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家杀手爱发疯 爱搜书 我家杀手爱发疯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雨寄鱼看着朝自己而来的暗镖,密如雨射,不过微微瞧了暗镖材质。便已是不甚在意,他另一只垂于袖子的手,已有几根银针侯着。

    那些普通的暗器,又怎会近得了他的身,就与其准备将其尽数拦下之时。白色衣角翻飞,那些暗器被一把利剑打落,不过眨眼间就被化解了。雨寄鱼看看将自己护于身后的沈凝儿,有一刻得愣神,待他反应过来,心里那个甜的,连带看向那个人,都不知不觉的带了一丝得意。那人夜里而来,都有不可告人的目的,甚至许多年未见,以不可知其实力何样。可是那又如何?现在有天下第一剑于此,他还怕其不成。

    雨寄鱼缩于沈凝儿身后,透过其看向他弟,那叫一个无所谓。

    见势,那是气的那人直丢暗镖,但皆不出所料,被沈凝儿毫不费力给拦下了。

    看着她轻松挥剑,就可把密如飞雨的镖击落,三百六十度射过去,都毫不留情影光晃过,暗镖落之于地。对此,扔暗镖的人,也是没有辙了,只得暂时罢手。也罢,也罢,本来也没想真射死那人。不过是玩玩,怎么那么认真对待,弄得他都不知道如何做了。

    “雨清远,怎么多年不见,你的技术还是这般,差强人意哪?”雨寄鱼从沈凝儿身后走出,弯下身,把那些打落的暗镖一一拾拿起来,放于手中,便看便说着。明明那人毒研究的那般,怎就是对于暗器如何使用,才可发挥最大作用,真运用于手不太得行。

    “哥啊!您倒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明应由你接下的,倒叫这位女侠挡了。若有本事,你别躲于女人身后啊!”这人说话,怎就那般叫自己难以接受,分分钟钟想杀了这个兄长。

    “呵!总比之你,没人护着强。”除去自家那没法对付的小妹,对于这个二弟,嘴炮什么的没有威慑力。他那程度得激将法,真是没眼看,上不得台面。不过,细细研究一番,他这暗镖做工一般,一看就是半吊子,同那罂针完全不能比。难不成,是自己猜错了,万般陷害墨玄白的人,不是他。

    “哼!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一恋爱就成幼稚鬼的人,一。般。见。识!”恋爱了不起么?有人保护很伟大么?不就是找到匹配的伴侣,要是他自己出马,那是什么样的女子没有,倒贴他都不要。

    沈凝儿看看那个叫雨清远的人,再转过头去看身旁的雨寄鱼,这俩人真是亲兄弟么?这怎么跟一对欢喜冤家,见面斗嘴,完全没有想象中的硝烟弥漫,二人相见目红耳赤。话说,好好的晨曦尽夜游,怎么半路跳出一个刺儿?抬头望破穷天,这昏黑一片空,走了那么久怎还是黑。原以为马上天将变白,这越发昏黑暗沉,怎看不是好迹象。不由将雨寄鱼往身后拉拉,若是又被什么人偷袭,这黑沉里行动受限,不能伸展拳脚得。

    “说吧!为何突然拦我去路?”雨寄鱼也不再逗那人,直接打个直球,将问题抛出以求快速解决。

    “拦你?我哥,你怎于他人面前,便会自称鄙人,怎现在不那般称呼。”雨清远慢慢向他们走近,手想平常一般拢于袖中,一身青衣此刻于暗色之下,如同黑衣一般,连整个面容也是半隐半显,叫人不能清晰看明白。

    “若是清远愿意,那以后便于你面前那样叫吧!反正,你也从目无尊长,我也不消再视你为兄弟。”这人故意别开主题,转移话题,且一点都不知道隐晦,生硬得说别的去了。不回答自己的问题,定是不敢回答,他果然是怀有别样目的,“别想转移鄙人注意力,说,到底何等目的?”

    “若是小弟说,只是单纯想见你一面,你信么?”雨清远看着那般严肃得兄长,真真觉得有些头疼,总感觉兄长对自己,已经没有多少好印象存在。这才三年不见,说不把自己当兄弟,便真不把自己当兄弟了。这薄情寡义之人,可是会叫自己心寒的。

    “怎会可能,你若是想见鄙人,自是可以到忘蘅,寻鄙人自是容易得很。何必于夜里,这样悄无声息的尾随于我等,肆意寻找机会下手,好灭我口。”雨寄鱼一脸冷漠的看着那人,眼中完完全全的肃陌,对于那人完全没有信任可言。与现在而言,把人不过同自己有同等血脉,是世上最亲之陌生人。

    “哥啊!真真冤枉,之前那不过是打个招呼,并非想害之于您的。”他的兄长,可患有臆想症,这般说法真是置他们亲情于不顾。雨清远不是很明白,除了之前那不太合适得笑弄外,自己又是哪里做错了,叫他这般想。

    “冤枉?那偷袭于墨兄的暗器,难非出你手,于王府那些武器所涂之毒,又于你无关乎?三年以前,你离开蜀地去向不明,三年后同那邪恶势力一并出现于临安,于昨夜以暗器偷袭于他人。此等种种,莫非都与你毫无干系?”都已是这般将明,雨清远该不会还要装无辜,推脱干净了?明明一直做的恶事,偏偏喜欢伪装纯真无邪,同那世间险恶不沾一丁半点。雨寄鱼最是无法忍受,他已经将那罂针和分解出的毒,一并送回蜀地剑门关,叫人回去查探。

    “哥,你说的那些,真的与我无关啊!之所以,今夜没事来袭击于你,也不过是无意间得知你的消息,听说忘蘅馆被人无故袭击,特意过来看看哥哥你,可有受伤?”雨清远听了雨寄鱼说的那些,说的有些焦急,似乎不马上解释清楚,便真于那些事捆绑了一起。日后再要说明,那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找我?何时不能找我?特意在这黑灯瞎火时候,拦截于我等将要回忘蘅的路上,找我不成?”雨寄鱼真不相信,这世上还有这般够不要脸,到已经那般明显了,还要编理由推脱。雨寄鱼面上已无耐性,对此眼里满满的失望,原以为直接把立场挑明,日后真是对立也不会不过意。

    但现在看,不管如何说下去,都不会有结果的。

    “寄鱼,你们是不是,真的有误会。”

    沈凝儿听了他们说那般久,也觉得有些头绪,手点了点他的手,小声同他说着。一方面,是雨寄鱼死死认定了的事实,可是那些事实也不能就拼那个什么暗器,就完全证明了。而另一方面,那个弟弟一口咬定,所有事同他都没关系,是雨寄鱼冤枉于他。可是他们这边争吵,并不会有什么解决之机,事情仍是那样,没有变化。

    “就是,哥哥。我三年前之所以离开雨氏,不过是对小妹已死的事,心存怀疑。故而独自离去,游荡于江湖,希望寻到一丝小妹的消息罢了?”雨清远说着说着,突然止住了声,完了,一不小心说了不得了的事。雨清远偷偷摸摸看着雨寄鱼脸色,发现并无变化,才觉松了口气。

    沈凝儿自是发现有目光过来,所看的人也是雨寄鱼,不知那人怎等回事。只是,当那人说完时,她明显感觉了握着她手的人,手有一刻的发冷,感觉到雨寄鱼有瞬间的僵硬。握紧他的手,心里小声呼唤着,寄鱼,你是怎么了?

    三年前,雨家三小姐外出任务,处理一单交易,久未归。那时本该是雨氏二少爷大婚之时,于一切都操办完全,就差二位新人拜堂成亲了。可那一日都已经穿上红服的人,于门口看着那抬着花轿停下,马上就要去迎接新娘进门了。怎想这时,新郎突然不告而别,消失了三个月,杳无音讯。待新郎重新出现时,只带回三小姐亡故他乡的事情,以及一个受伤的男子。对于那婚事以及三小姐的事,那是缄口不提,贴身照顾一个身份不明的人,甚至衣不解带的看护着。而二少爷多次追问关于小妹的事,也只得句休要再提,若再问便会惹怒于他。既然问不出,雨清远干脆背包包走人,自己去找小妹。这是死是活,就拼他一句话就决定了?尸体都没见着,信他才怪。

    “鄙人说过,对于那人之事,休要再提。”雨寄鱼拉起沈凝儿便错过雨清远的身,于他耳边说了这句话,之后便直接走了。这里离忘蘅馆也是不远,莫要再同他多说,浪费自己时间精力。还不若继续看自己的医书,不定还能意外寻得解生丹之法,外加要破解那罂针上芹毒。毒芹有千种,要找出用于暗器上的,也需要很多时间。

    “哥,你为何就是不信我!”看着那人离自己愈来愈远,雨清远忍不住对着他大喊着,那张一直隐藏于夜色的脸,也终于显现出面目,双目完全已经发红,丹目已是湿润了睫毛,本就白的脸此刻更显惨白,紧咬着的嘴唇不住颤抖。他很委屈,为什么哥哥就是不相信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哥哥说的是什么啊!毒,他已经有三年没有碰过那玩意,连暗器已是。哥哥说的没错,他本就手艺不精,外加常年不练,如何能够有长进。可并无长进的自己,有怎有能力翻那等事,去暗击墨大哥。

    听讲背后那人的哭喊,雨寄鱼莫名心口一疼,皱起得眉头如千万犯愁。那无力得声音,同三年以前那个浑身染血的女孩声音重叠,于脑海里不断回响着。虽说是三年过去,可是那一画面他还是历久弥新,怎么也是无法忘去。那场景,成了困扰于他的一个噩梦,无解之梦。

    “哥,你为何就是不信我,为何就是不信我?”那个女孩,跪着血汇聚的长河之中,一遍遍得质问着自己,每一遍都是那样无力,那般绝望。浑身被鲜血染红一层又一层,那是鲜活的生命流出的血,滚烫又灼热,把一个干净的姑娘侵扰成恶魔。

    雨寄鱼不知道,他应该怎么去相信,事实就摆在自己眼前,那血淋淋得真相刺痛着眼睛。

    “雨清远,不要再演了。”他无力得扯动嘴角,回过头对那人笑道,那笑脸显得那般疲劳,那样无力。

    “哥哥……”看着这样的雨寄鱼,雨清远积聚于眼的液体,终于还是越过眼眶,滚落而出,沿着脸滑出一行泪迹。

    二人这般对视着,一个人在笑,一个人满眼泪莹。

    看着那样的场景,一个响声突悦而起,随手动而响起的铃铛声,是那般的清脆,于周围埋藏的人也不再躲藏了,纷纷扰扰跳出来把三人围了起来。而在黑影人走出之时,天边残月竟然还倔强的强留于空,那残薄如玉的冷光落下,映照于那黑影人的脸上。

    “寄鱼哥,清远哥,夜安哟!”那个已及豆蔻年华的妙龄少女,顽皮的笑着,手上是一张撕下的面皮,薄薄的想一层蝉翼般,“唐瑜青于此,见过二位哥哥~”

    “哇哈!唐瑜青,原来你还活着,真的还活着。”看着那个自己找了三年的人,如今就这样站于自己面前,带着一堆黑衣人,不知目的为何?可见证人货于世,心中自是不可避免的愉悦,欣喜之后便是疑惑,看向雨寄鱼别有异色。

    “是啊!清远哥哥,阿青还活着哟!”唐瑜青抬起手看着手腕上银镯,镯子四周都挂有铃铛,手一抖,铃铛就发出叮当当的响声,甚是好听。那人走出阴影,站于阴冷的月光之下,一身华莎罂粟开着正妙,身披曼络披肩,外纱衣下团花簇槿暗纹襦裙。头上绾起俩小圆髻,她发间插着星点白花装衬。

    “你竟还活着,你不应当于三年前,便丧身于血泉中么?唐瑜青?”雨寄鱼看着那人,眼中惊骇比之愤怒,不分上下。若是说,看见雨清远只是有些头疼,那看见这人就甚为烦恼,不因其他,就记此人所做那些事,便叫人不可接受。她外表看着仍是天真烂漫模样,可其内在早已改变,同那鲜亮红颜沙果一般,里面已是腐烂。

    “寄鱼哥哥,请恕阿青,无可奈何。”那人双手抱肩,纯真的笑于脸上洋溢,轻笑一声又说道,“不过,寄鱼哥哥的问题,阿青倒是可以代清远哥哥回答了。因为啊,那些事情,可真不是清远哥哥做的,是阿青一手的功劳哟~。可不能,张冠李戴,叫清远哥哥得了这。”

    “是你!”雨寄鱼听着,眼中火星闪过,左手所操银针立即有所动,好在他右手急忙按住了。看着她,缓缓笑了起来,克制住自己身上的情绪,眯起眼睛看着她,反问着,“怎么可能是你?你一个小孩子,怎么可能做的成?”

    “阿青明白,寄鱼哥哥现在很气气啦!可是,已经那么气了,怎么还有怀疑呀!在于第一夜阻击墨鸩,自然有阿青功劳,不然就萧婉君那女人,怎么可能轻而易举伤的到他,也多亏了阿青,不然他也不会去找寄鱼哥哥解毒?不过,寄鱼哥哥是怎么为墨鸩解毒得啦?阿青,特别好奇的。”唐瑜青手环于腰,另手撑着手肘,手指触之于唇,一脸疑惑不已。看向雨寄鱼的眼神,也是亮晶晶的,满脸渴望解答。

    “于你何关!”偏头看向沈凝儿,呵声一道,完全不合作的姿势,不愿道及那事。

    “寄鱼哥哥不说,也没关系哟!反正,那芹毒中含有催化剂,自是一触即溃,慢慢唤醒被沉睡于墨鸩体内的毒,那可不是将芹毒结了,可阻止的啦!不过最叫人激动的,是与夜枭的对决,真是叫阿青好怕怕,又好兴奋的。”说到着,抱着红了的脸,一脸不可压抑的激动,连身体不可自控的发颤,眼中满满兴奋。

    连墨鸩那次失控,原来都不是意外。雨寄鱼看着表现太过夸张的她,握紧拳头,不由心下压紧火气。他还道,怎会突然失控,竟是这家伙的成果。着实可气,可气之极。

    “若非夜枭手下夜鸦用过药,对上发疯的鸩,不知又是折损几人。于阿青这,可不会允许当年蜀都惨样重现,阿青可是,非常非常珍惜同伴的啦!夜枭墨鸩交手之时,那般狠命死手,可真为夜枭忧心,视命如蝼蚁丧尽残决,叫人观之都觉心惊胆寒呐~”忆起当时相斗景象,唐瑜青双手抱着一团,缩于胸口按住狂跳的心口,还觉心有余顾,神色晃患。

    想起墨鸩那个冷杀得眼神,心口便突突乱跳,抑制不住浑身发抖。她手松开错开抱紧双臂,偎求一丝自慰感,自我保护起来。她不过仅仅于暗处看过一眼,都觉周身的血液冻结凝固,背后冷汗侵蚀薄衣。

    雨寄鱼看着那人,不要汗颜,分明身体处于惊恐万状,可与之不匹配的脸反是激得。

    唐瑜青的脸上表情是激得,是愉悦,应是一种扭曲的欣喜。见她脸颊涌起不正常的绯色,潮红俩媔,裂口笑着惊悚。看她那如黑曜石般的眼,却是跳跃着光点,满是兴奋。“多么激动人心的画面,阿青真是甚为喜欢的?”

    “你,怎会变至如此?”雨清远眼见着这样的她,满是不可捉摸表情,捂着双眼有气无力的问道。他无法直视,那已变古怪的小妹,对于血腥场面,害怕之余还觉有趣,情绪激动。这是何等扭曲认知,完全不可置信。

    “变?阿青怎会变啦?阿青,仍是原来的那个阿青啊。清远哥哥~”唐瑜青闻声看向他,抿嘴露白齿,笑靥如飞,面若清纯。

    “哼,真够会说的。”雨寄鱼看着故作单纯模样,冷着一声,不动声色观窥那些黑影,随同唐瑜青一同出现的人。不知为何为何,无法感知其反应,如同死物一般。

    “哟!寄鱼哥哥不说,阿青都快忘了,若非哥哥坏事三番,那墨鸩可早属阿青囊中之物呐~”视之于他时,清纯不再怒容尽显,与之同时杀机施展开来,那些黑影有所动作,已是拔刀相向,只肖她一声号令就可解决于他们。

    终于猫露出了,那隐藏于软垫之下,收缩的锋利爪牙。

    “那可真说不准。”对此状况完全不放于眼里,垂眉低笑道。环视周转一圈,他看了眼仍处于震惊中,久未缓过神的雨清远,不住摇头。雨寄鱼悄然无声地出手,于无声无息下负手后,弹出几枚暗子,解决后方的几个人。与此同时,递给了沈凝儿一个眼神,后者接之还其安心兮。眼见得她后移几步,因着自己遮挡下,唐瑜青被未关注到他俩位置的细微变动。

    “不一定,如何不一定?若无你,墨鸩早就该失控,真可能坚持这许久!”小脸被愤怒影响,眼中看见赤色燃烧,眸子闪烁着种种幽光,于垂暮之月下,光有微小却显邪旷。唐瑜青如今是无名之火,燃烧而起,言语之中自是不会故作羞纯天真,震怒地质问着他,“为何?为何要参与其中,为何要搅和进杀手间的恩怨中来!老实开你的医馆,远离此等是非之事,有何不好的?问你啊?雨寄鱼,你说啊,你倒是说说,为何啊?”

    “鄙人愿意,你拿我何!”看看现在的她,真是无药可救至这般境地。雨寄鱼心中对此人,对自己小妹,是早已无任何情分。看见她这模样,毫无一丝自省之意,就知埋怨于他。若是三年前,看她如此还会怜惜其勿入邪道,对这等不正确思想强行纠正。可现在,对她半点情意不剩的自己,也就冷眼相待,徒当个笑话。

    “是呀!阿青险些忘了,哥哥决定之事,是不会轻易改变的。不过啦,哥哥愿意救,便叫你救便是。反正那墨鸩,同夜枭乃是险棋,他周身不知被铁爪伤着几处,那中的毒,自说不清多少哟!自然摄入的催返剂,怕也不在少数,墨鸩既已有第一次失控,自会有第二次……不消几时,他就会完全失控。啊~想想就觉得激动,怎办,怎办,抑制不住的开心啦!”言罢,唐瑜青兴奋到不可自制,捂住自己的脸,红的整儿个脸蛋,摇头晃脑的激动的粉红花儿冒,连心跳都扑扑通通跳得不停,感觉要跳出胸口了。

    看着如此反复无常的人,雨清远与沈凝儿默言不声,前者眼中复杂甚多,后者不关乎一刻。

    “失控……”雨寄鱼念及二字,牙关咬紧至生硬,隐下翻滚怒火情绪,心中念着安静心诀。现是紧要关头,如今唐瑜青情绪波动过大,泄露情报更加重要,不是该打断她的时候。应当一步步诱导她,继续说下去,故而应是对此生气的质问,“你到底都看到了多少?”

    “寄鱼哥哥,我看到的可比你想象的还多哟!除了哥哥妙丽的粉装,威风踢飞夜枭……以及打掉阿阿青的暗器——”说着说着,猛的抱住自己小脸蛋,羞答答地讲着,越说越觉得不好意思,竟把脸埋在手心中,害羞的扭着身子,想讲脑中那粉红身影提出去。

    “……”场面一片死寂,若有细看的话,可见着不同程度的惊骇。

    雨寄鱼觉得现在自己应当害羞,大男人穿什么粉装,可真是羞死了人。可是实际,他一面惊骇无比,一面想暴打那家伙。自己可不是问她这等事,唐瑜青一定是故意的,故意的吧。

    沈凝儿方才看过了,听到唐瑜青的话,也只是稍有惊异,没几秒就恢复平静。

    最最惊讶的,还是要数雨清远,那一脸惊世无比,看向雨寄鱼的眼神,那叫一个复杂难以言喻。他未曾想过,他哥还有那样一面,粉衣女装且一脚踢飞叫夜枭的人。他已经无比自然而然,于脑子里脑补了一场大戏。

    “看吧!阿青看见许多许多呐!寄鱼哥哥!”火上浇油一般的言语,那一脸粉红,唐瑜青难得有了一瞬息正常。可这话还是,很想让寄鱼哥哥忍不住,动手修理你哒!雨寄鱼心里如实说。

    “你——”寄鱼他可真是,老血都要气的一口喷出,对于这样的她,气血上涌头脑发热,气到不能自控。尤其是那样做作的神态,他表示自己已经难以忍受,想死之心都有。

    “哎呀,你们都已经知道怎么多了,阿青该拿您们怎么办啊?”猛然醒悟的她,看着雨寄鱼三人,莫名开始烦躁起来,唐瑜青咬起自己的指甲盖,愁眉苦脸盯着他们。可自愿泄露情报给他们的自己,若是杀了他们也不太秒啊!考虑打斗起来,也不太有利于自己这方,毕竟有一个棘手的天下第一在。不过,既然已然决定搅和进来的人,总不能对事一知半解,那般多无趣。即是游戏参与者,不介意给个优惠,知道点不得了的事,谁叫他们是我阿青的哥哥喔!

    “唐瑜青,有什么尽管上,速战速决了。免得浪费鄙人时间,也是许久未翻翻鄙人那宝贝书嘞!”

    “竟敢说我耗费你时间,告诉您等独一手资料,您还敢嫌弃。哼!阿青决定了,要讲你等消灭,以绝后患!”

    说着,黑影复有团团围住三人,分而袭击之,以求逐一歼灭。

    ------题外话------

    雨阿箐档案:墨鸩,实名墨轩,字墨白。

    雨寄鱼,字淞溯,代号鱼。

    雨闲,字清远,号散游人。

    沈凝儿,沈氏一族家主。

    唐瑜青,原名雨情,自是那个前文的雨氏族人,现管鸣鸠暗门。

百度搜索 我家杀手爱发疯 爱搜书 我家杀手爱发疯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家杀手爱发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唯我薛洋独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唯我薛洋独尊并收藏我家杀手爱发疯最新章节