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庶女绝色,鬼帝大人求放过 爱搜书 庶女绝色,鬼帝大人求放过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还真别说,人挺小一个的,但那嗓门可是出奇的大。

    裁判老脸顿时有些难看,求助的望向秦家主。

    毕竟这场挑战是他家先发起的,质疑作弊也是他家先说的。

    紧要关头,秦家主再也坐不住,两三步跃上挑战台,冷声道:“且不说你是个毫无灵脉的废柴,就算换做我来,也不可能如此精准的找出四种真草药!”

    帝扶摇目光里充斥着一丝讥讽,淡淡道:“你没本事,难道就不许别人有实力了么?”

    一句话堵得秦家主哑口无言。

    秦远阴沉着脸说道:“既然你不肯承认,那么就请裁判搜身吧!”

    这话一出,众人哗然。

    被质疑作弊,当众要求搜身的人,有史以来,帝扶摇是第一个。

    夜重渊睃了秦远一眼,目光冷得像冰,充斥着嗜血气息。

    “倘若搜身后,我并未携带任何作弊法器,你秦家如何给我交代?”帝扶摇冷眸扫过秦家父子俩,带着几分诡寒。

    秦家主冷哼道:“如果是我秦家冤枉了你,那我秦天诸亲自给你赔礼道歉,行了么?”

    “不好意思,请问你的道歉值几个钱?”帝扶摇毫不犹豫的冷嘲。

    区区一句道歉就要抵消她当面被搜身的冤枉?

    可笑!

    “那你想干嘛?”秦家主怒道。

    这臭丫头还真是伶牙俐齿,机灵得很,压根就不像是传闻中那样蠢笨。

    也是,蠢笨不堪的人如何能伤得了他的两个儿女呢。

    帝扶摇微微翘起唇角,目光如刃,长指往秦远身上一指,笑容诡寒,缓缓道:“我要他秦远,跪在我面前磕头道歉!”

    “臭丫头,你不要欺人太甚!”秦远怒了。

    “欺人太甚的是你秦家,我靠自己的实力胜出了,你秦家却用卑鄙不堪的想法来诬蔑我,到底谁欺人太甚?”

    相比秦远的怒不可遏,帝扶摇始终平静如水。

    “远儿,你先答应这臭丫头,反正爹确认,她一定是作弊的!”秦家主趾高气扬的看着她,“如果我秦家没有诬蔑你,从你身上搜出作弊法器,你得双倍跪在我远儿脚下磕头才行!”

    帝扶摇轻描淡写地扯了扯嘴角,“可以。”

    “那么就劳烦裁判了!”秦远朝裁判拱了拱手。

    既然双方都达成协议,裁判只好拿出搜身法器。

    搜身法器长如棍,能够检验挑战者身上暗藏的作弊法器。

    帝扶摇面不改色地站在原地,任由裁判拿着搜身法器从她脚下一直扫描到头顶,又从前面扫到后背,连一处角落都没放过。

    扫描过程,秦家父子俩瞪大着双目,祈祷那搜身法器能有反应。

    可无论裁判如何扫描,那根搜身法器依旧平静,毫无反应。

    “搜身完毕,帝扶摇身上并未携带任何作弊法器。”

    裁判宣布完后,秦远的脸色顿时漆黑一片,秦家主老脸更是僵住了,目瞪口呆。

    “看吧,我就说是秦家诬蔑小姐姐的!”白泽十分雀跃。

    众人呆若木鸡。

    没想到,这事还真是他们小看了帝扶摇。

    秦家这脸,打得可真够重的。

    “秦家太不要脸了!”

    “就是,人家帝四小姐是凭实力胜出的,明明是双赢,还看不惯人家,给人家泼脏水!”

    “坐等秦二少磕头道歉!”

    观众都是墙头草,哪边风大哪边倒。

    秦家主看见刚才还支持他家的人,现在大半都跑帝扶摇那边去了,顿时气得不轻。

    “赶紧跪吧,我时间可是金贵着呢。”帝扶摇似笑非笑地看向秦远。

    秦远目光闪躲了一下,神色依旧很黑。

    他可是堂堂秦家二少,如今要去跪一个废物?!

    那不是奇耻大辱么!

    “哎呀,帝小姐,刚才我们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那么认真就输了。”秦家主一看不好,赶紧嬉皮笑脸地说道。

    秦颂也附和,“对嘛,玩笑而已,别开不起。”

    “卧槽!秦家当真是不要脸了!”白泽吐槽。

    帝扶摇勾唇深意一笑,“嗯,原来秦家的人都是言而无信的怂货呢,算了,反正我也没期待你秦远会真的跪下道歉。”

    这话无异于对武痴的秦远来说,比打脸更疼,更感到羞耻!

    见她大步要走下台,秦远开口叫住她,“要我跪可以,我想问清楚一件事!”

    帝扶摇淡淡道:“我好像没义务满足你的好奇心吧?”

    “你!”秦远气得瞪眼。

    “不过,要是你现在履行你刚才的承诺,我可以考虑,要不要告诉你。”帝扶摇笑容清浅。

    秦家主赶紧拉住秦远,压低声音说道:“远儿,你千万不能中计啊,要是跪了,那你将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的!”

    “原来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的缘故啊。”帝扶摇淡声一笑。

    刚刚还信誓旦旦的诬蔑她作弊,现在呢,为了保全他秦家名誉,什么不要脸的事都能做。

    秦家主老脸一黑。

    “玩得起,输不起。”帝扶摇不客气的奚落,字眼如刃,犀利得让人无言以对。

    众人也纷纷鄙夷的看向秦家父子俩。

    人家帝扶摇被质疑要搜身的时候,干净利落,爽快得很。

    反观秦远一个大男人,比女子更胆小更磨叽。

    秦远咬紧牙关,怒道:“好,我履行刚才的承诺!”

    “远儿!”秦家主想阻止,可晚了。

    秦远说完,便没有任何犹豫,弯下膝盖跪在帝扶摇的面前。

    “卧槽!秦远居然跪了!”

    众人震惊。

    帝扶摇神色浅淡,坦然自若的受了他这个大礼。

    不过,某个记仇的妖孽却不是这么容易糊弄的人。

    “还差磕头。”

    碎玉般的清冷声音从观众席传来。

    秦家主怒不可遏地寻音看去,只见席间坐着一个相貌平凡但却气宇轩昂的男人。

    是刚才和帝扶摇一起出现的男人!

    夜重渊那极其阴鸷凛冽的眼神,让秦家主背后不禁一凉。

    连对视的勇气都弱了下来。

    被夜重渊这么一说,众人更是看白戏不嫌事大,起哄道:“光跪不行,说好的磕头道歉呢?”

    秦远本想敷衍了事的,没想到众人起哄追究起来,不磕头也不行了。

    咬紧牙关,他只好朝帝扶摇重重的磕了个头。

    磕下的瞬间,他满眼恨意。

    今日,是他有生以来最耻辱的一天!

    这个磕头,他定要让帝扶摇百倍奉还!!

    磕完头,秦远起身,恢复了冷峻神色。

    “帝小姐,再来一局如何?”

百度搜索 庶女绝色,鬼帝大人求放过 爱搜书 庶女绝色,鬼帝大人求放过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庶女绝色,鬼帝大人求放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风情万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情万种并收藏庶女绝色,鬼帝大人求放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