改看上他的,把他当什么呢,他恶心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对人家有好感。”

    成屹峰无奈的嚅嗫:“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秦凝也是无奈,瞪他一眼:“哎呀,宝生心里,觉得你是最好的啊!算了,这个就不说了。反正还不是你的、大、伯、娘,惹出来的事!”

    成屹峰更委屈了,拿小眼神幽怨的看她,可也只是看看,不敢声张。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秦凝才消气,说: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该怎么对付你大伯娘。我跟宝生的提议是,干脆捏造一个定亲对象出来,就是啥娃娃亲之类的,比如早就定亲了,现在女方不在这儿,在很远的地方,等以后再结婚什么的,这样也省得以后还有别人给宝生提亲了。

    可宝生说,他家上下四五辈的人,都是穷得不得了的农民,连公社都没出过,哪儿来的女方不在这儿的娃娃亲呢?今天应付了你大伯娘,以后还是会被戳穿,戳穿了,更难收场。唉!”

    成屹峰跟着叹气:“唉,要不然就说,他命里不能早娶妻什么的?”

    “破四旧呢!谁敢把这样的话多说。再说了,这个是长久的事,不能早娶,那也挡不了几年,宝生都十九了,多大算迟?二十算不算?二十五算不算?唉!”

    “不然,就说是他有隐疾?”

    “啥隐疾啊?……咳咳咳!你觉得,男人说这个,很光荣么?”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到底要怎么样呢?”

    “所以宝生愁啊!所以都是你,你大伯娘!讨厌死了!”

    秦凝大力皱眉,低喊一声。

    成屹峰吃瘪,瘪着嘴,可怜巴巴的看她。

    秦凝见他这样,又有点不舍得怪他,人不能不讲理,就算对亲近的人,也不能过分。

    秦凝深吸一口气,还安抚他一下:

    “我也不是要怪你。但是你大伯娘真的是太滑稽了,明明你都跟她说了,我们在谈对象了,她还这样!”

    “唉,我知道,好在她现在不提了,改看中宝生了,要不然我还得和他们吵呢,吵得过分了,回头我爸爸我奶奶那边也不好交待。”

    秦凝叹气,说:“我现在回想她最后跟我说话的那个样子,我看,明天我要是不给她一个满意的答复,她估计还得恨上我呢!”

    “要不然,我明天找个借口,咱们不去了!”

    “不去是不行的,不去就是我失礼,怎么说都是你的大伯家,还关乎你爸妈的脸面呢!”

    本来一个人愁的,现在变成了两个人一起愁。

    两人讨论了一路,都有点闷闷的回到了秦唐村。

    月亮照着村巷,有清亮亮的月光,村巷里是秦凝和成屹峰很默契的、很和谐的脚步声。

    听着这脚步声,秦凝刚觉得心里过去些,结果,刚走到秦达家门口的时候,突然,从院子里冲出来一个人影,似乎还伸着手,眼看着就要拉住秦凝。

    秦凝眼角刚看见人影,脑子里就一个闪念,眼睛只对着那人影瞄了一眼,那人影“啪”一下,就倒在她脚下,“哎哟哎哟”起来。

    秦凝自己先定了定神。

    因为,她此时才发现,空间加入赤玉镯子的能量,现在对自我防御的反应更加灵敏了,不再是单纯的警铃大作的提醒,而是能迅速的作出反应。

    眼前倒地的人,就是空间能力提升后的第一个“受惠者”。

    秦凝看向依然在地下“哎唷”的人,莫桂花!

    事发突然,成屹峰本来走在秦凝另一侧,此时也才醒过神,他立刻把秦凝拉在身边,对地下的人喝道:“这是想干什么?活该!”

    秦凝抿了抿嘴,不想理,拉了拉成屹峰的袖子,抬脚就要走。

    莫桂花不干了,手一抬,就势抱住秦凝的脚踝:

    “你别走!我有话说!我等你半晚上了!哎唷,摔得疼死我了,哎唷,我怎么这么倒霉啊,怎么会跌倒了呢,哎唷……”

    咦?这话说的,好像她们俩是情人似的,还等她半晚上了?笑死人了!

    秦凝抽了抽脚,莫桂花抱的紧紧的,她倒也不好当着成屹峰的面儿,把莫桂花甩到十几米外头去。

    秦凝就说:“莫桂花,你到底想干什么?”

    莫桂花这才慢慢的弓着身子爬起来,手不舍得放开秦凝,还一点一点的拽着。

    这一跤,摔的不轻,一个成年人突然摔倒,是很容易摔伤的,莫桂花真是觉得自己浑身都疼。

    她一边哎唷着,一边开始骂:“哎唷,你个贱货,可摔死我了,哎唷,你赔,这次你不赔我,我绝不放过你,你爹也摔伤了,你知不知道?就是昨天找你摔伤的,你,你得给我两百块钱!”

    敢骂人?!

    秦凝就不买账了,啥也不说,身子大力的一晃,就从莫桂花手里挣脱出来,只管往自己家走去。

    莫桂花身子摇晃了几下,差点又跌倒,急喊:“你站住!你给我站住,你要是敢走,我就把你那些见不得人的事跟你男人说!”

    秦凝真站住了。

    嗬!有意思!她倒还不知道,她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她除了身负空间异能,别的实在没什么好见不得人的啊!

    秦凝转头,对着不断揉着自己手臂的女人冷笑:“莫桂花,别呀,别我走了你才讲,你现在就讲,讲给我……对象听,你不讲不是人!”

    “我男人”什么的,秦凝还说不出口,就说是“我对象”。

    紧跟着她的成屹峰,听得眨巴眨巴大眼睛,也立刻对莫桂花说:“要说什么就说!别在这胡说八道的,你要是敢胡说小凝,我可跟你不客气!”

    莫桂花反倒楞住,她可想不到,秦凝能这么气壮!

    昨天那两个女人可是说了的,家里有子侄看中秦凝,想攀亲,她们特意的来打听。

    都到让人来打听的地步,那肯定是看中秦凝那个男的、已经跟秦凝有些勾当的了吧?这种事,肯定是秦凝发骚,打量着任阿山家的外路小青年平时不在附近,就出去招惹男人了呗!

    哼,谁不是嫩花花的小细娘过来的,还能不懂?这种事秦凝还想赖?

    不过,要是就这么直接说了,万一搅黄了这贱丫头的事,贱丫头一气之下不肯给钱,那她家就亏大了!

    莫桂花还用不大的脑子权衡了一下呢,便对成屹峰冷笑:“没你事!这是我们家事,知道不?走你的,我和那贱东西说话!”

    成屹峰当即扬起手:“你说谁贱东西呢?你再说一句试试,看我不大耳光子扇你!”

    莫桂花仰头看看成屹峰的大手,再看看成屹峰黑一块红一块的脸,脖子缩了缩,小声嘟囔:“敢打人啊你,别以为我怕你,关你什么事……”

    秦凝无奈的摇了摇头,和成屹峰说:“别理她,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让她说!”

    结果莫桂花还不敢说:“小……秦凝,我跟你单独说!”

    “不用,你这就给我说!”

    “那个,秦凝,你爹昨天摔伤了,今儿都没出工,手都抬不起来,要不,你进来看看?”

    “别跟我瞎扯!我爹早死了,我哪儿来的爹?你说不说?不说我走了。”

    “你!你!你敢六亲不认?”

    秦凝一点机会都不给,莫桂花气得都忘记了自己身上的疼,指着秦凝就开始骂。

    秦凝不再理她,招呼成屹峰:“哥,走吧,母狗又发疯了,不值得看。”

    叔可忍,婶不能忍,莫桂花刚才还想着,不能当着成屹峰的面说,好歹还能从秦凝那儿弄点钱,眼看着秦凝不鸟她,她啥也顾不上了,立刻对着秦凝和成屹峰的背影喊起来:

    “秦凝,你个杀千刀的,你不仁我不义啊,你再不给钱,我可喊得全村都听见,你以为你做的事别人不知道呢你,昨天人家可是到我家来打听了,说是有男人看上了你,想攀亲,来打听你呢!

    你要是没在外头发骚,人家怎么会找上门?哼!我说怎么舍得找个那么远的外路男人哩,你不就是想等男人不在这儿,好再偷汉子么你!”

    秦凝站住脚,先看成屹峰。

    只见成屹峰的脸上,满满的怒意,并没有丝毫的迟疑,他比秦凝先转身,大步往莫桂花身前去,身子前倾着,手已经扬了起来。

    秦凝立刻叫住他:“哥!别动手!你吃亏!”

    成屹峰生生的把脚钉在莫桂花身前,气得咬牙切齿:

    “没见过你们这种不要脸的夫妻!从小虐待小凝,不但把人卖了,还想着压榨她!我告诉你,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你,但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我不能打你,我就打你男人,往死里打,给小凝出气!”

    秦凝比成屹峰冷静多了。

    莫桂花和秦达是什么人?那可是对秦月珍从小骂到大的!秦凝有秦月珍的记忆,早就对这种谩骂有免疫力了。

    她见成屹峰控制住了自己,便慢慢的走了过来,非但帮莫桂花把成屹峰拉开,还很是平稳的说道:“莫桂花,继续说,昨天找你的,是什么样的人?你要是说得清楚,那……”

    秦凝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块钱,对着莫桂花扬了扬:

    “一块钱!只要你把跟你打听的人的样子说出来,我就给你一块钱。可是,你要是说不清楚,这次我可不饶你,你不是要让全村都知道吗?我就让队长开个社员大会,咱们到社员大会去评理!

    我倒要看看,你这么污蔑我,村里人会怎么对你!要是你拿不出证据来,我可叫县公安局的人来抓你了啊,你该知道的,我认识公安局的人。现在,你给我说!”

    这下,莫桂花迷茫了,也紧张了。

    她实在想不明白,怎么事情一下子成了这样?事情不该是这样的啊!

    昨天秦达去追问秦凝以后回家,非但什么都没要到,还跌伤了,刚开始只是说膀子疼,后来又说是腿疼,到了今天一早,就成了浑身都疼,疼得出工都出不了,生生的在家歇了一天。

    家里头本来就秦达一个壮劳力,莫桂花自己又因为小产在家歇工,这两个人不出工一天,真是亏大了。

    夫妻两个在家里琢磨了一天,越琢磨越气愤,莫桂花还去秦阿南家打探了,结果知道秦凝不在,去看任贵均了。

    一对宝货就在家门口等,等来等去,秦凝没等到,等到金秀回家来,见家里头饭也没煮,两夫妻还垂头丧气的,金秀就发飙了。

    一顿吵闹。

    最后,秦达和莫桂花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交待了,金秀自动自发的加入向秦凝讹钱的阵营,且莫名的兴奋,和莫桂花两个搬着凳子,轮流守在家门口,擎等着秦凝回来的话,就先拖进家里讹点钱再说。

    结果,正好轮到莫桂花的班。

    莫桂花远远看着秦凝的身影近了,还不敢出声,自忖要是能跟秦凝速战速决、不惊动金秀的话,她还能把钱藏一些。

    可是,现在看来,别说藏一些了,钱毛儿也不好薅啊!

    秦凝听了她的话,非但一点不怕,还这么的嚣张,这跟预想的一点也不一样啊!

    她倒是该怎么办呢?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百度搜索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 爱搜书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列无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列无暇并收藏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